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4章:糟糕,该不会误会了吧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那次,陆琰心情不好,在酒吧喝了些酒,还没让秦风跟着。

    结果过敏发病,恰好被唐思语遇上了。

    也就是那一回,被唐思语捡到了机会,结果眼下,这厮就因为那一次,而大肆宣扬自己以前是怎么照顾陆琰的。

    “陆明非你……”

    不等唐思语说完,陆琰做了个手势,“唐思语,脸是个好东西,麻烦你端着点儿,不管有没有事儿,你都可以滚蛋了。”

    最后,唐思语是被陆明非给气走的。

    即便唐思语再怎么不甘心,有陆明非和秦风守在门口,她也没机会再进去。

    处理完了唐思语,陆明非才转身道:“你怎么放这个女人进去了?嫂嫂该不会误会了吧?”

    “先生的情况有点儿糟糕,刚好碰到唐思语,没想到她竟然随身带着过敏药,所以我才……对不起二公子,是我没有处理好。”

    陆明非摆摆手道:“算了,既然嫂嫂没有出来,就说明她并没有在意,下次如果唐思语再出来瞎蹦哒,你直接轰走。”

    总统套房内。

    时初夏把药放在手心,“陆琰,张嘴把药吃了。”

    但男人却是偏首,避开了时初夏的手。

    见对方不配合,时初夏就干脆把杯子放在一边,抓住男人的脸,正打算强行塞进去。

    忽然,腰间一紧,眼前就是一花,等时初夏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和陆琰之间,已经来了个颠倒。

    男人一只手撑在椅背上,时初夏就看到,他手臂上的红疹子,越来越多。

    这要是发下去,可是要出大问题的。

    “陆琰你别闹……”

    话没说完,男人忽然抬手,捏住了她的下巴,迫使抬头的时初夏,正对上了陆琰深邃的眸子。

    还没来得及开口,男人低头就直接吻了下来。

    这吻和以前都不一样,像是被困了许久的兽,终于在今天被放出来了,恨不得把她整个人都给吞下去似的。

    男人吻得发狠,时初夏只觉得嘴角一疼,而后,听到男人低沉沙哑的嗓音:“夏夏。”

    难得,喝醉了,竟然还能记得她。

    原本,在看到唐思语出现在房中的时候,时初夏是有点儿生气的。

    但现在,陆琰的一声夏夏,就让时初夏心里顿时没什么火气了。

    “我在这儿呢,你先松开我,把药吃了,咱们再好好说话,成不?”

    哪知,男人非常果断地应道:“不成,我们继续。”

    继续?继续什么?

    时初夏还没反应过来,男人就再次吻了下来。

    这一吻下来,时初夏猛然间反应过来,上一次,陆琰喝醉了之后,也是撒酒疯,一秒钟变禽兽。

    而今天,陆琰喝了一整杯酒,这酒疯撒起来,岂不是更加恐怖?

    被吻得天昏地暗,好不容易有了喘气的机会,时初夏赶忙抬手抵住他的胸膛。

    “等等等等……”

    被打断,男人显然是不悦,微微蹙眉,“我不喜欢等,继续。”

    继续你妹啊,再亲下去,她老命都要没了好么!

    “我的意思是,这么光亲,多没意思啊,我们换个新玩儿法好不好?”

    男人果然顿住了动作,微微偏首,看着她,似是在询问她玩儿什么东西。

    “你先把手松开一下行不?”

    男人不留余地:“不行。”

    嘿,这货喝醉了之后,是被色鬼给上身了吧,怎么还说不通了呢?

    没办法,时初夏深吸了口气。

    撕拉一下。

    就把自己领口的衣服往下一拉,露出了香肩,“好看不?”

    男人的视线移到她的香肩上,渐渐深邃了起来。

    “还想不想再往下看?”

    陆琰顿了一秒,发出一个简单的音节:“嗯。”

    “那你先把手松开,不然我不好脱。”

    这下,男人没有再拒绝,果真是把手给松开了。

    说时迟那时快,时初夏一把推开他,迅速起来,飞一样地要往外跑。

    结果还没来得及跑到门口,就被男人给抓包了。

    “陆琰你你……你别乱来啊……”

    话还没说完,男人不容许她有半丝的反抗,直接就把她抱起来,扛在了肩头。

    卧槽,这货不是过敏身体不舒服吗,作为病人,怎么可以这么有力气,这明显是犯规了啊!

    紧随着,时初夏就被扔到了大床上。

    没等她缓过神来,男人高大的身躯就倾靠了过来。

    “陆琰你想……想干嘛?”

    男人眯了眯眸,目光落在她的香肩上,“脱了。”

    卧槽,这么一本正经地耍流氓,真的好吗!

    “不脱,打死都不脱!”

    男人似是嗤笑了声,下瞬,就扣住了时初夏的手,“哦,那我来脱。”

    我去,不带这么耍流氓的啊!

    “明非救命……”

    话没说完,就先被男人给封住了嘴巴。

    彼时,门外。

    秦风听到了里头的动静,忍不住说道:“二公子,刚才,我似乎听到太太在喊救命。”

    陆明非正跟米岚在发w信,听到这话,头也不抬一下地道:“哦,这是哥和嫂嫂之间的闺房乐趣,咱们走远点儿,别打扰了他们的兴致。”

    秦风:“……”

    陆二公子,这么睁眼说瞎话,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殊不知,这时,在总统套房内,时初夏一脚,就把陆琰给踹到了床底下。

    这一脚可是铆足了她所有的力气,幸而陆琰喝醉了,不然依照一个男人的力量,她那儿能把对方踹下去。

    缓了两口气,时初夏发现床下没动静。

    小心翼翼地探身过去,结果就瞧见陆琰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只是他脖子上已经发了不少红疹子,并且有向上扩散的迹象。

    “明非,秦助理,快,快进来!”

    门外,听到时初夏声音的两个人,赶忙匆匆进来。

    一眼,先是瞧见了时初夏衣冠不整的模样,而后,就瞧见陆琰倒在了地上。

    卧槽,光是想想,就知道当时的场景该有多激烈了!

    而此刻,只关心陆琰的性命问题的时初夏,完全没有意识到,陆明非和秦风这两个人完全想歪了。

    这次陆琰的过敏现象比较严重,以最快的速度紧急送往了医院。

    不过在上车之前,陆明非及时拉住时初夏,“嫂嫂,等一下。”

    在时初夏不明所以的时候,陆明非把外衣脱下来,“嫂嫂,你先将就着披一下吧?”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