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4章:简单,看你看傻眼了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江山华苑。

    车子缓缓停下,管家立马就迎了上来,“先生您回来了?”

    一抬头,就瞧见陆琰的怀里竟然抱着个女人,仔细一瞧,竟然是时初夏。

    “去煮点儿醒酒茶。”

    说着,就抱着时初夏上了楼。

    次日一早,时初夏醒过的时候,觉得脑瓜在隐隐作疼。

    紧随着,一道软萌萌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妈咪你醒了?”

    仔细一看,就瞧见陆星辰正趴在床边,半个身子探了过来,正眼巴巴地瞅着她。

    一大早看到陆星辰,时初夏的心情非常好,将小包子抱了起来,在他的小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星辰小宝贝儿,你怎么在这儿?”

    小包子眨了眨大眸,“妈咪,这是我们家呀,你是不是睡糊涂了?”

    闻言,时初夏猛然间坐了起来,“卧槽,我怎么在江山华苑?”

    “管家说,昨晚是爹地抱着妈咪你回来的,而且,昨晚妈咪你也是和爹地一块儿睡的,早上爹地起来的时候,和我说你昨晚太累了,让我不要吵醒你,小叔说,我也是妈咪和爹地累了一晚上造出来的,妈咪你昨晚那么累,是不是在和爹地给我造小妹妹?”

    一口老气上不去下不来的时初夏:“咳咳!”

    忽然,时初夏抓起手机,一看竟然九点了,抱头大叫:“惨了惨了,又迟到了,我要被炒鱿鱼了!”

    陆星辰赶忙拉住她,“妈咪,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再者,有爹地在,谁敢炒妈咪鱿鱼,我就让爹地把他扔出公司!”

    哎哟,这霸道总裁的架势,是陆琰亲生的无疑了!

    时初夏在起床的时候,想起一个问题:“对了星辰,你爹地出去了?”

    “没有啊,他在等妈咪你。”

    时初夏听得一脸懵逼,“等我?”

    “对啊,爹地昨天答应我,要带我去滑雪,我们一家人一起去。”

    喂喂,这件事陆琰根本就没有和她提起过,不问问她的意见就帮她做了决定,太过分了吧!

    说着,陆星辰就把一条裙子拿了上来,递到时初夏的面前,“妈咪,这是爹地给你的衣服,快穿上吧。”

    时初夏一接过去,裙子上的标码还没有拿掉,她这么一看,差点儿吓出心肌梗塞。

    卧槽,一条裙子竟然价值三万,烧钱也不带这么烧的吧!

    等时初夏在房间里磨磨蹭蹭打扮好,下楼的时候,就瞧见陆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膝盖上放着文件,单手抵着脑袋,翻阅着。

    单只是这么看着,就十分地养眼。

    似乎是听到了动静,陆琰抬头,就瞧见,时初夏穿着一身雪白的长裙,和陆星辰手牵着手,从楼上走了下来。

    乍一眼看上去,倒是有几分惊艳。

    “妈咪,爹地看你看傻眼了。”

    被儿子揭短的陆先生:“……”

    被一句话给说红了脸的时初夏:“……”

    三个人开车出门,让时初夏有种一家人出门游玩的赶脚。

    如果能带上时晋白的话,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不行,绝对不能让陆琰知道时晋白的存在!

    陇山滑雪场是m市最大,也是最奢华的滑雪场。

    这个滑雪场,就算是有钱人,也不一定能够进得去。

    一进入滑雪场,时初夏才知道为什么这个滑雪场这么地昂贵,因为这滑雪场里面的建造,可谓是完全一体化。

    而且几乎都是全自动化,里头的设备更是应有尽有。

    时初夏一边往里面走,一边感叹道:“这么好的地方,却不对外开放,这个滑雪场的主人,一定非常小心眼!”

    陆琰的脚步一顿,冷淡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陇山隶属j.k旗下,我就是这座滑雪场的主人,你有意见?”

    卧槽,踩到地雷了!

    时初夏赶忙赔笑道:“没有没有,我说笑的,不过我不会滑雪,要不你和星辰去滑,我在旁边看着?”

    陆琰直接将一套滑雪工具扔给她,“简单,我教你。”

    陆先生手把手教,那可是至尊级别的待遇,时初夏当然是一口答应。

    只是很快,时初夏就反悔了。

    因为别说滑雪,她穿着一身的装备,踩在雪上,根本就连站也站不稳,别说是滑了。

    虽然有装备,但一连好几次跌坐在雪地上,屁股也是跌疼了。

    “保持平衡,再试一次。”

    说着,陆琰再次伸出了手。

    时初夏气呼呼地瞪着他,“你明明能扶住我,为什么把手松开了?”

    “多摔几次,长记性了,你就会滑了。”

    不等时初夏说话,陆星辰就滑了过来,还在时初夏的身边转悠了一圈,“妈咪,你怎么还不跟上来?”

    卧槽,陆星辰这只小包子都能滑得这么顺溜,她竟然连站都站不稳,实在是奇耻大辱!

    时初夏气恼地把头上的头盔给摘了,又把滑板给解开,“姑奶奶不滑了,你们父子去玩儿吧!”

    陆星辰赶忙把陆琰往前一推,“爹地你快去安慰妈咪,妈咪生气了。”

    时初夏一面走,一面把身上的防护装备都拿下来。

    她觉得,来这种地方简直就是找罪受,不但被摔了个半死,而且还冻了个半死。

    走着走着,时初夏不小心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下,朝前面摔了过去,顺利地摔个狗吃屎。

    不等时初夏爬起来,就有一双强有力的手臂,搂住她的腰肢,将她给带了起来。

    “没摔伤吧?”

    时初夏憋了一肚子火,“脚疼!”

    陆琰倒是难得的好脾气,把她在一棵树下放了下来,握住了她的脚踝,“哪里扭伤了?”

    男人忽如其来的温柔,让时初夏有些猝不及防。

    “其实也……也不是很疼了。”

    说话的时候,陆琰的手忽然按在了脚踝的某处,时初夏忍不住嘶了声:“有点儿疼。”

    “应该是拉到脚筋了,没什么大事。”

    时初夏低头去看,恰好陆琰这时候抬起头。

    下瞬,额头就和额头撞在了一块儿。

    不等时初夏反应过来,男人的大手就抚上了她的面颊,“别动。”

    雪场的气温很低,所以陆琰所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形成了一层薄雾,扑散在时初夏的眼帘,让她有片刻的晃神。

    下一秒,男人的薄唇,就封锁住了她的呼吸!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