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咏春
    咏春虽说招式多变,但万变不离其宗,主要还是速度和力量。

    凌月有速度和力量但不会灵活运用,咏春拳作为施展的载体,可以将凌月身体的潜能最大可能的爆发出来。

    “不愧是古武,如果练到极致,不仅实战能力强,就是打斗也很帅气。”凌月暗暗点头。

    基础道法里的咏春是本源拳法,很多招式还有保留,更多的还是杀人技。

    三天的时间,凌月就将咏春练的虎虎生威,根本不像初学者,更像习武二十年的大师。

    期间,凌月对引气诀和捉鬼术的修炼也没有落下。

    捉鬼术里有多种技能,除了五雷轰顶和收服电梯女鬼用的阴阳手,最基础的也最适合凌月现在修炼的就是五行术。

    五行术包括风火雷电土。

    风就是风行术,火就是火焱术,雷就是天雷术,电就是闪电术,土则是土遁术。

    五行术相生相克。

    其中天雷术和和闪电术与五雷轰顶相似,不同的是,五雷轰顶只是简单的使用,而天雷术与闪电术则是再其基础上强化了其中一种属性的能力,使用出来威力更大。

    五行术修炼到至高境界,就是对付鬼将也是轻而易举。

    看到这,他越发认识到张天师的恐怖,不愧是降魔祖师。

    五行术修炼很难,其中天雷术和闪电术对凌月来说比较容易上手,火焱术要花费好些功夫,但风行术和土遁术他现在根本不知道从哪里入手。

    据五行术介绍,修炼风行术,首先要感受风,置身在风中,自己就是风,随风而动。

    自己好歹也有一百多斤,随风而动,见鬼去。

    土遁术对凌月来说,依旧扯淡。

    将自身与土融为一体,然后利用土的挤压,让自己能从土中穿行,就好似鱼在水中游动是一个道理

    对这两种术法凌月根本不考虑。

    他首先研究的就是天雷术和闪电术。

    看过之后,他开始震惊,天雷术居然可以引用九天神雷灭杀一切阴魂。

    凌月有些兴奋。

    两种术法凌月很快就上手了。

    果然洗髓果,不仅可以提高身体资质,也使得大脑更加聪慧。

    小虾米:“各位上仙,蟠桃交易否?”

    趁休息之余,凌月拿出手机,打开‘降妖除魔’聊天群,发了条信息。

    在知道这里都是大佬的时候,凌月就把自己的网名改成了小虾米,不然降魔大神,这名头太大了,他怕招雷劈。

    群里寂静了半响。

    哪吒:“@小虾米你可真敢想,你知道蟠桃控制的有多严格吗?”

    小虾米:“哪吒兄弟,怎么说?”

    凌月知道哪吒人虽小,可心智最起码有几万年了,虽然喊兄弟不妥,但他还是觉得兄弟喊的亲。

    哪吒:“蟠桃每九千年就结那几个果子,天上神仙数不胜数,根本不够分的。”

    果然哪吒没有生气。

    “每次蟠桃盛会,王母都会邀请众仙参加,但能吃上蟠桃的都是天仙以上的仙人,就是我也只能吃一颗中等的蟠桃。还必须当场吃掉,不允许私留交易,如果被发现私下交易不仅取消以后蟠桃盛会的资格,就是仙籍都不保了,你还是别想了。”

    哪吒还是耐心的解释。

    张天师:“蟠桃虽好,但你境界太低,吃了也不见得好,如今的仙界除了蟠桃园,其他地方仙气几乎干枯,就是一些果子也没了仙气滋养,变成了普通凡果,等下我给你摘几个,对你应该会有点好处。”

    小虾米:“谢谢张天师。”

    张天师:“别谢的太早,就是凡果也不是白吃的。”后面一连串阴险的笑容。

    小虾米:“没关系,什么事你尽管说。”

    张天师:“等我想好再说。”

    ......

    关上手机,凌月松了口气,虽然是凡果,那也是仙界里长的,他真的很期待。

    不过这也是急不来的。

    凌月走出来,看着这蓝天白云,青山碧水之地,心中的郁气也吐了出来。

    他爷爷奶奶也被他几番相劝之下,送到了他姑姑那住几天,如今家里只有他一人,清静淡雅。

    “凌哥,就是这小子。”正享受着片刻宁静,一声不和谐响起,打破了凌月的思绪。

    他皱了皱眉头看了过去。

    只见一行人簇拥着凌军向凌月家走来。

    “哟,我们村的大学生回来了?怎么不打声招呼,我也好准备一下,巴结一下我们村唯一的大学生啊。”凌月把玩着阴阳珠,一身壮硕的身体走出人群,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走近凌月,满脸戏谑。

    凌月看了眼凌军,嘴角扬起一丝笑容:“我可不敢和下半生待在监狱里的人吃饭。”

    “你~”凌军脸色一僵,随即变冷,“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看你才是得寸进尺,政府拨了多少钱你心里应该清楚吧?你如果拆了此处能赔一百万,我们也不会说什么,怪就怪你太贪心。”凌月冷冰冰的看着凌军,气势丝毫不弱,他指了指祖坟处,随即说道,“你说我们家对你怎么样?小时候是谁没事就跑我们家舔着脸蹭吃蹭喝?我爷爷奶奶把你当亲儿子养,你就这么报答他的?”

