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4】在外面瞎晃悠什么
    陶梦琪再一次拨通了尤文森的电话,电话响了几声后被人接了起来,可是电话里传来的声音,让她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睍莼璩晓

    “呼呼什么事”尤文森粗喘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话语里带着浓浓的色彩,她很清楚的感觉到了。

    他粗喘的声音,她并不陌生,而且还很熟悉。

    陶梦琪愣了愣神,随即问道“文森,你现在在哪呢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家”

    他粗喘的声音频频传来,她的心憋闷异常,但是她并没有生气的质问他,而是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很平静很平静的发出了声音。

    “亲爱的,谁的电话”又是刚才那个女人的声音,只不过现在的声音比刚才听起来妩媚多了,而且还夹杂着浓浓的欢爱色彩,甚至是深深地不高兴。

    亲爱的亲爱的那个女人叫他亲爱的

    陶梦琪的耳朵听得是真真切切,清清楚楚,她的心猛然抽痛了一下,打电话之前,她还以为只是她误会了他,没想到他真的在外面鬼混,而且还一点也不避讳她,他会不会太过分了点他把她置于了何种位置

    可是尤文森接下来的话语,让陶梦琪更是心痛不已,甚至那种痛很快蔓延到了她的全身。

    “一个被我甩了的女人,好烦不理她,我们继续”电话挂断前,传来他们暧昧的调笑声,听在陶梦琪的耳朵里要多刺耳有多刺耳。

    一个被我甩了的女人,好烦不理她,我们继续

    被甩了的女人他她是被他甩了的女人

    陶梦琪握在手里的电话啪的一下掉在了地上,早上他还对她温柔有加,怎么到了晚上她就成了被他甩掉的女人,而且还她好烦不想理她。

    他怎么可以这么残忍的对她她可是被他硬逼着做他女人的,他怎么可以不要她就不要她了她现在还能完完全全回到从前吗她不仅把身体给了他,而且心好像也早已被他掠去,可是他却这么狠心的对她,他还有没有一点的良心了

    陶梦琪的头好痛,可是她一点也感觉不到痛,因为她的心比头要痛千倍百倍,甚至万倍,而且这种痛还有蔓延的趋势,正在快速侵蚀她的四肢百骸。

    她好后悔,后悔自己没有把持住自己的心和身,让自己陷入了痛苦的情之中。

    不不不她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她不能让自己变成满含怨气的怨妇,每天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卿卿我我,自己痛苦万分,但却又无能为力,她不要变成那种整天等着男人来爱的女人,那样的生活想想她都觉得受不了,更别让她尝试了。

    陶梦琪把心一横,慌乱的起身回了房间,胡乱的收拾好自己并不多的行礼后,快速离开了这个让她又爱又恨的大房子。

    凌晨两点,天还很黑,人们都正沉浸甜甜的睡梦之中,区里一个人也没有,幽静的让人有些发怵。

    从来没有单独走过夜路的陶梦琪有些害怕,她把行礼包紧紧的搂进怀里给自己增加胆量,脚下的步子不自觉的加快了很多,好像身后有大灰狼在追她一样,她一边走还一边往身后看,不往后看到还好点,她越往后看越觉得身后好像有个黑影在一直跟着她,她吓得掉头就往前跑去,再也不敢回头往后看。

    因为这里地处郊区,现在又是凌晨两点,而这里又是名声在外的富人区,这里每家每户都有车,有的家户甚至人手一辆,出租车很少光顾这里,因为他们知道来了也是白费汽油。

    陶梦琪在区门外的路口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有一辆出租车经过,她天生就是个路痴,根就不认识路,在这没有太阳的深更半夜,心里无比恐惧的她就更辨不清东南西北了,她连回市区的方向都不知道在哪一边。

    她该往哪边走才对而她现在深更半夜的又能去哪里

    回家,那是自寻死路,如果那家能呆得住,她现在就不会出现在这没有人的街头。就算她回去了,疼爱她的爸爸又不在,而对她漠不关心的妈妈也不在,她会被他强拉硬拽回来的,先前发生的事情就是最有力的证明。

    去找自己的好姐妹苗可可,那也是没有可能的事情,自从自己搬到这里以后,她就搬回了家里,而她一大家子人住在不足四十平米的房子里,自己不能去给她添麻烦,更何况自己也很久没有和她联系了,不知道她会不会怪自己没有义气,撇下她离开了她们充满友情的窝。

    陶梦琪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拍自己的脑门,她怎么把温怡给忘了,她可以去她那里呀,她也正好住在这一块,虽然她们认识不是很久,但是她们在不多的几次的相处中,已经成了很谈得来的朋友。

    陶梦琪兴奋的拿出电话打给温怡,可是结果让她很失望,温怡的电话关机了,她又连续拨了几次,结果依然如此,她彻底绝望了,自己连个合适的住处也找不到。

    老天这是要亡她呀

    陶梦琪伤心的仰望了一下深蓝色的天空,她觉得自己就像天空的云彩一样,飘忽不定,随风移动,没有一个可以让她安身的地方,在偌大的空间里飘来荡去,无依无靠。

    走投无路的她决定回医院的值班室去凑合一晚,住的地方解决了,她现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找到回去的路,没有车她可以靠两条腿走回医院去,那也比呆在这黑漆漆的大街上要好得多。

    陶梦琪转身走到区值班室,她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打扰一下正在打盹的值班保安,抬手轻轻敲了敲值班室的玻璃。

    不知道是因为值班保安睡得太沉,还是她敲的太轻,总之半天保安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大晚上的不在家里呆着,在外面瞎晃悠什么”尤文森的声音突然冷冷的从身后传来,陶梦琪的身体猛地一僵,搂在怀里的行李包掉在了。快来看 ”xinwu”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