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8章:闭眼,绝对不可以偷看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今天一整天下来,时初夏做什么事情,都不在状态。

    就比如晚上做晚饭,削个土豆,时初夏都会因为留神,不小心削到了自己的手指。

    “妈咪你流血了,时晋白,快拿创口贴过来!”

    幸而陆星辰就在她的旁边,在时初夏差点儿把整块肉削下来之前,及时拦住。

    时晋白赶忙把医药箱拿了过来,陆星辰先拿出了酒精,“妈咪,会有一点儿疼,你忍着点儿。”

    说着,就拿酒精先给时初夏手指的地方消毒。

    消完毒之后,时晋白把撕开的创口贴递上去,陆星辰接过去,贴在了伤口处。

    “好了妈咪,现在还疼吗?”

    只是受了一点儿轻伤,就有两只小奶包齐心协力地伺候,时初夏觉得,她一定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妈妈。

    伸手将两只小奶包搂到怀里,“不疼,妈咪有两个小宝贝儿,每天都超级幸福,以后,我们一家三口也要好好的。”

    时晋白眨了下大眸,抓住关键词:“一家三口,那帅叔叔呢?”

    提起这个男人,时初夏就是一肚子的火。

    一大早消失,没有和她说就算了,竟然一消失,就消失了整整一个白天。

    而且到现在为止,连一条消息都没有。

    或许真的就像时晋白说的,这么急匆匆地回去,是去会哪个小情人了吧!

    时初夏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道:“让他死在石榴裙下好了,我们不用管他。”

    啧啧,这该是有多么地怨气深深,才会诅咒陆琰死在外头呀?

    原本,时初夏是想着,等吃完饭之后,就早点洗洗睡了。

    她是高高兴兴来这个地方的,而且还想趁着这个机会,和陆琰把事情给摊牌了。

    哪儿能想到,最后竟然会弄成这个样子。

    冷战也就算了,这个男人还给她搞失踪。

    这个地方,她是越呆越没意思,只想着这三天的时间,能早一点过去。

    正打算洗澡的时候,外头有人敲门。

    “小夏夏,快开门快开门!”

    时初夏随便披了一件衣服出来,“大白,这么急匆匆的,出什么事了吗?”

    “妈咪,我们发现了一个好地方,跟我们来。”

    说着,两只小奶包一人牵住了时初夏的一只手,拉着她往外走。

    时初夏一脸懵逼,“去哪里?大晚上的出去,外面不大安全吧?”

    “放心吧小夏夏,绝对是个好地方,你一定会非常喜欢的!”

    这两只小奶包,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搞什么名堂。

    从竹屋出来,走了好一段路,穿过了一条小路。

    “妈咪,闭上眼睛,绝对不可以偷看。”

    啊咧,什么鬼?

    时初夏觉得,一定是两只小奶包觉得她心情不好,所以要送给她什么东西。

    这么想着,时初夏就闭上了眼睛,任由两只小奶包牵着她往前面走。

    走了没几步,忽然,两只小奶包同时松开了手。

    时初夏正觉得奇怪,紧随着,就有一双大手,握住了她的双手。

    几乎是在同时,她就睁开了眼睛。

    而在她睁开眼睛的刹那间,无数的萤火虫,闪烁着亮闪闪的黄光,飞舞在她的眼帘。

    就像是漫天的繁星,从天上纷纷扬扬地落了下来。

    这一刻,让她有些晃眼。

    而更让她无法相信的是,消失了一整天的男人,此刻就站在她的面前。

    “我想陪你走很长很长的岁月,最后化成你眉梢间的一道皱纹,从今往后,你的新欢旧爱,都只能是我一人,时初夏,你愿意陪我走完这一生吗?”

    在说话的同时,陆琰慢慢地拿出了一枚钻戒。

    而后,朝着她单膝跪了下来。

    时初夏没想到,有朝一日,会有个男人以这样的方式,向她求婚。

    其实,他们在法律上,早就已经是夫妻。

    但此刻,陆琰的求婚,和领结婚证的时候,是完全不一样的。

    时初夏的眼角有些湿润,手指有些抖,下意识地想接过戒指。

    但想到了什么,又止住了动作,“你不是去见小情人了吗,现在又跑过来向我求婚是什么意思?”

    小情人?

    陆琰蹙了下眉。

    此刻,躲在草丛外,正努力把萤火虫从笼子里放出来的时晋白和陆星辰:“……”

    爹地,实在是抱歉了,为了能够让效果达到最佳,我们不小心出卖了你。

    只有承受得住女人怒火的男人,才是伟大的男人,爹地加油,我们看好你哦!

    陆琰微叹了口气,站了起来,长臂一伸,搂住了时初夏的腰肢,强硬地将她带到了怀中。

    “之前,你说想要从谈恋爱开始,我尊重你的意见,只是让秦风开始准备钻戒,昨天是我不好,我活了二十九年,从没爱过一个人,更没哄过一个女人,可能和别人比起来,我的确不够浪漫,也不太会说情话,但我的确是准备,和你共度余生。”

    说着,陆琰握住她的无名指,“我陆琰认定的女人,就算是抢,也要抢过来,所以不管你今天是答应还是不答应,我都不会放手。”

    刚才那一段肉麻到让人抖鸡皮疙瘩的情话,都是时晋白和陆星辰强行要求他说的。

    这实在是不符合他一贯雷厉风行的形式作风,他说着也别扭。

    时初夏原本是挺生气的,但被他这一番霸道到蛮横的话,反而是给气笑了。

    推了他的胸膛一把,“陆琰你这个人,有你这样求婚的吗?”

    男人轻笑了声,直接就将钻戒套到了她的无名指上,“我不是求婚,而是抢婚。”

    在说话的同时,男人抬手,大手抚上了她的面颊。

    灼热的气息,扑散在眼帘:“以我之姓冠你之名,夏夏,从今往后,你只能是我陆琰的女人。”

    一声夏夏,叫得时初夏有些晃神。

    还从来没有人这么叫过她。

    更没有人,像这个男人一样,做着求婚的举动,却没等她点头,强行就把戒指戴到了她的手上。

    “谁……谁要做你的女人了,不要以为你长得好看,我就会被你的美色所迷惑,我可是一个非常有原则的人!”

    男人微微挑了下眉,轻轻地捏住她的下巴,抬高些许。

    撞入他深邃如海的眼眸。

    勾了下薄唇,嗓音低沉似水:“哦,你确定,不接受美色的诱惑,嗯?”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