    凌月越说越愤怒。

    “是啊,真是狼心狗肺。”

    “自以为当了村长了不起了,早晚遭雷劈。”

    “嘘~别说了,小心被他听见。”

    ......

    此时,周围已聚集了人群,议论纷纷。

    凌月说完,凌军没有丝毫反应,他冷冷的扫了一眼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

    随即看向凌月,嘴角微微扬起。

    “本来看在是晚辈的份上,准备下手轻点的,现在看来不必了,来人给我把他的胳膊和腿卸下来。”凌军恶毒的看着凌月,随即大吼。

    “是~”

    “我觉得还是先把你的卸了。”

    说完,凌月瞬间冲向凌军。

    凌军年轻的时候进过军队,学过搏击格斗,正常三五人靠不了他身,所以他根本不担心。

    这次他失算了,他发现凌月的速度太快了,快到他根本反应不过来,不光光速度,当凌月握住他的手提起他的袖口时,他才知道这看起来瘦弱的青年力量是有多恐怖。

    他开始胆颤,眼神发狠,盯着凌月。

    “你们再靠近一步,你信不信我直接掐死他?”凌月没有理会凌军,反而看向他身后的一群人。

    这句话显然起作用了,他刚说完,那群人立即停了下来。

    “你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此时人群中走出一人,一米八的身高,很魁梧,面庞与凌军倒是有几分相似,此人正是凌军的大儿子凌天霸。

    这人的名字就和他为人一样,比他爹更张狂,村里同龄人没有不怕他的。

    同样此人身手也无比了得,据说曾经还拿过市散打冠军,就是世界散打王凌便都不愿招惹此人。

    他眼神冰冷,看着凌月,他根本不信凌月会敢对他爹怎样。

    “我都说了别靠近,你非不听,这是你儿子为你带来的灾难。”凌月摇了摇头,手掌瞬即掐住凌军的脖子,直接提了起来。

    接着一脚踢在凌军裆部,一巴掌扇向他脸上,‘啪唧’声音很脆。

    “这~”

    四周顿时安静了下来,周围的村民已经呆住了,同时很多人心里叫好,痛快无比,但不敢发声,因为怕报复。

    “啊~”凄厉的声音响彻四周,那种痛苦就是听声音都感同身受。

    凌月直接将凌军丢在了一遍,凌军蜷缩着身体,涨红的脸上不停的喘息,面庞近乎扭曲。

    “啊,你个狗杂种,给我弄死他。”凌天霸没想到凌月真敢动手,从小一起长大的两人,他对凌月性格很了解,胆小怕事还懦弱,他虽然不知道凌月从哪里学的本事,可性格很难改变,所以才有持无恐的走出来,没想到这杂种真敢动手,那一下近乎废了凌军的根部,这跟杀了他没有区别。

    凌军的声音都变了,他痛苦的看向凌月,眼神如恶毒,仇恨的看着凌月,嘶吼:“我要让他死,他全家都要死啊~不惜一切代价,弄死这狗杂种。”

    凌军身体颤抖的爬起,凌月瞥了他一眼,“看来你真想彻底废了?”

    凌军身体一抖,脸色瞬间涨红,也不愧是军人出身,意志力很强,很快站了起来,向一旁挪动。

    “我让你走了吗?”凌月侧脸,冷冷一笑,抬起脚,瞬间踢了过去,直接将凌军踢在了墙角处,被一股大力击中腹部,凌军立即痛昏过去。

    “小小的山村有这样一个败类,真是悲哀。”凌月摇了摇头。

    “你给我去死。”这时凌天霸带人冲了上来,他们手中都拿着砍刀,让人有种黑社会血拼的错觉。

    周围村民向四周退了很远,有的直接藏在家中,发起一阵惊呼。

    这时一人拿着砍刀首先冲了上来,凌月向后退了一步,瞬间一个侧踢,将此人手中的刀踢飞了出去,接着一个顶膝让此人直接趴了下来。

    凌月的力量有多大,他自己都不清楚,他估计那一下至少要断几根肋骨,可他已经管不了了,这一次来了二十多人,手中砍刀,铁棍,就是凌便来了也要趴下,果然有持无恐,凌月心里发冷,不过今天碰到的是他,好歹也是修道者,虽不能用法术,但对付这群人还是没有多大问题的。

