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深夜探测仪 第五十章 情况不妙
    看到凌蜡离去,凌月想到了黑无常,不知道那家伙怎么样了,有没有事,凌月有些担心。

    之前的事依旧细思极恐。

    虽然周雪的事解决了,可噬魂种压根没头绪,这也不应该是他考虑的,毕竟自己只是小虾米,操这些心干嘛。

    凌月摇了摇头不再多想。

    凌蜡虽然三魂七魄不全,无法靠近人身,但以魂入梦的能力还是有的,凌月让凌蜡去吓吓他们。

    虽说人冥两界分离,魂不可扰乱人间秩序,但入梦这种小把戏还是被允许的,最多让人精神萎靡,不会造成什么伤害。

    凌山村豪华别墅中,二层靠西的位置,一间宛如星空般的房间,席地铺着碧蓝的地板,好似碧水蓝天,遨游星空一般。

    软若绒毛的床上,一妖艳性感的女子身穿杜蕾斯,瞪眼看着身旁的凌军,满脸怒火。

    此时凌军已经满足的睡去。

    “没用的三秒男,你就不能争点气吗?”她气的狠狠踢了凌军一脚。

    “别闹。”凌军裹着被褥,嘴里说着梦话,摆了摆手,翻了个身。

    “玛德,要不是你儿子在医院跟死狗一样,会受这委屈?”性感女子直接躺下,一想到凌天霸,不由双眼红光,随即叹了口气,喃喃自语,接着自己上下有频率的动了起来。

    “呼~”

    “怎么回事?”正到g点的时候,性感女人突然浑身发冷,整个房间瞬间变的阴气森森。

    “之前到g点的时候不是这感觉啊?难道被气的?”性感女人有些疑惑,很快瘫软了下来,昏昏睡去。

    一旁的凌军原本睡的很香,一脸的满足,突然身体颤抖。

    梦里,他躺在满是钱的屋里,一旁十几个穿着暴露,让人喷血的女人围绕着他。

    突然,所有的金钱全部长满了眼睛,绿幽幽的盯着他。

    原本洋溢在温柔乡的凌军,瞬间睁大眼睛,变的无比惊恐。

    周围十几个性感女人此时再看,却是长满獠牙的厉鬼,恐怖阴森,同时在其身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小眼睛,无比渗人。

    凌军脸色发白,同时呕吐。

    原本奢华的房间也在此时变的如阴曹地府般,恐怖如斯。

    虽是做梦,但恐惧没有减少丝毫,这如同身临其境。

    “欺师灭祖的凌军,你可知罪?”阴森森的雾气之中,凌蜡变的如判官一般,让鬼恐惧,更别说人了,他那双绿幽幽的眼睛盯着凌军,四周长满眼睛的钱瞬间飘散在空中,使得凌军浑身发麻。

    “我没罪,我没罪,你们是谁,你别过来。”凌军颤抖的坐在地上,浑身发软,他宛若疯子一般不停摇头。

    此时四周更加阴森,凌军身旁瞬间出现十几只厉鬼,各式各样。

    一只在挖他的眼睛,一只在吃他的脚趾,一只在吃他的手指,剩下的口水直接流在凌军的身上。

    “不~不~”凌军嘶吼,可是他挣脱不了,这群厉鬼力气太大了。

    他疼痛,深入骨髓,他想喊出声,可是声带被咬断了,他多次想直接昏迷或者死亡,可他的意识却无比清醒。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做坏事了。”凌军就是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你还知道错,你知道你错在哪了吗?”就算不发声,凌蜡也看出他想说什么,面色威严的盯着他,四周刺骨的寒冷,宛若冰霜地狱。

    “我......”凌军说不出来。

    他看着自己渐渐身体逐渐被吞食,心里胆寒,极致的恐惧,他已经彻底崩溃,原本清晰的意识也变的模糊。

    ......

    “不~”凌军撕裂的大吼一声,瞬间从床上坐起,身体已被汗水打湿,脸上的惊恐依旧残存,他喘息着。

    “原来只是梦。”他依旧心有余悸,这也太真实了,他有点分不清哪个是梦哪个是现实了。

    “要死啊,大半夜的喊什么喊,不睡觉啊?”性感女人被凌军这一声直接惊醒,窗外,虫鸣声更加吵闹,本就不爽的她,直接掐了一下凌军。

    凌军没有丝毫反应,眼神有些呆滞。

    “喂~”性感女人推了推凌军,这时他才缓过神来。

    “没事,刚才做了个噩梦,吓死我了。”凌军看向性感女人,笑了笑,立即抱在了怀中,在她那鹅蛋般的脸颊上亲了一口,他真怕这脸上突然出现一只眼睛。

    ......

