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效率,尽最大的努力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这片花海实在是太大了,米岚才走了一半不到,就累得快走不动了。

    “喝杯奶茶,缓缓气吧?”

    米岚将奶茶接过去的时候,发现奶茶是温的,“你怎么没买冰的?”

    “你不是来那个了么,喝冰的会肚子痛,这几天,冷辣刺激的东西,都不能碰。”

    看陆明非这一本正经的样子,米岚忍不住笑了,“怎么你懂得这么多?”

    “我上网查的,难道错了吗?”

    为了这件事,他竟然还特意上网查过?

    这样细心如尘的男人,真是打着灯笼都难找了。

    “没有啊,我只是觉得,你这么好,难怪之前有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你。”

    陆明非忽然一脸严肃地说道:“我不喜欢她们,我只喜欢你。”

    一句话,瞬间就让米岚差点儿被奶茶给呛着了,耳垂跟着红了起来。

    “这片花海的尽头,是不是还很远?”

    陆明非转过了身,说道:“上来吧。”

    米岚有些没反应过来,“做什么?”

    “我背你。”

    闻言,米岚赶忙摆手,“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走的。”

    陆明非侧过首,笑眯眯地说道:“男朋友背女朋友,天经地义。”

    “我是不是很重?”

    “太轻了,我要把你喂得白白胖胖才行。”

    “白白胖胖?你喂猪吗?”

    “猪没有你好看。”

    米岚免费赏了他一掌,“你拿我和猪比!”

    “我说错了我说错了,我们家岚岚美若天仙,倾国倾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

    ——

    儿童医院。

    等魏牧之赶到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病房里,时晋白在床上睡觉,而时初夏则是抱着陆星辰,在旁边的一张床睡着了。

    陆琰正弯腰,将拖到地上的被子给拉回去,盖在时初夏和陆星辰的身上。

    听到动静,回头看去,就瞧见魏牧之站在门口,无声地朝他做了个动作。

    出去之后,魏牧之才问道:“大白的情况还好吗?”

    “目前已经没有再发烧,白细胞也降下去不少,情况还算是稳定。”

    正说话间的时候,有护士走了过来,“陆先生,检查结果出来了。”

    专家门诊室。

    医生将所有的检查结果都给陆琰看,说道:“陆先生,很抱歉,就目前所有人的骨髓检查来看,没有一个人,和小少爷是匹配的。”

    竟然一个人都配不上?

    陆琰蹙紧了冷眉,“如果直系亲属都配不上,其他人配对成功的几率有多少?”

    “概率很低,大概是百分之十都不到,这也是为什么,许多白血病患者,至死都等不到合适的骨髓。”

    这些天,最怕的就是这个结果。

    陆琰拧了拧眉心,“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都必须在三个月内,找到适合大白的骨髓,不惜一切代价!”

    “陆先生,我们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只是全世界的骨髓库实在是太多了,这么一一配对下去,效率非常慢,三个月的时间,太短了。”

    沉吟了片刻,陆琰才冷声问道:“在这三个月内,如果大白又发烧了,会怎么样?”

    “我们目前做的,是尽最大努力,将小少爷的白细胞指数降下去,如果再次发烧,就必须要进行化疗。”

    听到这两个字,陆琰的眉梢蹙成了一座山,“他才只有五岁。”

    “抱歉陆先生,目前化疗是治疗白血病最好的办法,如果小少爷再发烧,说明药物治疗已经不起作用了,只能采取这种办法。”

    从专家门诊室出来,陆琰没有说话。

    魏牧之犹豫了一会儿,才问道:“三哥,这件事,要告诉三嫂吗?”

    “先等等吧,现在告诉她,只会让她担心。”

    这些天,因为时晋白的病,时初夏几乎都没怎么睡好,也没什么胃口吃饭,整个人都瘦了不少。

    如果知道,陆门这么多直系亲属,没一个和时晋白能配上骨髓的,她还不得急死?

    回到病房的时候,时晋白已经醒了。

    但因为时初夏和陆星辰都还没醒,所以他就一个人坐在床上,在翻看什么东西。

    “爹地,魏叔。”

    陆琰走过去,“大白在看什么?”

    “旅游杂志,爹地,y国是不是真的有全世界最大的水族馆?”

    陆琰低眸一看,就瞧见,时晋白翻的这一页,刚好是关于水族馆的介绍。

    “大白想去看看?”

    时晋白用力地点点头,“每天在医院好无聊,爹地,我可以和弟弟一起去水族馆玩儿吗?”

    “大白如果想和星辰去水族馆,这几天就必须要听话,乖乖吃药打针,只要医生点头,爹地就带你们过去,好不好?”

    小奶包眨了眨大眸,“我每天都很乖地在吃药,只是爹地……我可不可以不打针呀?”

    “大白害怕打针?”

    摇了摇头,“不怕,但护士姐姐每次都要扎好几个地方,有点儿疼,就一点儿疼。”

    哪儿能不疼,护士之所以每次要扎好几针,除了注射药物之外,还要抽血化验。

    就这几天,时晋白的两只手臂,已经不知道被扎了多少针了。

    很疼,但又怕时初夏知道了会难怪,就只能忍着,趁着现在时初夏睡着了,才和陆琰商量。

    陆琰抚摸着他的小脸蛋,“大白是个勇敢的小男子汉,过两天就不打针了,爹地和你保证。”

    时晋白伸出了一根胖胖的手指,“盖章,骗人的话鼻子会变长的哦。”

    殊不知,在父子俩对话的时候,其实时初夏早就已经醒了。

    只是她并没有动,就保持着一样的睡姿。

    在听到时晋白和陆琰商量,可不可以不打针的时候,她还是没忍住,悄然无声地落下了眼泪。

    从小到大,时晋白最怕的就是打针了。

    记得时晋白小时候,因为身体不好,总是会生病,时初夏每次带他去打针,他都哭得快断气了。

    而这次,护士每天都会来打针,而且一次还扎好几针。

    时晋白愣是一声都没吭过,而且还生怕他们会担心,反复强调自己一点儿也不疼。

    要不是实在觉得太疼了,想来他也不会偷偷和陆琰商量,可不可以不打针这个话题。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