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8章: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将女人拖下去之后,因为答应了时晋白,所以陆琰在第一时间,就亲自联系了段家人。

    有陆琰亲自出面,段家的人旋即就在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段允宁已经十八岁,是个真正意义上的成年人,所以他签署的器官捐赠协议是有效的。

    算起来,段家也算是有门第的家族。

    不过也是在段家的人来了之后,时初夏才了解到,段允宁其实并不是段家的血脉。

    他是跟着母亲改嫁过来的,一年前被查出了白血病之后,段家人就直接把他送到了这家医院。

    之后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段家人从没来过,就连他的亲生母亲,就是之前那个在医院闹事的女人,来的次数,五个手指头都数得过来。

    对于段母而言,段允宁的存在,就是个累赘。

    而对于段家而言,段允宁又不是段家人,所以他能不能治好,他们并不关心。

    于是,就造成了如今的局面。

    病房内。

    时晋白抱着王子,发了好一会儿的呆。

    陆星辰把一只苹果削好,递到他的嘴边,“呐,把苹果吃了。”

    “弟弟,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陆星辰见他不把苹果接过去,以为是苹果太大了,他就又把苹果给切开。

    切成一块,拿牙签插住,然后喂到时晋白的嘴里,随口回道:“什么话?”

    “他们说,久病床前无孝子,生病久了,不仅会给家里人添麻烦,而且还很浪费钱,尤其是得了治不好的病。”

    陆星辰皱起了眉头,“谁和你乱说的?”

    “刚才在外面的时候,一个阿姨说的,她说允宁哥哥得的是治不好的病,他的家人为他治了这么久,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说着,时晋白忽然抬起头,看着陆星辰,“允宁哥哥治了一年,也没有治好,我不想你们也这么辛苦,如果治不好,其实也没有关系的……”

    不等时晋白说完,陆星辰忽然握住了他的手,“谁说治不好,一定会治好,我说能治好就能治好,你不准有这种消极的想法!”

    时晋白正想要说什么,时初夏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两个小宝贝在说什么呢?”

    看到时初夏来了,时晋白立马就没有再说下去,而是笑眯眯地回道:“没什么啊,我在说弟弟今天削的苹果特别甜。”

    “段允宁的身后事已经安顿好了,大白不用担心,咱们安心治疗就好,知道吗?”

    时晋白乖乖地点点头。

    ——

    半夜的时候,时晋白忽然发起了高烧。

    因为高烧退不下去,所以在半夜的时候,时晋白被紧急推进了手术室。

    手术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时晋白从手术室出来之后,就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

    时初夏在外面等了一晚上,在看到时晋白被推出来的时候,小脸苍白如纸,险先都站不住了。

    因为情绪太过于激动,时初夏都几乎快在医生的面前跪下来了。

    “不是说化疗的过程很顺利吗,大白为什么又会发烧?而且怎么严重到要进重症监护室了?”

    医生叹了口气道:“化疗原本也只是对抗病魔的最后一步,现在小少爷再次高烧不断,说明化疗也没有太大的作用了,我们之前判断最佳的骨髓移植是在一个月内,但如果半个月内找不到匹配的骨髓,就算后期找到了,成功的概率也很低。”

    一听情况竟然恶化了,时初夏腿一软,就站不住了。

    幸而陆琰就在她的旁边,及时抱住了她,“我会让人以最快的速度匹配骨髓,不管用什么办法,你们都必须控制住大白的病情!”

    这一晚,时初夏都努力地忍着,但站在重症监护室门口,看着插着呼吸管,尚且还在昏睡之中的时晋白,她终于忍不住。

    “为什么……为什么大白要遭这样的罪?如果是我做错了什么,上天尽管报应在我的身上,为什么是大白,为什么……”

    他才只有五岁呀,却要经历这样一次又一次,连正常的成年人都承受不住的治疗。

    时初夏多么希望,自己能够代替时晋白承受这份罪。

    可是如今,她只能站在外面,看着时晋白承受着痛苦,而她却什么都做不了。

    因为哭得太过于激动,时初夏直接就在陆琰的怀中晕过去了。

    在外面守着,担惊受怕了一整个晚上,又得到这样一个噩耗,这已经超过时初夏所能承受的范围了。

    陆琰将她小心地放在休息室的床上,而后又让护士为时初夏打了葡萄糖。

    一整晚的担惊受怕,加上这几天,一直吃不好睡不稳,时初夏整个人都消瘦了好多。

    如今时晋白又是这样的情况,如果再不补充能量,她一定会撑不住的。

    因为持续的发烧,第一阶段的化疗已经完全不起作用了,专家方面讨论决定,直接进行透析治疗。

    时晋白在下午的时候就醒过来了,只是因为情况不稳定,所以还要住在重症监护室。

    几乎是一整天都没吃过什么东西,别的东西也不能吃,时初夏特意准备了粥。

    但勉强吃了两口,时晋白就吃不下了。

    时晋白没胃口,时初夏也不忍心逼他吃。

    在吃了饭没多久,就要去做透析治疗。

    透析是非常难熬的过程,陆琰怕时初夏会因为心疼受不了,所以由他陪着时晋白。

    之前,在做第一阶段化疗的时候,时晋白都没哭。

    但这次做透析,做到一半的时候,时晋白就哭了。

    一看时晋白哭了,陆琰赶忙让人暂停了下来。

    把时晋白抱了过去,“大白不哭,爹地在这里。”

    “疼,好疼……爹地,我可不可以不要做了?”

    时晋白已经比一般的人都要耐疼多了,如果不是疼地太厉害,他不会这么说。

    陆琰心疼极了,但照时晋白现在的情况,如果不做透析,他根本就撑不了多久。

    “大白乖,再坚持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了,等做完了,大白想要什么东西,爹地都弄过来,好不好?”

    小奶包紧紧地抓着陆琰的衣服,好一会儿,才苍白着小脸道:“那……那可以快一点儿吗?”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