    “哈哈哈,以后每天吓他一次。”院墙内,依旧练习拳法的凌月,听凌蜡说完,顿时大笑。

    仙梨已经被他吃了两个,此时的他已到聚气五段,他浑身细胞都在跳动,无比舒爽,同时天雷术和闪电术没有落下,已经初窥门径,快达到小成的境界,火焱术他有了点头绪,就是土遁术和风行术依旧毫无头绪。

    仙梨的种子经过再次长了不少,已经有一指长了,这简直就是神速,凌月都快惊呆了。

    “不行,我的魂力不足,几百年了,我的魂力已经快消散殆尽,最多只能进入他梦境一次了。”凌蜡摇了摇头,有些无奈。

    凌月点了点头,他明白这种方法不是长久之计,毕竟是梦境,就算当时有多害怕,醒来一泡尿就忘了。

    还是要想想其他办法啊。

    现如今的他还真没有好办法,说认识人吧,也就唐国平还有那几个队长,自己就算再强一个人的力量也是渺小的。

    下次有可能村支书直接带警察过来,那就有点麻烦了。

    凌月想过,这些人找来这么多人都打不过自己,自然不会傻到再来送人头,必然想办法弄一些罪证直接让警局的人将他带走。

    村支书的这手段村里基本都清楚。

    如果反抗,那就是抗拒执法,罪加一等,真的很头疼。

    他想了很久,才下定决心,还是找唐国平,看他有没有办法,毕竟村里的毒瘤,真不算小事。

    一方恶霸,对一方影响很大,之前自己陷入了偏执之中,自己还真把自己当根蒜了,以为自己就能解决?感觉事情不大,只是之前没对自己的利益有直接影响,宁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再一想想。

    如果凌山村这十几年来一直有个好领导,说不准发展成了旅游圣地,村子发展起来了,老爸老妈就不用出去打工了,就是成为小小的富二代也有可能。

    再说自己打伤十几人,这件事真的很大,可能过几天就会有人来请他喝茶,到时候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使不出来。

    之前自己家还会来玩呢,现在看到自己躲都来不及,凌月也不怪他们。

    凌月拨通了唐国平的电话,将这里的事简单说了一遍,那头沉默许久,最后点头答应了下来。

    这下凌月才松了口气。

    唐国平之前无论怎么,但他的为人凌月还是信的过的,尤其对这些**分子更是痛恨。

    “开门~开门~”凌月刚打完电话,大门顿时被敲响,来人很用力,就差踹门了。

    凌月脸色一遍,来的还真快啊。

    他走了过去,一开门,顿时冲进十几名警察,瞬间将他拿下。

    “就是他,打伤十几人,简直目无王法,肆无忌惮。”接着村支书徐潭走了进来,指着凌月,对一个身穿警服的中年胖子说道。

    “这样的毒瘤给我带回去。”根本不容凌月开口,直接将凌月铐了起来,凌月身体微动,立即警棍抽了过来,痛的凌月脸色涨红。

    “还想抗拒执法?罪加一等。”中年胖子一脚踹在凌月肚子上,低下头拍了拍他脸,冷冷一笑,“也不怎样吗?”

    好一会凌月才缓过气来。

    他没有反抗,冷冷的盯着胖子。他如果想反抗,这几人在冲进来的瞬间就会被他放倒,他知道如果反抗迎来的可能就是子弹,他们有一万种理由可以为这颗子弹写报告。

    “不服气是吧?”警服胖子看到凌月眼神,瞬间来了兴趣,“不服气我打到你服气。”

    警服胖子瞬间一巴掌打在凌月脸上,这种羞辱差点让凌月爆发。

    “呵呵,我以为有多大出息呢?你再看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睛挖了?”警服胖子肆无忌惮,显然知道凌月没有背景,再说了上头的指示,让他一切听徐潭的,对这样一个小村庄里长大的小子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凌月这小子有点麻烦了。”

    “是啊,可惜了~”

    “惹谁不好非要惹村长。”

    “自以为是的家伙,真是活该。”

    “这下有好戏看喽,我打赌,最少五年。”

    “不,是十年。”

    ......

    这里的动静惊动了四周的村民,议论纷纷,有幸灾乐祸的,有痛惜的,还有村支书等人的不一而足。

    “凌月,同时凌山村的人,你为何下的去手?我虽然不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但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如同我的家人一般。

    而你不仅不知道感恩,还打伤这么多人,连你的长辈都打,这就是你出去后学的本事吗?我们要走正道,希望你能明白,有些事做错了是无法原谅的,你已经成人了。”徐潭走了过来,看着凌月,一脸痛惜,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摇了摇头,“你好歹也是大学生,有些道理你应该懂,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你好自为之。”

    看到徐潭这样,不了解情况的人还真以为他是多好的老人,凌月是十恶不赦的人呢。凌月一脸厌恶的看着徐潭,‘啪唧~’一口浓痰吐在他脸上,”滚一边去,恶心的老东西。”

    “当着我的面还敢这么嚣张?”警服胖子一巴掌扇在凌月脸上,嘴角都溢出了一丝血迹,可见力气多大。

    凌月身体刚想动,旁边的警察立即将他压住。

    凌月看着眼前的胖子,突然笑了出来。

    “死到临头还有心情笑。”警服胖子还想动手,立即被徐潭拦了下来,他摇了摇头,拿出口袋种的手帕,轻轻的将脸上的浓痰擦干净,神情没有丝毫波动,嘴角微动。

    “差不多行了。”

    凌月看到徐潭这样,真想上去给他一刀。

    “还是徐书记仁义,凌山村有你真是好福气,既然如此,那我就把他带回去了。”警服胖子点了点头,根本不正眼看凌月,随即跟在徐潭身后走出大门,一挥手。

    “收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