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护着,他想要我的命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沈南靖,我真的累了,我只想过现在的生活,我求你,放过我,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了,行吗?”

    只要一看到沈南靖,米岚就会想起那些让她连连噩梦不止的黑暗日子。

    沈南靖眯起了冷眸,不等他说话,忽然,前方有一道黑影扑了过来。

    “放开米岚!”

    原本醉得分不清东南西北,睡死过去了的陆明非,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

    抄起一条凳子,就朝着米岚和沈南靖冲了过去。

    几乎是没有任何的犹豫,沈南靖一把抱住了米岚,高大的身躯挡在她的前方。

    被沈南靖稳稳地护在怀中,米岚听到了一声闷响。

    这么大的动静,也把时初夏给弄醒了。

    时初夏出来的时候,就瞧见阳台上,陆明非一副要跟人拼命的样子。

    “小夏,快拉住他!”

    被米岚这么一叫,时初夏赶忙冲上去,而在时初夏冲过来的时候,沈南靖已经腾出了一只手,扣住陆明非的手臂。

    用力这么往后一掰,米岚都听到清脆的骨头碎裂声。

    这个男人,出手一向非常狠,这么掰,可别把陆明非的手臂给掰断了。

    “沈南靖你放手,你会把他的手臂弄伤的!”

    沈南靖居高临下地看着米岚,“他想要我的命,你还护着他?”

    “他没想要你的命,他只是喝醉了而已!”

    在沈南靖和米岚说话的时候,时初夏已经上去,把陆明非从沈南靖的手里解救了出来。

    幸而沈南靖出手的力道不是特别重,否则陆明非这一条胳膊非得废了不可。

    “小夏,陆明非没事吧?”

    米岚懒得和沈南靖争执,挣开他的手,走了进去。

    刚好,时初夏扶着陆明非在沙发上躺了下来。

    检查了一下他的手臂,才回道:“应该没什么大事,他又睡着了。”

    说着,时初夏抬头,发现沈南靖还站在阳台。

    这男人,还真是神出鬼没,不过时初夏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的颜值还真不是一般地高。

    就算是和陆琰比起来,也是不相上下。

    但这个男人的气质,却是和陆琰不一样的。

    陆琰是清冷,而这个男人,给人一种黑暗的压抑。

    就好像是从地狱归来一般,看了一眼,就不敢多看。

    “岚岚,他怎么还不走?”

    之前,被别人发现了之后,沈南靖很快就走了,但今天,却站在阳台,好像并没有打算离开的意思。

    不等米岚说话,时初夏忽然注意到陆明非的手上还拿着一条凳子。

    从陆明非的手里抽了过去,“我去,这凳子都裂开了,明非刚从是拿着凳子,和谁拼命去了?”

    一听这话,米岚立马想起,刚才陆明非忽然冲过来的时候,是沈南靖挡在了她的前面。

    那么刚才,陆明非这一凳子砸下来,也是砸在了沈南靖的身上。

    米岚咬了咬下唇,还是又走回到了阳台,把移门拉开,“进来。”

    明明无数次地告诉自己,对这个男人,不能心软。

    可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但沈南靖却没有动,只是站在原地,“你不是不想见到我?”

    “你到底进不进来?不进来就算了!”

    说着,米岚正打算把移门关上。

    忽然,沈南靖的身子晃了一下。

    几乎是在同时,米岚一步上前,扶住了他。

    男人的大手同时搂住了她的腰肢,薄唇停在她的耳畔,低笑着:“岚岚,嘴上说着不想见到我,但你的身体却比你实诚多了。”

    米岚真想把这个欠揍的男人从阳台推下去。

    但同时,米岚也注意到,虽然沈南靖嘴上在调侃,但身体的大半重量,却是放在她的身上。

    这说明,他现在的确是有些站不住了。

    扶着沈南靖在沙发上坐下来之后,米岚才说道:“小夏,帮我拿一下医药箱。”

    时初夏看了看沈南靖,还是起身去拿医药箱。

    “把外衣脱了。”

    沈南靖靠在沙发上,嘴角噙着一抹邪笑,“岚岚,我的手臂抬不起来了。”

    米岚皱了下眉,虽然没说话,但还是靠了过去。

    时初夏拿着医药箱出来的时候,就瞧见米岚正在给沈南靖脱衣服。

    这个一贯冷冽的男人,此刻看着米岚的目光,却是出奇地温柔。

    把衣服脱了之后,米岚才看到,沈南靖的后背,已经红肿了一大块。

    足以见得,刚才陆明非这一板凳砸过来,是有多么地狠。

    在米岚给沈南靖上药的时候,小房间的门忽然开了。

    陆星辰一只小手揉着眼角,站在门口,声音软绵绵的:“妈咪,外面怎么这么吵?”

    说话间,陆星辰就瞧见,在客厅里,出现了一个陌生的男人。

    时初夏赶忙过去,把陆星辰抱了起来,“没事,就是有人不小心从楼上掉下来了,你岚姨正在给他处理伤口,咱们回去睡觉吧?”

    陆星辰乖乖地应了声,窝在时初夏的怀里。

    但透过时初夏的肩膀,陆星辰看着沈南靖的目光,沉了几分。

    这个男人,他好像在哪里见过……

    不等陆星辰想明白,时初夏已经抱着他进去,把房间的门给关上了。

    进了房间之后,时初夏发现,地上有一团被子。

    把陆星辰放在床上,时初夏以为这被子是不小心掉下来的,就打算去捡。

    但陆星辰随之跳下了床,“妈咪不要收拾,这是我睡的。”

    时初夏有些吃惊,“星辰,你为什么不睡在床上?”

    陆星辰别别扭扭地咬了咬下唇,才回道:“我怕我睡觉的时候,会不小心踢到时晋白。”

    以前当然是没关系,但现在,时晋白身上有伤,陆星辰就怕自己睡着睡着,会一个不小心,就把时晋白给踹到床底下去。

    时初夏不由笑了,抱起小奶包,捏了捏他的小鼻子,“没关系的,之前在医院,星辰你就睡得特别安稳,还抱着大白呢,怎么会踢大白呢,再者,地上凉,睡久了会感冒的。”

    说着,时初夏就把陆星辰放在了床上,盖上被子。

    “睡吧,我的小宝贝儿。”

    陆星辰本来就困得不行,但在闭眼之前,他伸出了小胖手,抓住了时初夏的一根手指。

    时初夏发现,虽然陆星辰表面是个高冷的小王子,但其实,非常地缺乏安全感。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