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检讨,最难消受美人恩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萧铮把空调往上调高了好几度,而后又去抱了条被子,盖在魏牧之的身上。

    转而,他去楼下倒了热水,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包感冒药,泡在热水里。

    “魏牧之,起来喝药。”

    但魏牧之却是把头往被子里缩了缩,显然是不愿意喝药。

    萧铮非常粗暴地把他一下子给拽了出来,捏住他的下巴,往他的嘴里灌。

    这一碗的感冒药,有一半多都是洒了出来,还有一半,魏牧之喝下去,又给吐了出来。

    萧铮真是一个头两个大,“魏牧之,再吐信不信我打你一顿?”

    “冷,好冷……”

    魏牧之又缩回到了被子里,蜷缩成一团,看着就像是一只被遗弃了的哈巴狗。

    萧铮就算是火再大,也不好和一个发烧的人生气。

    又去抱了一条被子,正打算给魏牧之盖上,忽然,一只手伸了过来,在下一瞬,就抱住了他的手。

    萧铮抽了抽嘴角,“魏牧之,放手。”

    哪知,对方非但不放,而且还拿脸在他的手背上蹭了蹭。

    “魏牧之,你想死是吗?”

    正当萧铮打算动粗的时候,忽然,有一滴滚烫的东西,落在了他的手背上。

    萧铮愣了一下,低头这么一看,就发现,他的手背上,恍然有一滴眼泪。

    这眼泪当然不可能是他的,那么只能是……

    萧铮看着魏牧之苍白的脸,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除非是到伤心处。

    魏牧之今晚到底是遇到了什么,才会变成了这个样子?

    手臂上都是伤也就算了,眼下竟然还掉眼泪了。

    原本,萧铮的确是想把手给缩回来的,但这么看着看着,他终究还是没有动。

    算了,就让他这么抱着吧,反正也不会少一块肉。

    次日一早。

    魏牧之迷迷糊糊地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萧铮好看的面容,在他的面前,放大了好几倍。

    大概是昨晚发了高烧的缘故,所以这一刻,魏牧之的脑袋有点儿没转过弯来。

    再往下这么一瞧,萧铮趴在床边,而他的一只手,此刻正被他抱住。

    魏牧之隐约之中记得,昨晚他觉得冷,在模模糊糊的时候,摸到了什么东西,就往怀里塞。

    原来他无意中摸到的,是萧铮的手臂吗?

    依照萧铮的个性,他抱他的手臂,他早该把他整条手臂都给卸了。

    但这次,非但没有卸,而且还任由他抱了一整个晚上。

    再看旁边,还有一个空的碗,碗底还有一点药渣子。

    显然,是昨晚萧铮给他泡了药。

    究竟,有多久,没有人这么细心地照顾过他了呢?

    萧铮醒过来的时候,一抬头,就瞧见魏牧之正笑眯眯地看着他,“萧美人儿,你醒了?”

    不等萧铮说话,魏牧之忽然伸手,“别动。”

    在萧铮愣住的时候,魏牧之的手就摸到了他的唇角,摩挲了两下。

    这一摸,可是把萧铮吓了一跳,呆了两秒,猛地拍开魏牧之的手,“你做什么?”

    “没做什么啊,就是给你擦一下口水。”

    口水?

    萧铮下意识地抬手摸了下自己的嘴唇。

    魏牧之笑弯了眉,“我开玩笑的。”

    萧铮抬手就要开揍,魏牧之赶忙抱头,“萧美人儿手下留情,我好歹也是个病患!”

    这家伙,病着的时候看着还挺顺眼的,但一旦清醒了,就又会变得不正经。

    但这一掌,萧铮还是没拍下去,转而拉开魏牧之的手。

    摸了下他的头,“还是有点儿烫,你今天还是请假吧,这个样子去上班,到时候别直接晕在警局。”

    “我要是晕在警局了,不是还有萧美人儿你把我给背回来么?”

    这话魏牧之说得自然而然,就好像不管他遇到了什么麻烦,萧铮都会过来帮他一样。

    萧铮白了他一眼,回道:“嗯,我会免费把你送到太平间。”

    “啧啧,真是最难消受美人恩,我还是自力更生,丰衣足食吧。”

    说着,魏牧之就坐了起来,但在坐起来的时候,后背一阵疼痛,他忍不住扶了下腰。

    萧铮随之按住他的肩膀,言简意赅地说道:“把衣服脱了。”

    魏牧之一脸诧异地看着他,“萧美人儿,这一大早的,你就……咳咳,有点儿不大好吧?”

    愣了一下,萧铮才明白过来魏牧之这话是什么意思,耳垂刷地一下就红了。

    免费在魏牧之的后脑勺拍了一掌,“你衣服上都是血,应该是腰伤裂开了,如果你不想处理,随你便。”

    “处理处理,辛苦萧美人儿帮我处理一下了!”

    一把衣服脱下来,萧铮就瞧见,魏牧之的后背,遍布着斑驳的伤痕,除了之前的旧伤之外,还有不少是新伤。

    想起昨晚,看到魏牧之手臂上的那些伤,萧铮还是问出了口:“你昨晚和人约架了?”

    “哪儿能啊,我可是正儿八经的警察,要是出去和别人约架,是要写检讨的。”

    萧铮挑了下眉,“既然没和人约架,那你这一身的伤是怎么回事?”

    魏牧之一本正经地看着他,“萧美人儿,如果我说,我一不小心,从楼上滚下来,滚出了一身伤,你相信吗?”

    萧铮瞪了他一眼,“你再滚一个看看。”

    魏牧之摸摸鼻子,“等我养精蓄锐好了,再表演给你看。”

    显然,魏牧之并不想骗他,但也不想说实话。

    毕竟,这种事实,愣是谁也不好说出口。

    他总不好说,他这一身的伤,是被他的亲爸亲妈联手给打的吧?

    这么说出来,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很可怜。

    不过这也没什么好说的,反正他也习惯了。

    “萧美人儿,好饿啊,有没有什么吃的?”

    昨天他就吃了一顿早饭,中饭回魏家的时候,被赶了回来。

    晚上再过去的时候,又被打了一顿,算下来,他几乎是一整天都没吃什么东西。

    发了高烧,出了一身的冷汗,一觉醒过来的时候,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萧铮虽然是对魏牧之无比地嫌弃,但还是起身去给他做饭。

    魏牧之窝在沙发上,身上裹着一条被子,双手托着下巴,看萧铮在厨房穿梭的身影。

    “会吃面吗?”

    魏牧之笑眯眯地回道:“我不挑食,只要是萧美人儿你做的,我都喜欢吃。”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