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8章:逃脱,可谓是人仰马翻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时晋白还没应声,就有一道声音先接了过去:“不准告诉我什么?”

    “小夏夏,你拜好佛了?”

    时晋白赶忙站起来,而陆星辰也在同时把手背到了身后。

    “你们这两只小奶包,又在算计什么呢,给我一五一十地招来。”

    两只小奶包对视了一眼,而后陆星辰回道:“这是我和时晋白之间的小秘密,不能告诉妈咪。”

    哟呵,两只小奶包竟然还有秘密了。

    时初夏拿出了两个平安符,一个挂在时晋白的脖子上,另一个挂在了陆星辰的脖子上。

    “这是妈咪和佛祖求来的平安符,你们两个一定要贴身戴着,不能弄丢了,知道吗?”

    两只小奶包非常乖巧地点点头。

    其实,时初夏给两只小奶包求的是不一样的两道符。

    给陆星辰的是平安符,但给时晋白的,却是健康符。

    虽然自从时晋白被查出白血病,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把白细胞压下去之后,就没有再发过病。

    但医生之前说的话,却始终让时初夏提心吊胆。

    只要一日没有找到匹配的骨髓,一日没有进行骨髓移植,一旦时晋白再次发病,将会非常危险。

    从山上下来,天已经快黑下来了。

    所以时初夏就带着两只小奶包,和白音音以及金瑶告别,分道扬镳回家。

    想着陆琰去外地开会,今天回不来,所以时初夏就先带着两只小奶包去洗澡。

    两只小奶包喜欢一块儿洗澡,所以这个过程,完全不需要时初夏插手。

    等时初夏在楼下冲了牛奶,上楼的时候,刚好就看到两只小奶包已经洗得香喷喷的。

    盘坐在毛茸茸的地毯上,陆星辰从药瓶里倒出了两颗药,放在手心。

    “时晋白,可以吃药了。”

    这药苦巴巴的,时晋白真是不喜欢吃。

    时晋白张开了嘴巴,陆星辰就把药送到了他的嘴里,而后又把水递到他的嘴边。

    一口吞了下去之后,时晋白吧唧了下嘴巴,“弟弟,咱们给公主和王子扎这样的辫子,是不是很好看?”

    陆星辰看了眼动物杂志上,一只狗扎了冲天辫的照片,抽了抽嘴角,“丑。”

    “试试看才知道丑不丑,弟弟你快把王子抓过来。”

    陆星辰白了他一眼,“谁提议谁去抓。”

    “可是我刚刚吃完药,小夏夏说了,吃完药不能做剧烈的运动。”

    呵呵哒,抓一只兔子也叫剧烈运动,这种骗三岁小孩儿的话以为他会信?

    虽然不信,但陆星辰还是站了起来,环顾了一圈,“王子呢?”

    “刚才我好像看到,王子钻到床底下去了。”

    陆星辰不甘不愿地趴到床底下,果然就瞧见,一坨白白的东西,正趴在床底下。

    “王子,过来。”

    王子非常高傲地扭过身,把屁股对准了陆星辰的方向,不搭理他。

    没法子,陆星辰只能趴进去抓,结果都抓到尾巴了,王子忽然一蹬,就从床底下跑了。

    “时晋白,快拦住它!”

    被点到名的时晋白跟着探头,“哪儿呢哪儿呢?”

    啪嗒一下,王子跳到了时晋白的头上。

    “别动,看我的!”

    说着,陆星辰看准时晋白的脑袋,一下扑了过去。

    结果王子又是一跳,非但让这厮逃脱了,而且两只小奶包还扑通一下,撞在了一块儿,可谓是人仰马翻。

    刚巧,王子溜到了门口,但这次,没能跑掉,而是被时初夏直接给抓住了耳朵,拎了起来。

    “才洗好澡,就往床底下钻,又弄脏了吧?”

    时晋白挡在陆星辰的面前,“小夏夏你别骂弟弟,是我让弟弟去抓王子的,你要骂就骂我吧。”

    “是我自己要去抓,和时晋白没关系,妈咪你骂我吧。”

    这两只小奶包,每次一起做坏事,被抓包的时候,又会跳出来,争着抢着为对方开脱。

    “下不为例,好了,都躺床上去。”

    两只小奶包立马就并手并脚地爬到了床上,钻到被窝里。

    “被子里好冷。”

    时晋白才提了一嘴,陆星辰立马挪过来,抓住他的手,“你睡过来一点儿就不冷了。”

    “嘿嘿,要是弟弟你以后能把被子给我先暖好,我就不冷了。”

    陆星辰白了他一眼,“得寸进尺。”

    时初夏过来,把被子给他们盖严实了,而后把两杯牛奶递过去,“把牛奶喝了,两个小宝贝睡前是想听故事,还是听歌儿?”

    闻言,时晋白立马提议:“先讲故事,然后再听歌儿。”

    时初夏笑着刮了刮他的小鼻子,“就你最古灵精怪。”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时初夏还是先讲了故事,而后哼了一首小曲。

    彼时,一辆车开进了江山华苑。

    管家出来迎接,“先生您回来了?”

    原本,陆琰今天去外地开会,按照行程,今天是回不来的。

    “他们睡了吗?”

    这个他们,自然指的是时初夏和两只小奶包。

    管家立马应道:“太太还在两个小少爷的房间,哄他们睡觉呢。”

    陆琰上楼,走到门口的时候,就听到房间里飘出了歌声。

    门是半掩着的,一眼,他就看到,时初夏坐在床边,正在非常有耐心地给两只小奶包唱歌儿。

    灯光折射在她的侧颜上,衬得她的面容格外地柔和。

    而时初夏正专注地唱着歌儿,完全没有注意到外面的动静。

    看两只小奶包睡着了,她把床头的灯调暗。

    起身出去,才走到门口,黑暗中,有一只手忽然搂住了她的腰,同时捂住她的嘴,将她一下带了过去。

    猝不及防地,就跌在了男人宽厚的怀中。

    鼻尖,萦绕的是,属于男人的冷香,还带着丝丝的烟草味,夹杂着酒香。

    就算是没有看见,时初夏也知道对方是谁。

    憋着笑道:“敢问这位先生,是要劫财还是要劫色呢?”

    男人低笑了声:“两个都要。”

    而后,密密麻麻的吻便落了下来。

    良久,男人才稍稍松开了些。

    时初夏得了空隙,喘了口气,才开口:“你不是去外地开会,怎么回来了?”

    “会议结束了,想着家里还有老婆和孩子等着我,所以就提早回来了。”

    这话听着,可真是叫人心里暖洋洋的。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