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迷糊老婆乖乖回家 大结局下:只要你开心,一切随你!
    从医院出来后,确切的是从听到医生陶梦琪怀孕开始,尤文森的脸就一直阴沉着,好像很不开心一样。睍莼璩晓

    陶梦琪心如刀绞,哽咽道“如果你不想要这个孩子,我可以自己养,我这就带他离开,以”

    “你敢”陶梦琪的话还没有完,尤文森就硬生生的截断了她的话。

    “你看我敢不敢”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豁出去了,孩子在她在,孩子有事她也不活了。

    陶梦琪转身就要离去,可是刚走了一步,手臂就被一只大手包抓了去,紧接着腰间一紧,整个人就跌进了一个宽阔的怀抱。

    “梦儿以后我一定好好保护你,还有我们的孩子,绝对不会再让你们受到一丝伤害。”尤文森刚听到陶梦琪怀孕后,他非常非常的自责和后怕,如果刚才那群混蛋对她做些什么,他现在能不能抱到她还是个未知数,双臂用力将她抱紧,感知她真真切切的存在。

    直到这时,陶梦琪才反应过来,他不是不想要她肚子里的孩子,而是他在自责没有保护好她和孩子,内疚的泪水在那一刻绝堤“老公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我不唔”

    她剩下的话,全被尤文森吞进了口中。

    这个吻,温柔,怜惜,宠溺,热情,缠绵

    “咳”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不和谐的咳嗽声,而且是那样的熟悉。

    拥吻在一起的两个人不约而同停下来,陶梦琪率先看到了发出不和谐之声的人,喃喃的喊了一声“安少宁”

    她的手下意识抓住了尤文森身前的衣服,他单臂将她揽在怀中,轻轻拍了拍她的背,以示安慰,而后望向离他们不远处的安少宁,“少宁,你怎么会在这里”

    安少宁突然出现在这里,他觉得很蹊跷。

    “为什么”

    安少宁双眸满含失望的盯着尤文森,一步一步走近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

    两个人是从玩到大的朋友,虽然不是亲兄弟,但胜似亲兄弟。

    尤文森做出这样的事情,安少宁很生气,很窝火,尤其是很失望,他真的对这个好兄弟很失望,如果不是秦雨晴打电话让他去救陶梦琪,他还一直被蒙在鼓里呢。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虽然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但是陶梦琪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如此仓促,如此的不合时宜。

    “少宁要怪你就怪我吧,是我辜负了你的一片真心,对不起”陶梦琪除了真诚的道歉,此刻她再想不出别的方法。

    闻言,安少宁把目光从尤文森身上慢慢移到了陶梦琪的身上,娇俏的脸上盖满倦色,水汪汪的两只大眼睛布满了血丝,一看就知道她需要休息,想到之前她被人绑架,心就狠狠的疼起来。

    “你没事吧”

    安少宁接完电话赶去绑架现场时,正好看见陶梦琪被尤文森抱上了车,他以为她受了伤,便驱车一路追随到医院来,谁知竟然看到了刚才那一幕。

    陶梦琪摇摇头“我没事。”

    “你到车上去等我,我和少宁两句话就来。”尢文森虽然柔声细语,但是命令的口气却不容反驳。

    陶梦琪很担心两个男人打起来,她想留下来看情况,可是当她看到军长老公眼里的坚决时,她不敢再坚持自己的想法,乖乖的上车去等他。

    等陶梦琪上了车后,尤文森和安少宁才同时转向对方。

    “少宁,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但是梦琪她现在急需要休息,我把她送回家后,我再亲自去找你,你看这样行吗”她正怀着孕,他不能让她太劳累。

    陶梦琪憔悴的模样,安少宁刚刚也看到了,他也不忍心让她跟他们两个大男人熬着,于是同意了尤文森的提意,他深深的看了一眼车的她,然后转身上了自已的车先行离开。

    “他就这样走了”尤文森刚钻进车里,陶梦琪就惊呼问出口。

    他扭头笑问“你舍不得他走啊”

    “去你的谁舍不得他了”她抬手甩了他一下子,“我困了不理你了”

    折腾了一个晚上,陶梦琪真的感觉很困,现在她对其它事情是心有佘而力不足,歪头靠在座椅上闭眼睡觉。

    尤文森将座椅放平,让她躺得舒服些,然后脱下自己身上的迷彩服搭在她的身上,最后没忍住偷香了一口才驾车往家赶。

    “老公,再见我去找周公喝茶聊天了。”陶梦琪裹了裹身上的迷彩服,衣服上有他的味道,就像被他抱着一样,幸福的进入了梦乡。

    尤文森将熟睡中的陶梦琪送回家后,速速赶往了和安少宁经常去的地方,s市最顶级的私人会所。

    “咻”

