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章:可就,不会这么仁慈了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晚饭是米岚烧的,非常地丰盛。

    因为都是一些原生原长的菜,所以做起来也是非常地好吃。

    时初夏是属于无肉不欢的类型,陆琰见她一直在吃肉,就往她的碗里夹了一些小青菜。

    “不能只吃肉,也要吃一点儿青菜。”

    时初夏虽然不喜欢,但还是勉强夹起来,吃了一根后,就把其他的给偷偷拨到了一边,继续大快朵颐地吃她的肉。

    陆琰当然是看到了,无奈地轻笑了声。

    另一边,米岚却是和时初夏完全不一样,她是只吃蔬菜,而且只吃自己面前的一盘蔬菜。

    陆明非坐在她的旁边,看她一直只吃蔬菜,就夹了一些鱼,把鱼刺都给挑出来,而后把小碟子挪到她的面前。

    “这鱼是我们一起抓的,很新鲜,你尝尝。”

    米岚笑了笑,“谢谢。”

    这时,魏牧之站了起来,舀了一碗鱼汤,放到萧铮的面前,“萧美人儿,刚才都是我不好,我向你赔罪,喝碗鱼汤吧,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萧铮虽然是冷着脸,但还是把鱼汤拿了过去。

    一顿饭吃下来,倒也还算是和谐。

    因为只有三个房间,虽然陆琰和时初夏经常一起睡,但陆明非和米岚都还是单身,总不能让他们俩睡在一个房间。

    所以陆琰和陆明非一间,而时初夏则是和米岚一个房间。

    而毫无疑问,萧铮就要和魏牧之一个房间。

    虽然萧铮没有和别人一个房间睡过,但对方毕竟也是男人,所以他也就同意了。

    萧铮在房间里洗澡的时候,魏牧之从外面溜达了一圈回来。

    洗好澡,推门出来,就瞧见魏牧之趴在地上,不知道在鼓弄些什么。

    “你在干什么?”

    魏牧之立马转身过去,“当当当,自制荧光灯,好不好看?”

    萧铮一看,才发现他的手里,捧着一个玻璃瓶,而玻璃瓶里,装的则是翩翩飞舞的萤火虫。

    虽然这种东西,有点儿像女孩子搬弄的玩意儿,但乍一眼看上去,还是让人眼前一亮。

    “你刚才去外面,就是去抓萤火虫?”

    魏牧之笑眯眯地站起来,把玻璃瓶塞到了萧铮的手里,“对啊,萤火虫这种东西,在城市里已经见不到了,只有在这种深山里,才能看到,带回去,也是一种纪念,送给你。”

    萧铮没想到,他做了这么个东西,竟然是送给他的。

    愣了一下,半晌才说道:“这种东西,只有女人才喜欢。”

    “谁说的,这是自制的荧光灯,可是非常实用的,旁人买还都买不到呢。”

    萧铮真是觉得又无奈又好笑,“萤火虫这种东西,死得快,不实用。”

    “萧美人儿你这人啊,就是容易煞风景,干嘛这么计较呢。”

    说着,魏牧之一回头,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忽然凑近。

    他的忽然凑近,让萧铮不大适应,往后退了一步,“你做什么?”

    “萧美人儿,你刚才是笑了吧?”

    笑了?

    萧铮皱了下眉,别开脸,“没有,你看错了。”

    “怎么会,我一定没看错,你刚才就是笑了,虽然萧美人儿你不笑的时候,已经很好看了,但笑起来更好看,只是我刚才没看清,你再笑一个呗?”

    萧铮拍开他的手,耳垂却跟着先发烫起来,“滚。”

    走到床边,萧铮拿起了一只枕头,转身就要走,魏牧之伸手拦住他,“萧美人儿,你干嘛去?”

    “我不习惯和别人一张床,你睡床上,我睡地上。”

    魏牧之直接伸手,将枕头从他的手里抽了过去,“萧美人儿细皮嫩肉的,哪儿能让你打地铺,我睡地上就好了,反正我经常睡地上,睡床上我还不习惯呢。”

    夜渐深。

    魏牧之偷偷摸摸爬到床上的时候,萧铮已经睡熟了。

    啧啧,不管怎么看,这男人都这么地好看。

    魏牧之叹了口气,就在萧铮的旁边躺了下来。

    ――

    房内。

    米岚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了砰砰砰的声音。

    声音一下接着一下,非常地有节奏。

    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瞧见有个黑影出现在了窗户口。

    这个点,该不会是小偷吧?

    米岚拿起了一个衣架,朝着窗户走了过去。

    刷地一下打开窗帘,拿着衣架用力地挥过去。

    只听得一声闷响,而后,就有一只强有力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岚岚,今天没见,就以这种方式来招呼我,嗯?”

    这道低沉的声音,哪怕是被挫骨扬灰,米岚都认得。

    是沈南靖!

    “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个男人,真的就像是魔鬼一样,总是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她的身边,搅乱她好不容易太平的生活。

    沈南靖搂住她的腰肢,一手臂弯,就将她搂入了怀中,到了阳台,“怎么,这么害怕我出现在这儿,是怕我打扰你和野男人幽会?”

    米岚想挣脱开他的桎梏,但奈何他的力道实在是太大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放开我!”

    沈南靖低笑了声,单手捏住她的下巴,“岚岚,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话吗?”

    在说话的同时,男人的唇,就停在了她的耳畔,看似耳语厮磨,实则是阴冷至极:“你要是敢和男人勾三搭四,我会罚你的,当然,那个男人也别想好过。”

    “沈南靖,这是我的人生,我不是你的玩偶,你没资格圈固我的自由!”

    闻言,男人却是笑了,“岚岚,你和我一起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见我讲理过?我这个人,最恨的,就是讲理。”

    是呀,他就是个恶魔,是她人生永远的一个噩梦。

    “岚岚,我的耐心是有限的,马上和陆明非断了联系,否则,下次我可就不止是把他扔到深山老林了。”

    米岚面色一变,“那天是你把陆明非给打晕带走的?”

    “那只不过只是个警告,下次,我可就不会这么仁慈了。”

    米岚气得身子都在发抖,“沈南靖,我也明确告诉你,如果你再敢动他,我就死给你看!”

    沈南靖微微眯起了危险的眸子,“你很紧张他的安危?”

    说话之时,大手抚上了她的面颊。

    带着一股锥心的冷意,“你喜欢他,嗯?”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