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私事,我们不敢多问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其实,从米岚家,到时初夏住的花桥小区,最多就是二十分钟的路程。

    但秦风愣是开了一个多小时,绕着花桥小区对面的路,开了一圈又一圈。

    秦风表示很无奈,先生和太太正甜蜜着,如果他开得太快,败坏了先生的兴致,岂不是很不识趣?

    于是乎,秦风就盯着头上的大灯泡,充当隐形人,在一条路上绕了不知道多少圈。

    终于,在红包抢完之后,时初夏满意地吧唧了下嘴,脑袋一歪,就在陆琰的怀里倒了下来,算是彻底地安静了。

    看来,如果以后时初夏不听话,只有发红包,才能起到立竿见影的作用。

    被折腾了一路的陆先生,就此得出了一个结论。

    后座的狗粮终于撒完了,秦风慢慢地把车停了下来,开口道:“先生,到小区了。”

    陆琰抱着时初夏从车上下来,还没走到门口,就有个人冲了过来。

    秦风跟在陆琰的身后,一看到有人影冲出来,抬腿就要踹过去。

    对方大摸是被踹得多了,连忙大叫:“别别,是我是我,我是初夏的爸爸!”

    听到对方报出了名字,对于这个时建峰,陆琰并没有做过多的了解。

    不过这毕竟是时初夏的父亲,秦风收回了脚,退到了一边。

    时建峰立马笑呵呵地迎了上去,“真是麻烦您送初夏回来了,我来带她回去就行了。”

    说着,时建峰伸出手,就想要时初夏给抱过去。

    陆琰微微蹙了下眉,没有动,只是看着他,“时伯父,是吗?”

    这一声伯父,从陆琰的口中说出来,是非常给时建峰面子的。

    毕竟,不管怎么样,他都是时初夏的父亲。

    “是是是,初夏今天让我过来找她,我已经等了很久了,这孩子呀,打小酒量就不好,她妈还在的时候,从来都不舍得让她喝酒。”

    陆琰淡淡收回了视线,没有说什么,就往里面走,时建峰见他不回话,也不敢多说什么,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

    虽然时建峰这个人油嘴滑舌的,但在看到陆琰的第一眼,他就知道,陆琰可不是寻常的男人。

    这个男人,不像别人那样好骗,他可不能太过于着急,说多了,反而还容易会露馅。

    陆琰抱着时初夏回了卧室,而时建峰当然不敢跟着陆琰一块儿进去。

    因为秦风也跟着陆琰进来了,所以时建峰就把目标标准了秦风。

    “劳烦问一下,和我们家初夏在一块儿的先生,怎么称呼呀?”

    秦风觉得,这个叫时建峰的中年男人,真是和时初夏一点儿也不像。

    满身的猥琐气息,一双眼睛不管盯在谁的身上,都觉得他是在算计别人。

    但碍着对方的身份,秦风还是回道:“先生姓陆。”

    时建峰当然不知道,这位陆先生,就是m市的权贵陆琰,只以为是哪个富豪。

    “陆先生和我们家初夏交往多久了呀?”

    秦风保持着标准式的微笑,回道:“先生的私事,我们不敢多问。”

    “陆先生有没有家室呀?”

    在时建峰的眼里,像陆琰这种富豪,铁定都是已婚人士,而时初夏又没什么身份,顶多也只是陆琰的小情人而已。

    “你放心,我都明白的,我们家初夏也是听话的人,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绝对不会给陆先生添麻烦的。”

    秦风皱了下眉,他怎么觉得,这时建峰明显是想歪了呢?

    “只是你看,我们家初夏,这也不是一个人,还带着个大白,现在我来了,又多了一个人,住在这么小的公寓里,也是非常不方便的,初夏她面子薄,不好意思说,只是一直住在这么小的地方,也不大好,你说是吧?”

    这么拐弯抹角,不就是想从陆琰这里讨一套房子?

    见秦风没有说话,时建峰又接着说道:“而且你看,现在这房价涨得多快啊,一天一个价,如果能有一套稍微大一点儿的房子,我要求也不高,就一套别墅大小的就差不多了,而且这别墅啊,比公寓什么的要安全多了,陆先生得了空来找初夏,也是方便,对吧?”

    呵呵哒,还真是不客气的,张口就想要一套别墅。

    虽然现在的这个世道,稍微有点儿钱的,几乎都会在外面包小三。

    但像时建峰这样,张口要一栋别墅的,却是少数。

    而且,秦风还什么都没说,时建峰竟然就十分自觉地把时初夏给定位成了小三。

    对于父母而言,如果自己的孩子给别人当了小三,都得气个半死不可。

    而这个时建峰显然是个另类,不但在心里主动把时初夏定位成小三,而且还觉得做小三很好。

    这种奇葩父母,真是让人瞠目结舌。

    “房子的事情,就用不着时伯父操心了。”

    陆琰从卧室走了出来,面色清冷,一时之间看不出任何的喜怒。

    时建峰一看陆琰出来了,赶忙迎上去,“陆先生,真是辛苦您还特意把初夏送回来,有您在,我当然是不用操心的!”

    陆琰不急不缓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不早了,时伯父不回去休息吗?”

    这话的意思,是拐着弯让时建峰走。

    也亏得时建峰是时初夏的父亲,这要是换成了别人,陆琰哪儿有这么耐心,和别人说这么多话,一个不顺心,早就让秦风把人给扔出去了。

    时建峰搓着说道:“陆先生您也是知道的,这m市的物价是越来越贵了,就是找一个钟点房,最少也要一百块,我最近这手头有点儿紧……”

    如果陆琰没有记错的话,距离上次,时建峰堵在小区门口要钱,才不过短短几天的功夫。

    只是陆琰不知道的是,他给时建峰的钱,早在给他的当晚就已经被他给赌输了。

    要不是在警局蹲了好几天的牢,时建峰早就过来。

    这不,一从警局里出来,时建峰就来小区门口蹲点了。

    见着了陆琰,就跟榜上了大款一样,只差没贴到陆琰的身上去。

    陆琰看了眼秦风,秦风立马会意,上前一步,将一张卡递到了时建峰的面前。

    “这张卡里有十万块。”

    说着,秦风又递上了一张名片,“这是我的电话,如果有任何困难,时先生可以打我的电话。”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