    尤文森刚刚推开包厢的门,一罐没拆封的酒就朝他飞了过来,如果不是他反应够快,他就会很荣幸的中招。

    “为什么”

    安少宁没有和尤文森那些没用的废话,而是直奔主题,他现在心中憋着很多的疑问和怒火。

    尤文森攥着手里的易拉罐在安少宁身旁坐了下来,深深叹了一口气,缓缓的开了口“少宁对不起这件事情我不该瞒着你,在酒吧和梦琪第一次见面的那天晚上,我就把她带回了家”

    “她根就不是在你家当保姆,而是我真傻”安少宁懊恼的抽了自己一个耳光,他真是傻到姥姥冢,人家两个都双宿双栖了,他还傻乎乎的去给人家争工作。

    争工作

    安少宁突然又想起了那天所发生的事情,侧身一把抓住了尤文森的领口,“你既然都和梦琪在一起了,那你为什么还和蕾乱搞你这样做对得起梦琪和林芸吗”

    “我没有和蕾乱搞。”尤文森矢口否认,他怎么可能做对不起梦儿的事情。

    “你没有”安少宁抓着尤文森衣服的手紧了紧,“我都亲眼看到了,你还敢你没有”

    亲眼看到

    尤文森猛地一下想了起来,安少宁得是那天在他办公室里发生的事情,那天他的确是做得有些欠妥,后来他也因为此事而受到了惩罚。

    “如果你对梦琪只是玩玩的态度,我劝你还是趁早放手,否则你别怪我跟你翻脸”虽然陶梦琪对安少宁一副置人于千里的态度,但是他对她是真心的,他不希望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尤文森心中受到了不的震动,他万万没有想到安少宁会如此的爱陶梦琪,看来他以后的压力会很大,身边有这么一个强劲的对手,他得时时刻刻绷紧自己的神经了,不能让情敌有丝毫的机会得逞。

    “我对梦琪绝对是真心的,我们已经领了结婚证,而且她肚子里还有了我的宝宝。”尤文森扯掉抓着自己衣领的手,“我不希望她这段时间受到任何的骚扰。”

    尤文森的话犹如晴天劈雳,击得安少宁半天才缓过气来,“你爱她吗”

    如果不爱,领了结婚证又能保证得了什么,只是增加一对不幸福的夫妻而已;如果没有爱,孩子生出来也只能是个累赘。

    “我爱她”尤文森回答的斩钉截铁。

    “那林芸呢”

    以前总希望好兄弟忘记过去,可是现在真忘记了,安少宁心中反而觉得不应该了。

    尤文森不加思开了口“林芸的事情已经过去,现在梦琪就是我的全部。”

    如果早点遇到她,他就不用孤单那么多年了。

    “喝酒”

    安少宁此刻心中极其的不是个滋味,他不知道自己是该生气,还是该难过,他想用酒麻痹自己混乱不堪的自己。

    尤文森心中愧对自己的好兄弟,他决定陪好兄弟一醉方休。

    由于零晨三点多才休息,陶梦琪日晒三竿才从沉沉的梦中醒来,醒来后才发现自己身边空空如也,她以为尤文森赶回野外去参加军演,心中虽然很失落,但是并没有一点感到不开心,她准备起床吃早饭去上班,可是当她拿过手机看时间时,一下子尖叫起来。

    “啊”

    她居然一觉睡到了中午十二点多,她这个月的奖金恐怕不保了,而且护士长肯定会拿她做反面教材,她的脸就要丢到老家去了。

    “太太你怎么了”听到陶梦琪的喊声,正在二楼打扫的李嫂赶紧跑来看情况,因为担心,她也顾不上敲门,直接推门而入。

    看到李嫂一脸担忧的跑进来,陶梦琪方知自己刚才的行为过激,不好意思的笑笑“我没事,只是上班要迟到了,我怕挨领导骂”

    一边着,一边下床,她可不敢再担搁时间了,那样后果会更严重。

    “太太不用担心,先生已经给你请了假。”见陶梦琪没事,李嫂才放了心,早上尤文森打电话来陶梦琪怀了孕,让她好好照顾,刚才听到陶梦琪那样喊叫,她还以为出了什么状况,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太好了”

