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7】你在骗我
    “我爸在那里戒毒。睍莼璩晓”

    陶梦琪的话犹如一记春雷在尤文美的头顶炸开,她来还想着,如果这个丫头的家境殷实,她不介意弟弟娶了这个丫头,可是结果却令她很失望。

    “丫头我回来了。”

    突然传来尤文森的喊声,尤文美和陶梦琪下意识地往门口望去,陶梦琪以为是自己太过紧张出现了幻觉,她用力眨了眨眼睛,他依然在她眼前,而且已经走了过来。

    “大姐,你怎么来了”尤文森在陶梦琪身旁坐了下来,他是接到李嫂的电话后赶回来的,他担心她受到伤害,顾不上考虑自己会不会被那帮朋友发难,他掉转车头就赶了回来,还好他回来的及时。

    见弟弟如此紧张那个丫头,尤文美心中为之一震,但表面上却没有任何变化,“怎么我不能来吗”语气中透着浓浓的不满。

    “我这里随时欢迎大姐来。”尤文森脸上尽是痞痞的笑,背在身后的手偷偷握住了陶梦琪的手,稍稍用力握了两下,示意紧张的她放松点。

    陶梦琪冲尤文森笑了笑,无声对他道“我没事。”

    “你又去哪儿混去了”尤文美心中有气,口气很不善。

    “一个朋友的孩子过周岁,我去凑了会儿热闹。”

    “人家孩子都周岁了,你什么时候能娶个老婆回家”尤文森的婚姻大事是尤文美最焦心的事情,她每天都在悠着为他找合适的对象,希望早点为他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老婆,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却依然还单着。

    “老婆肯定会有的,孩子也一定会有的,你就安心等着当大姑妈吧。”尤文森一副胸有成足的模样,好像心中已经有了目标一样。

    尤文美却不以为然的泼冷水“就你现在这个游戏人间的样子,我能安心吗”

    “大姐,我以后再也不会游戏人间了,我跟你保证。”他明明是在跟自己的大姐做保证,怎么看起来更像是在对身旁静默的丫头做着承诺。

    “你拿什么跟我保证”尤文美指了指陶梦琪,质问道“就拿这个瘾君子的女儿跟我保证吗”

    “大姐你话别太过分。”尤文森刚认识陶梦琪时,他就详细调查过她的资料,她父母的现状他很清楚,他不想她因为她父母的事情而受到伤害。

    尤文美震了一下,她做梦也没有想到,一向尊重自己的弟弟会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顶撞她,她还真是瞧了眼前这个女人。

    “要想不让我话过分,你就不要做那些过分的事情。”

    尤文美两只喷火的眼睛紧紧盯着被尤文森护在身旁的陶梦琪,她恨不能将这个丫头烧成灰烬。

    “大姐教训的是,我以后一定好好做事。”尤文森往前面挪了挪身体,用自己健硕的躯体为陶梦琪阻挡那逼人的目光。

    还真是护得紧呢

    尤文美敛去脸上的所有神色,面无表情的对陶梦琪道“陶姐,我不管你是为了什么而答应我弟弟来演今天这场戏,但是我警告你,你最好别对他有非分之想。”

    她弟弟是何等的尊贵人物,岂能和这么一个家境复杂的女人混在一起。

    尤文森知道大姐是在故意歪屈自己和陶梦琪的关系,他佯装没有识破,顺着她的话茬接了去“大姐,琪是我的女朋友,她不是我找来的临时演员。”

    “你她是你的女朋友”尤文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刚才一直以为自己的弟弟只是跟这个丫头玩玩的,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弟弟会那么认真。

    尤文森点点头,坚定不移的开了口“是的,琪是我的女朋友。”

    “这怎么可能我不相信这个丫头会是你的女朋友,我不信一定是你在骗我。”尤文美打心里不愿意接受陶梦琪是尤文森女朋友的这个现实。

    “大姐,琪是我的女朋友,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她都是我的女朋友。”尤文森紧了紧陶梦琪的手,他要让她知道自己对她的心意。

    见自己弟弟的态度认真而坚决,尤文美再也淡定不了了,她有些激动的大声道“我不同意你跟这个女人交往,如果你跟她交往,你就别认我这个大姐。”

    “大姐”尤文森重重的叫了一声,“我怎么可能不你这个姐姐,你永远是我的大姐。”

    如果没有大姐全心的付出,也不可能有今天的他,到什么时候他也忘不掉。

    尤文美心中并没有因为尤文森的话而放轻松,反而还变得更加沉重,闷闷的叹了一口气“既然你认我这个大姐,那你就和这个女人分手,晚上去相亲。”

    “我不会和她分手,更不会去相什么亲。”尤文森一口回绝了大姐的无理要求。

    “什么你不和她分手你太让我失望了”

    尤文美气得差点背过气,尤文森在她的心中是最完美,她认为只有最完美的女人才配得上他,像陶梦琪这种家庭的女人,连给他当保姆她都嫌丢脸。

    尤文森没有理会大姐的话,而是回头看向被自己护在身后的陶梦琪,“你回房间换身漂亮的衣服,呆会儿我带你去个地方。”

    陶梦琪心中清楚,这是尤文森故意支开自己而找的借口,她没有任何犹豫,起身对尤文美打了一声招呼离开了客厅。

    直到看着陶梦琪的身影消失在了二楼的楼梯口,尤文森才收回目光转向尤文美,“大姐,琪她已经很可怜了,你以后能不对她那样的话吗”

    爸爸吸毒入狱,妈妈弃她而去,这样悲情的状况对她的打击一定很大,不然她也不会去酒吧借酒浇愁,还好那天遇上的是他,不然后果很有可能会很糟糕。

    “你是可怜她才和她在一起的,如果是这样我就可以放心了。”尤文美误解了尤文森的意思,如果真是那样,那她就没有必要在这里强逼他,如果是他是在骗她,那她也没有必要在这里对他施压,因为让那个丫头离开才是她目前最应该做的事情。

    “我先走了,你好好想想。”她拍了拍他的肩膀,起身离开了。

    “我不是在可怜她。”尤文森喊出的话被尤文美重重的关在了门里。快来看 ”xinwu”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