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5】远房表妹
    陶梦琪泡了热水澡出来后,刚想要上床美美的睡一觉,肚子这时候却咕咕的向她提出了抗议,困极了的她只好下楼来找吃的,没想到却看见尤文森和一个女人在客厅里聊天,她还没来得及仔细看那个女人一眼,就看聊天的男人已经朝自己走了过来。睍莼璩晓

    “头发这么湿,怎么不吹干就跑出来了不怕感冒呀”责备的话语里夹杂着浓浓的关切。

    “这么热的天怎么可能感冒”陶梦琪偷偷指了指客厅的方向,低声问道“有客人啊”她想知道那个女人是谁,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不离开

    尤文森扭头看了一眼客厅里的林蕾,“一个远房的表妹,她可能要在咱们家住几天了。”

    咱们家

    陶梦琪好喜欢这个词语,灿烂的花朵瞬间在她那俊俏的脸上绽放,亲昵的挽住了尤文森的胳膊,“那我是不是该过去跟她打个招呼”

    既然是他的表妹,那也就是她的表妹,打个招呼那是最起码的礼节。

    “是”尤文森轻轻拍了拍那张如花的笑脸,她主动亲昵的行为让他心花怒放。

    林蕾目不转晴的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男女,女人脸上的笑容让她嫉妒又愤恨,男人脸上的宠溺让她霞惊又向往。

    这个女人究竟是谁为什么这么晚了会穿着睡衣从楼上下来而且冰山一样的他会表现的那么热情如火,这可是自从姐姐死后她第一次见他这样对一个女人。

    原来他还会笑,自从姐姐死后,他就变成了千年寒冰,对任何女人都是冷冰冰的,就连对她也是极其冷漠和疏离的,她一直以为他很难再融化,没想到眼前这个女人

    “蕾,我来给你介绍一下”

    尤文森的话拉回了走神的林蕾,回过神来后的她才发现那对让自己嫉恨向往的男女已经走到了自己的面前,她以最快的速度整理好自己纷乱的思锗,然后缓缓的起身,心中虽然很不开心,但是她却笑脸相迎,她不想让眼前这个女人看到自己的挫败。

    “文森哥这位是”

    林蕾上下打量了一下陶梦琪,不知道是自己对这个女人有成见,还是这个女人身就不咋地,反正她就是觉得这个女人配不上她心目中的男神。

    尤文森抬手揽住身旁的女人,介绍道“陶梦琪,我的老婆。”

    “你的老婆”林蕾美丽的双眸瞪得像铜铃,她做梦也没想到陶梦琪会是尤文森的老婆,先前她一直以为这个女人顶多是他在意的女人,她从来没有往老婆这方面想,这个消息对她来太震憾了,绝对不亚于世界末日带给她的震憾。

    见此情景,陶梦琪用手肘顶了一下尤文森,“瞧你干得好事,看表妹都被你惊成什么样子了。”

    她自己都还在震惊中,不用别人了。

    表妹

    林蕾疑惑的看向尤文森,从他投过来的目光中,她什么都明白了,他只把她当成了妹妹,而且还是关系比较疏远的表妹,她的心突然被什么东西重重的砸了一下,痛的她拧了一下眉头。

    尤文森看到了林蕾情绪的变化,为了彻底打消她内心的想法,他故意大声提醒道“蕾,梦儿是你的表嫂,你以后可别对她没大没的。”

    林蕾喜欢自己,尤文森是知道的,但是他对她只有妹妹的感情,其它的他想都没有想过,他也不会给她任何机会,不是因为她是林芸的妹妹,而是因为她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从刚才他就一直在提醒她,她只是他的一个表妹,她真的是他表妹吗

    林蕾痛苦的闭了一下眼睛,悠悠的开了口“我不会跟表嫂没大没的。”

    表嫂咬得极重,似乎要将表嫂咬碎才能解了她的心头之恨。

    “老婆,你下楼是来找我吗”林蕾没有戳穿自己的谎言,尤文森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陶梦琪扭头白了他一眼,“你臭美我是因为肚子饿,下楼来找东西吃得。”

    “我也饿了。”

    尤文森一双幽黑双眸紧紧盯着怀里的人,刚刚沐浴过的她如出水芙蓉,淡淡的馨香扑面而来,惹得他心痒难耐,如果不是有外人在,他早就饿虎扑食了

    陶梦琪以为他是真的饿了,柔声道“我这就去给你弄吃的。”目光一转,又问在一旁的林蕾,“蕾,你要吃吗”

    蕾她有什么资格叫自己蕾她既不是自己家里的亲人,又不晨自己的朋友,而且她看起来比自己。

    林蕾很想大喊一句不要叫我蕾,因为你不配可是她知道,如果她真的那么喊了,她的文森哥肯定会生气的,她不能冒这个险,她还想呆在这里追求他的。

    “我不吃”林蕾压下心中的火,强装笑颜摇了摇头。

    “那我先闪了,你们聊。”陶梦琪脱出尤文森的怀抱,转身走出客厅去了厨房。

    见陶梦琪走进了厨房,林蕾才把心中的疑问抖了出来“文森哥你什么时候结的婚”

    上次见面她还没听他结了婚,今天怎么突然就多出一个老婆来难道他是在骗她可刚刚他那严肃的表情完全不像是在谎。

    “我和梦儿今天刚刚领了证。”

    尤文森没有打算将这件事情隐瞒任何人,尤其是对自己有想法的女人,他就更没有必要隐瞒这件事情。

    “今天刚领了证”

    看来她晚来了一步,林蕾懊恼的咬了咬自己樱色的双唇,她怎么会这么傻上次都无意听到了他和一个女人肉麻的谈话,却没有引起她的重视,还想他不会那么轻易忘记她的姐姐。

    照今天的情形看来,他不仅忘了她的姐姐,而且他已经从痛苦中彻底走了出来,甚至他冰封了很久的心已经被那个叫陶梦琪的女人给融化了。

    她要放弃吗不能她坚决不要放弃,她爱了他这么多年,她不甘心就这样放弃,她坚信,他一定会是她的。福利 ”hongcha8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