    尤文森给陶梦琪请了很多次假,这是她第一次没有怪他,心中还对他感激不已,她不用担心被护士长当成反面教树了。

    “太太稍等,我这就去给你拿饭上来。”李嫂完就往门口走去。

    “不用了我自己下楼去吃。”陶梦琪肚子空空如也,急于寻找食物填饱它,绕过李嫂急步往外走去。

    李嫂见状,脱口喊道“太太你慢点走,心肚子里的孩子。”

    陶梦琪猛地停下脚步转过身,“你怎么知道的”

    她自己也是凌晨去医院才知道的,难道是尤文森一定是他嘴快的家伙。

    “先生早上打电话时告诉我的。”

    “他怎么什么话都跟别人丢死人了”陶梦琪脸瞬间变得通红,转身低头往楼下走去,只是这一次比刚才慢多了。

    李嫂是过来人,知道陶梦琪在害羞,她快步超过她往楼下走去,去给她准备好饭菜。

    见李嫂走远,陶梦琪从兜里掏出手机给尤文森打电话,电话刚响一声就接了起来。

    “老婆,你睡醒了”

    “尤文森你怎么把我怀孕的事情到处跟别人”

    “我就和少宁一个人了,其他”

    “什么你和安少宁也了尤文森你的嘴巴是不是该缝缝了”“是该封封了,我办完事情回去就让你封”

    “我吃了饭就去买胶带”

    “不用麻烦的去买胶带,用你的嘴巴就可以了。”

    直到这时陶梦琪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尤文森和她得是两码事,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尤文森,你的脸皮可真厚。”

    “厚吗老婆厚就厚吧。”军长大人好脾气的认了。

    “不跟你这个讨厌的人闲扯了,我要吃饭去了。”

    一听陶梦琪现在还没吃饭,尤文森一下子就急了,“你怎么现在才吃饭李嫂怎么这么慢”

    “我现在刚睡醒。”陶梦琪揉了揉饿瘪的肚子,“好了,我不打扰你做正事了,再见”

    “再见”

    尤文森很不舍的挂断了电话,他揉了揉胀痛的鬓角,慢慢的坐起身来。

    尤文森和安少宁喝了一晚上的酒,直到安少宁喝得裁倒在了沙发上,两个人才停止了拼酒的游戏,尤文森担心自己酒后驾车出事,他躺在包厢里的沙发上将就休息,等酒醒后再开车回去。

    “希望你不是在演戏给我看。”

    陶梦琪刚才给尤文森打来电话时,安少宁已经醒了,他没出声闭眼装睡只是好奇他们两个人聊什么,听着他们甜蜜的打情骂俏,他的内心剧烈翻腾,成全和不成全在他的脑海里迅速k,最后成全占了上风,他决定忍痛成全自己的好兄弟和自己心爱的女人。

    尤文森和安少宁不是一天两天的朋友,他对自己这个好兄弟是相当了解,听好兄弟那样,他明白好兄弟的意思,笑了笑“谢谢你,兄弟”

    能得到好兄弟的谅解和成全,他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你别着急谢我,如果她过得不开心,我会毫不客气的把她从你身边抢走。”安少宁绝对不是在开玩笑,如果陶梦琪过得不开心,他真的会那样做。

    尤文森自信满满的道“你不会有机会带走她的。”

    “但愿”

    “一定”

    尤文森离开会所准备回家时,尤文美突然打来电话让他过去一趟,有事要找他商量,他知道她要跟自己商量什么事情,正好,他也有话要跟她,择日不如撞日,他今天要把话一次性清楚,调转车头往大姐家驶去。

    “大姐我来了”

    尤文森故作轻松的走进了客厅,并面带笑容的坐在了大姐的身边。

    尤文美坐直身子,直接了当的质问道“你还没有和那个女人分手吗”

    “大姐,我已经和梦琪结了婚,你以后就不要再费尽心思给我找对象了。”这次陶梦琪被绑架,让尤文森彻底下定了跟大姐摊牌的决心,他不能再拿她的安全开玩笑了,昨晚的事情让他很害怕,他是真的怕了,怕自己一个不心失去她。

    尤文美美目圆瞪,仿佛坐在自己身边的不是自己的弟弟,而是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你居然不听的话跟那个丫头结了婚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做姐姐的了”

    她真的好伤心,自己用心对待的弟弟,却这样残忍的对自己。

    尤文森端起茶杯,喝了几口水,压了压自己的情绪,“大姐你永远都是我最敬爱的大姐,梦琪是我这一辈子最爱的女人,所以我请你成全我和她,我会和我儿子感激你的。”

