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3章:怕黑,我一定乖乖的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虽然化疗的过程很不好受,但在化疗之后的第二天,时晋白的体温就降了下来,白细胞也不再那么高。

    初步化疗的结果还是很不错的,至少高烧退下去,不然如果持续高烧,这人非得烧傻了不可。

    时晋白的高烧退下来了,时初夏勉强松了口气,特意炖了鸡汤,给他补补身子。

    只是因为化疗的缘故,时晋白的胃口很不好,一口汤也不想喝,连鸡腿都没胃口吃。

    而且不管时初夏怎么哄,他都不肯吃。

    陆星辰从凳子上跳下来,拿过了一口碗,往碗里也夹了一只鸡腿,“你一个,我一个,我们一起吃,等你把这只鸡腿吃完了,我就把王子带过来陪你,怎么样?”

    时晋白大眸一亮,“真的吗?”

    转而看向了时初夏,而时初夏也没意见,点了点头。

    于是乎,在连哄带骗之下,时晋白终于吃了一只鸡腿。

    因为时晋白没有胃口吃饭,时初夏就决定去多买一些水果过来,可以让他填填胃。

    陆星辰跟着时初夏一起出去买水果,所以就陆琰一个人陪着时晋白。

    小奶包刚吃了饭,陆琰就给他削梨,然后把梨一块一块地切好,放在碗里。

    时晋白看着陆琰非常有耐心地在切梨,忽然问了一句:“爹地,以后我每天都要去那个黑乎乎的房间吗?”

    化疗室是单独隔出来的,一开始进去的时候,里头的视线比较昏暗。

    陆琰停下了动作,“要是大白乖乖地配合治疗,就不用每天过去。”

    “爹地,我一定乖乖的,所以……我明天可不可以不过去了?”

    小奶包小心翼翼地看着他,非常期待他能够用肯定的语气告诉他。

    但陆琰却是摸了摸他的小脑袋,说道:“明天还要再过去,如果大白怕黑,明天爹地陪着你一起进去,好不好?”

    时晋白耷拉下脑袋,而后摇了摇头,“我不怕黑。”

    但是他怕疼,在那个黑屋子里,医生和护士会把好多管子扎进来,特别疼。

    可是这样的话,他又不能说。

    因为他很明白,为了给他治病,所有人都很辛苦。

    这时,护士敲门进来。

    时晋白每天要挂不一样的药水,而且必须二十四小时不间断。

    这只手刚才已经被扎过了,所以换了一只手扎。

    在扎针的时候,陆琰怕他会疼,就把他抱到怀里,同时用手遮住他的眼睛。

    他能很清楚地感觉到,小奶包在他的怀里微微颤抖着。

    但到针扎好了,时晋白都没发出半点声音。

    等扎好了针,陆琰轻抚着他的小脸,“是不是困了?”

    小奶包点点头,陆琰跟着道:“爹地给大白唱歌,大白闭上眼睛睡觉,好不好?”

    在哄小奶包睡着后,主治医生在外面敲门。

    “陆先生,小少爷的情况虽然暂时稳定下来,但白细胞随时有升高的可能性,而且,化疗的作用也会随着时间的递增而逐渐削弱。”

    这话的意思是说,即便是化疗,也很难控制住病情。

    一般而言,化疗是最后一个阶段,如果连这个阶段都不起作用了,那么这个人也几乎是没救了。

    陆琰沉了沉眸,开口道:“大概还有多少时间?”

    “最好能在一个月内,找到匹配的骨髓,如果过了这个时间,即便是找到了骨髓,成功的几率也会很低。”

    也就是说,他最多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如果在这一个月内,还是找不到匹配的骨髓,时晋白的情况将会非常严重。

    在和主治医生谈完之后,有电话接了过来。

    是魏牧之打过来的:“三哥,人已经查到了,不过……出了点儿状况。”

    “什么状况?”

    魏牧之回道:“这个人,死了。”

    陆琰微微眯了眯眸子,“杀人灭口?很好,我现在过来一趟,你守着。”

    这中间,也就过了三天的时间,对方就已经这么迫不及待地杀人灭口。

    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动手,伤害了时晋白,现在还毁尸灭迹,呵,真是有够嚣张的!

    挂断电话的时候,刚好时初夏带着陆星辰朝这边走了过来。

    “出什么事儿了吗?”

    关于时晋白之所以会忽然发病,是被人注射了病毒这件事,陆琰并没有告诉时初夏。

    所以,陆琰在收了手机之后,只是回道:“没什么,就是m市那边出了点儿事,需要我过去一趟。”

    时初夏以为是公司的事儿,跟着点头道:“那你快过去吧,这里我一个人应付地过来。”

    ——

    m市。

    陆琰一下车,就去了警局。

    此刻,魏牧之还在解剖室,和法医在说话。

    “检查出什么结果了?”

    陆琰走了进来,魏牧之立马走过去,“法医检测出,尸体内含有大量的酒精。”

    “酒驾?”

    法医摇头道:“不是酒驾,虽然死者体内有大量酒精,但我还提取出了一定量的迷药,而且,死者的肺部和鼻内也有一些酒精,这说明,当时是有人强行把酒灌到他的嘴里。”

    魏牧之跟着回道:“也就是说,死者在之前,先是被人迷晕,而后又灌了大量的酒,再将他放在车里,制造出了酒驾事故的假象。”

    对方下手好像挺着急的,所以在检查尸体的时候,能发现很多漏洞。

    陆琰眯了眯眸子,“身份确定了吗?”

    魏牧之拿出一张照片,“死者叫吴超,据管家说,这个吴超在老宅里工作了将近有十年,算是老宅里的老人了。”

    谁也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在老宅里工作了十年的佣人,竟然会对时晋白下手。

    “吴超的家人呢?”

    魏牧之又拿出了一组照片,“吴超的老婆常年卧病在床,他还有个儿子,不过是个赌徒,在外面欠了一屁股债,在此期间,吴超给他儿子还赌债不下二十次。”

    一个老婆有病,儿子又是赌徒的人,为了得到钱,的确是很容易会被人收买,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能够选择吴超下手,说明这个人对陆门的情况很了解。”

    魏牧之和陆琰是从小到大的兄弟,对于陆门的情况当然也了解。

    一听这话,他就明白了,“你是怀疑……方琴?”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