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6章:我怎么会害哥哥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按理而言,煤气的味道这么重,如果是萧铮下厨之后,忘记关了,那在吃饭的时候,就该闻到。

    但魏牧之进去的时候,萧铮已经处于昏迷状态。

    也就说,有一种最大的可能性是,萧铮是在陷入熟睡之后,才会没有任何的感觉。

    按照医生说的,萧铮煤气中毒至少有两个多小时,也就是在七八点左右的时间。

    这个点,萧铮是不可能会睡着的,更何况,之前萧婷还说,萧铮本来是打算和她一起看电视。

    魏牧之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想法,立马说道:“马上把架子上所有的酒以及饮料检测一遍。”

    得出准确的数据至少需要一个小时左右,魏牧之不放心萧铮,就和小王吩咐了一句,赶了回去。

    等魏牧之过去的时候,萧铮刚好醒过来。

    “哥哥,哥哥你终于醒了,真是吓死我了!”

    毕竟是煤气中毒,萧铮的意识还不大清楚。

    “萧美人儿你醒了?”

    魏牧之走到门口,刚好就看到萧婷在和他说话,几大步走过去。

    虽然是醒过来了,但萧铮觉得很不舒服,脑袋还在一阵阵作晕,“我这是……怎么了?”

    没等魏牧之说话,萧婷就说道:“哥哥你真是太不小心了,怎么会忘记关煤气了呢,幸亏牧之哥哥及时发现了你,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忘记关煤气?

    萧铮的意识很混沌,他今天做完饭,难道是忘关煤气了?

    “哥哥你先坐着别动,我给你倒水。”

    在萧婷去倒水的时候,魏牧之在萧铮的后背放了个枕头,让他靠着可以舒服一些。

    “萧美人儿,今天你下厨的时候,为什么把煤气开到最大?”

    萧铮扶了扶太阳穴,“把煤气开到最大?不可能,我从来都只是开一半,不过我真的是忘记关煤气,导致中毒的吗?”

    因为脑袋现在还一阵接着一阵地犯晕,对于之前发生了什么,萧铮已经记不大清了,仔细回想,脑袋就更晕了。

    “没事,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脑袋是不是还晕?”

    说着,魏牧之探身过去,按上他的太阳穴,帮他按摩,可以让他舒服一些。

    “刚才婷婷说,是你把我送到医院的?我记得……你晚上好像是要加班?”

    魏牧之笑了,握住他的手,“还记得我要加班,看来你没有被煤气给毒傻了,我的确是在加班,打你电话没人接,所以就赶过去了,幸好及时发现,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说的可是心里话,天知道当时他抱着萧铮冲出去的时候,是有多么地紧张。

    “对了,你今晚怎么会睡得这么早,医生说你中毒至少有两个小时,八点左右就睡着了,这不像是你的作息时间。”

    萧铮想了想,“我也没做什么,就是和婷婷一起吃了个饭,后来婷婷说想看电视,我就陪她,再后来……再后来发生了什么我记不清了。”

    “那你晚上有没有喝过什么酒之类的?”

    喝酒?

    萧铮下意识地摇头,但随之,又想起了什么,“好像是喝过,就一杯红酒。”

    红酒……

    魏牧之捕捉到了关键词,如果是酒喝醉睡着了,那倒是很有可能。

    但萧铮的酒量虽然不算太好,也不至于一杯倒。

    就在魏牧之陷入沉思之中时,护士敲门进来,说是要打针。

    萧婷跟在护士的后面,在要准备打针的时候,魏牧之的手机忽然响了。

    魏牧之走到门口接听电话:“魏处,鉴定结果出来了,在一瓶红酒里面,提取出了催眠剂,药量虽然不大,但足够让喝下去的人在一个小时之内陷入沉睡。”

    听到小王的话,魏牧之想起刚才,萧铮说红酒是萧婷要喝,也是萧婷去倒过来的。

    在喝完酒之后,萧婷又提出让萧铮陪她一起看电视,然后萧婷接了个电话离开别墅,只剩下萧铮一个人。

    而也就是在这两个小时之内,发生煤气泄露,萧铮差点儿因此而丢了命。

    几乎是在这一瞬间,魏牧之的脑海里就浮现出了一个猜想……

    余光看过去,就瞧见萧婷站在床边,目光紧紧地盯着护士手里的针。

    而此刻,萧铮已经卷起了袖子,护士正要往他的手臂上注入药物。

    “等一下。”

    就在要打进去的时候,魏牧之忽然几步上前,抓住了护士的手,强行让护士停了下来。

    护士有些困惑,“怎么了?”

    “针先不用打了,有几件事,我要处理一下,请你先回避。”

    虽然不知道魏牧之为什么提出这个要求,但护士也是知道魏牧之的身份的,所以就把针放了回去。

    魏牧之弯腰,在护士的耳边说了一句话,而后就见护士点了下头,才离开。

    “出什么事了?”

    对于魏牧之的这一番举动,萧铮也觉得很奇怪。

    “没事,我就是觉得萧美人儿你才醒,现在打针可能会有副作用,所以让护士晚半个小时再过来。”

    说着,魏牧之看向了萧婷,开口的嗓音却沉了几分:“婷婷,你出来一下,有件事我想问问你。”

    对于魏牧之似乎是能洞察一切的目光,萧婷下意识地捏紧了手心。

    走到了回廊的窗口边,魏牧之停了下来,忽然开口:“为什么要这么做?”

    “牧之哥哥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啊?”

    魏牧之转过身,洞悉一切的目光冷冷地落在她的身上,“红酒里的催眠药是你下的,厨房的煤气也是你打开的,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同学有事找你,你只是在布置好了一切之后,离开别墅,等待着萧铮一点一点地吸进煤气,你想害死他。”

    他说这话的时候,不是用疑问句,而是在称述一件犯罪事实。

    如果不是发现的一切都刚好连接在了一个点上,魏牧之也不愿相信,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举动的人,竟然会是萧婷!

    萧婷的笑容顿时凝固,她直视着魏牧之的眼睛,“牧之哥哥,你疯了吗,我怎么会害哥哥,我和哥哥从小相依为命,我……”

    “你已经知道了吧?”

    魏牧之看着,一字一句地道:“知道我和萧铮的关系,所以你动了杀机。”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