    在此过程中,凌月尽量避免对方绕到他身后,他不停的侧踢回旋腿,顶膝,很快用上咏春拳法,宛若电影片段一般,看的众人发呆。

    片刻功夫二十多人倒下了一大半,凌月身上也被砍了几刀,不过是皮外伤,无大碍。

    “有点本事。”凌天霸背后冷汗直流,拉开距离,盯着凌月,“不过到此为止了。”

    他直接掏出一把手枪对着凌月,直接扳动,瞬间震耳声响起。

    “是......是枪,快跑啊。”

    “真......真枪。”

    “这......这些人是......是黑社会。”

    “呜呜~”

    “妈妈,我要找妈妈。”

    ......

    从凌天霸拿出手枪到释放的后,村民才反应过来,顿时四周惊恐,四周哭喊声响彻,慌乱逃走。

    在凌天霸拿出手枪的瞬间,一种死亡的恐惧感直接笼罩在凌月四周,他全身汗毛炸起,引气诀疯狂转动,想都不想,瞬间向一旁翻滚,接着他原本的位置扬起灰尘。

    “躲的了一枪,还能躲开第二枪吗?”凌天霸恢复了自信,冷笑连连。

    “你知不知道私藏枪支是死刑。”凌月大吼。

    “哦?你看到我拿枪了吗?你看到了吗?你~看到了吗?”凌天霸戏谑一笑,看向旁边的人,一个个问道,凡是被他问到的人都慌忙摇头。

    “看到了没,他们都没看到,就你看到了,你这是污蔑罪,我会告你的。”

    “该死。”凌月脸色铁青,他现在危机还未解除。

    他虽然很强,但再枪也怕枪啊,一枪打过来,那真会死翘翘的。

    凌月急的额头冒汗。

    “是不是很绝望?如果你不想死,来,从我这里钻过去,我可以考虑一下饶你不死。”凌天霸哈哈大笑,指了指裆部,手枪不停摆动。

    “你是在玩火**。”凌月在想办法,他脑子急速转动。

    “那你就去死吧。”凌天霸抬起手,正准备扣动,瞬间一道雷电劈在了他的身上,那伸出的手指直接僵在了那里,片刻,直接倒下。

    他身体抽搐了下,接着一动不动。

    周围鸦雀无声,剩下的几人完全呆滞。

    “大......大晴天,真......真招雷劈了。”他们说话都不利索了。

    凌月靠在墙上,也装作震惊。

    刚才那道雷电是他使用天雷术召唤出来的,无人发觉。

    这也是他想到破解死局的最好方法。

    如果动用法术,被察觉的话,以后会更加麻烦,能神不知鬼不觉的使用法术,也只有天雷术了,因为雷电是人最普遍的认知,所以不容易怀疑。

    为了更加逼真,凌月暗暗发动五雷轰顶。

    原本晴空万里的天气,瞬间阴云密布,雷电闪烁。

    “要下雨了,怪不得。”

    “凌天霸这小子运气真差,这么一道雷偏偏劈中了他。”

    “死有余辜,老天有眼。”

    ......

    看到这天气,周围的人松了口气,如果真是单独劈下的雷将凌天霸劈死,你真恐怖了,难道老天真的有眼?

    再看看天,果然只是巧合。

    “快......快报警。”剩下的几人已经手足无措。

    村长昏迷,村长儿子好像被雷劈死了,这事真闹大了,如果上面查下来,背锅的一定是他们,几人心里颤抖。

    凌月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看向几人,声音冰冷,“赶紧滚,我不想看到我们家门口有一个人。”

    说完,几人如蒙大赦,赶紧背起凌天霸和凌军,后面跟着一群又瘸又拐的人,很快离去。

    凌月看着离去的人,他知道这次事大了。

    凌天霸被雷劈他还是有分寸的,此人不过被劈晕过去了,根本没死,真死人的话,他除了跑进大山里,牢狱之灾肯定躲不了。

    “凌月你真厉害。”

    “凌月哥哥你的功夫是从那里学的?能教我吗?”

    “唉,凌月这下麻烦大了,你还是离开这里吧。”

    ......

    凌军等人走后,四周村民立即围了上来,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更收获了一大群崇拜者。

    “凌月,这几年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人群外,一处角落,原本听到凌月深陷危险的凌慌忙跑来,就看到了这一幕,她心中震撼可想而知。

    看着他的背影,他小时候心中的英雄再次浮现,无比复杂,随即叹了口气,离开这里。

    好似有所感应,凌月回头疑惑的看了眼此处,空无一人,疑惑的摇了摇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