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管教,听说伤得挺重的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卧槽,这人是疯了吧,花五十万来买一对耳环?

    “江灿,看来和你竞争的这个人,是想要千金买美人一笑呀,还是不要再拍了吧,今天你也是带我来这里玩一玩而已,没必要当真。”

    江灿哪儿能不当真,这些年来,他一直都在追求唐思语。

    但奈何,唐思语一心扑在陆琰的身上,今天好不容易,能带唐思语出来,而且还是以他的女伴的身份。

    如果在竞拍的时候,丢了面子,那以后唐思语岂不是更看不上他?

    江灿咬了咬牙,直接出价:“八十万。”

    顿时,现场再次沸腾了。

    看来,今天这两个竞争者,是杠上了呀!

    一听对方出八十万,时初夏松了口气,紧紧地抱住陆琰的双手,“陆琰,就让那个冤大头用八十万买下那对耳环好了,你不可以再出价了!”

    陆琰挑了下眉,“出钱的是我,你这么着急做什么?”

    “陆琰,你直接是不是答应过我,以后,你的钱包由我来管?”

    男人似乎是思忖了片刻,才道:“所以呢?”

    “所以我不准你再抬价了!”

    陆琰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嘴唇动了一下,时初夏知道他肯定不会收手,立马往前一凑。

    直接就用实际行动,封住了他的嘴!

    堵住他的嘴,就不信他还能抬价!

    殊不知,在时初夏献出自己的吻之后,陆琰反而是勾了下唇,抬了一下手指。

    秦风立马捕捉到,而后,果断地转身,再次报价:“一百万。”

    我靠我靠我靠!

    时初夏顿时就要暴走了,“陆琰你个败家老爷们儿,吃了我豆腐,还不肯收手?”

    “陆太太,不用紧张,我的钱包,依然是交由你来管,这次的钱,我拿私房钱来垫。”

    时初夏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了,“陆琰你这个人简直是……真是气死我了,我不想和你说话了!”

    秦风在一旁看得憋笑,一百万就把太太气成了这个样子,如果太太知道,之前先生用五千万,拍下了纪念款的香水,怕是直接要被气升天了吧?

    陆琰轻笑了声,抬手捏了捏她的脸颊,“一百万而已,一个项目,就能拿下十个一百万了,别生气了,嗯?”

    时初夏正想要说什么,楼下的一锤子已经落了下来:“一百万成交,这对耳环,就是二楼的先生了!”

    陆琰最缺的就不是钱,这一点,时初夏当然是明白的。

    只是,有钱也不是这么败的,这可是整整一百万啊,时初夏的心都在滴血了。

    “秦风,去把耳环拿过来。”

    时初夏跟着站了起来,“秦助理,我和你一起去。”

    陆琰知道用一百万拍下耳环,时初夏心里肯定一时难以适应,所以也任由时初夏跟着秦风出去。

    “秦助理,你们家先生,平常也是这么冲动的吗?”

    用一百万来买一对耳环,这不是冲动,而是完全有毛病吧!

    秦风笑了笑说道:“先生在商场上,一向是雷厉风行,像今天这样,是第二次了。”

    “第二次?他之前还参加过拍卖会,也这么冲动地和别人竞价?”

    可不是么,而且这第一次和第二次,还都是为了同一个人呢!

    陆琰做事虽然一向雷厉风行,但从来都是思虑周全。

    如今再三破例,足以见得,他对于时初夏的看重。

    “秦助理,你看看,能不能和拍卖会的人说一下,这耳环我们不要了,行不?”

    都已经拍下了,时初夏还想着不花这冤枉钱。

    秦风不由笑出声来,“太太,先生今天带您出来,就是带您散散心的,一百万不算多。”

    我靠,果然是有什么样的上级,就有什么样的下属。

    这秦风在陆琰的身边工作,陆琰拿一个项目,动不动就是几个亿的,所以这几百万的钱,连秦风都不会眨一下眼睛。

    “太太,您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去拿耳环。”

    时初夏原本想要垂死挣扎一下,但秦风已经进了储藏室。

    哎,这败家老爷们儿,等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地说他一顿!

    时初夏这边正心疼着,忽然,身后传来了一道声音:“时小姐?”

    回头一看,就瞧见唐思语正朝着她走了过来。

    “没想到能在这里看见时小姐,真是好巧呀。”

    时初夏笑了下,“是挺巧的,唐小姐不是一个人来的吧?不如叫上你的男伴,过来和我们叙一叙吧?”

    唐思语的笑容一僵,“阿琰也来了?”

    “唐小姐这话说得就是奇怪了,今天出席拍卖会的,都是带着女伴来的,我先生不带我过来,难道还带你不成吗?哦,我忘了,刚才我好想看到,唐小姐是跟着一个年轻男人进来的,那个男人,不会唐小姐的男朋友吧?”

    虽然唐思语在看到时初夏的时候,就已经猜到,陆琰很有可能也在。

    陆琰一向工作繁忙,很少会出席这样的活动。

    所以,当听到时初夏说,是陆琰特意带着她过来的时候,简直是要嫉妒地发狂。

    唐思语想到了什么,忽然朝着时初夏弯了下腰,“时小姐,今天的事情,就是个意外,我代替方阿姨,向你道歉。”

    什么鬼?

    这忽如其来的道歉,听得时初夏一脸懵逼,“你在说什么?”

    唐思语凉凉地一勾唇角,却在抬头的时候,故作疑惑道:“难道时小姐不知道吗?时晋白,是时小姐你的儿子,对吧?”

    提到时晋白,时初夏的眸光瞬间冷了下来,“唐思语,你究竟想说什么?”

    “今天早上,陆叔叔请时小姐你的儿子去了老宅一趟,可谁知,你儿子太不听话,把方阿姨给咬伤了,陆叔叔一生气,就让下人管教了一下你的儿子,听说伤得挺重的,虽然这件事,是你儿子的不对,但毕竟他还是个孩子,所以我在这里,代替方阿姨和你道一声歉,希望你不要介意。”

    唐思语说的这件事,时初夏完全不知道。

    而此刻,她满脑子回荡的,就是陆骁城把时晋白带到了老宅,还把时晋白给打了。

    一步上前,时初夏就揪住了唐思语的领子,“谁打了大白,你给我说清楚!”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