    “你儿子”尤文美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梦琪她怀孕了。”想到再过几个月自己就要当爸爸了,尤文森别提有多开心了,脸上不自觉的染上了笑意。

    尤文森今天的话犹如一个又一个霹雳,重重的霹向了尤文美,如果不是她的承受力够强,她可能已经被惊得晕倒在地上了。

    “你娶了梦琪,那雨晴怎么办”尤文美还不知道秦雨晴找人绑架陶梦琪的事情,还想着要撮合弟弟和秦雨晴。

    “不要再跟我提那个恶毒的女人。”

    尤文森脸上覆上一层厚厚的寒冰,眼里放射出狠绝的光芒,尤文美第一次见这样可怕的弟弟,她心中很疑惑,不知道秦雨晴做了什么事情让自己的弟弟这么愤怒。

    “她”

    “她现在公安局里你以后别再提她了,我以后不想再听到她的名字。”尤文森抢了尤文美的话,他不想再听到秦雨晴那个名字,更不想再听到关于她的一切事情,他厌恶极了那个女人。

    见弟弟如此仇恨那个秦雨晴,尤文美也不敢再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担心把他们姐弟之间的关系闹僵,那样可就得不偿失了。

    “你真的爱那个丫头”尤文美不死心的问道。

    尤文森肯定以及坚定的点点头“她是我这一辈子唯一认定的女人,大姐梦琪她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女孩儿,你跟她接触时间久了就会喜欢上她的。”

    他自己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嘛,从刚开始的不喜欢,到后来的深爱,他深有体会。

    那次绑架事情过后,为了保护好陶梦琪,尤文森把她接到了军区大院的那栋房子,李嫂依然跟着来照顾他们。

    绿树成荫,空气清新,关键是没有城市的喧嚣,周围宁静安详。

    陶梦琪好喜欢现在这个家,满心欢喜挽住尤文森的胳膊,“文森,我们以后真的要住在这里吗”

    “你喜欢这里吗”她脸上的表情已经明了一切,可他还是想听她亲口出来。

    “太喜欢了我想永远住在这里。”她撒娇的戳了戳他的手臂,“可以吗”

    “这里是我们的家,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尤文森张开双臂将陶梦琪圈进怀中,“你是这个家唯一的女主人,你有绝对的主导权,我以后也归你管”

    “你归我管”陶梦琪疑惑的眨眨眼晴。

    尤文森抬手捏捏她白里透红的脸颊,“你不想管我吗”

    “我怕我管不了你。”她得绝对是心里话,他的霸道和强势她是领教过的,她可拗不过他。

    “你的话就是命令,我以后绝对服从”尤文森举手跟陶梦琪做保证,“我向你保证你的话在我面前一不二。”

    “你得都是真的”

    “百分之百是真的,我发誓”

    “你现在反悔也来不及了”陶梦琪狡黠一笑,从兜里掏出手机晃了晃,“你刚才对我的话,我已经全部录了下来。”

    “淘气的老婆”尤文森揉了揉陶梦琪的头发,宠溺的笑笑“只要你开心,一切随你”

    “老公,你真好”陶护士踮起脚尖亲了一下军长大人,以表达自己感动的心情。

    尤文森已经被禁欲了好久,陶梦琪一个很随意的亲吻就撩起了他浓浓的性趣,低头贴近她的耳边低语道“现在我带你去看我们的私密空间,保你满意”

    “啊”

    陶梦琪还没有来得及出自己的意见,尤文森就拦腰抱起了她,并抬步往二楼走去。

    知他莫若她,她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熊熊燃烧的欲火。

    唉这些天也真够难为欲火旺盛的他了。

    自从知道陶梦琪怀孕以后,尤文森就从上查有关孕期的知识,他得知怀孕前三个月和后三月是孕妇的非常时期,他靠自己的坚强意志硬忍了三个月,今天是她怀孕三个月的日子,他也特地选择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搬来这里,一是为了给她惊喜,二是为了他们能好好恩爱一番。

    “梦儿,这些日子你让我好想。”

    刚走进房间,他就迫不及待的吻住了她,她相信他不会伤到自已和肚子里的孩子,于是闭上眼睛很放心的把自己交给了他。

    这一生,她心甘情愿的把自己交给他,她也坚信他会疼她,爱她,宠她,实现他对她的承诺。

    这一辈子,他都会好好呵护她,不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他更要用心爱她,为她撑起一片幸福快乐的天空。关注 ”songshu5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