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轮回路上走一遭?
    “什么鬼?这是什么声音?”凌月有些疑惑,这声音他感觉很熟悉,又想不起在哪里听过,想不起来就算了。

    他回过神,幽蓝的往生路依旧没有尽头,两人彻底麻木。

    一路上尸骨堆积,好似陨落之地。

    “往生路怎么会有尸骨留存?这里不是魂归路吗?”凌月有些不明白。

    途中寂静的让人恐惧,两人走了很久很久,不见希望。

    凌月已疲惫不堪,他心中总有一道声音在呼唤他:放弃吧,别坚持了,这里就是你们的埋骨之地。

    他不甘心,唐国平同样如此,两人就这么执着的走着。

    ......

    “咯咯咯~不愧是摆渡人,还能分心来帮他们。”地下空间,机器运转轰鸣,这里被各种光芒覆盖,所有人都一动不动,宛若时间静止,他们每个人头上都漂浮一团光芒。

    这是他们仅剩的魄。

    “世间轮回是天地法则所化,就凭你们这群失败者想重塑轮回?说你是在做梦都抬举你了。”武紧将木偶般的凌月和唐国平守护住,盯着那身材瘦小,头发花白的男子,如临大敌。

    “大势即将到来,我们会让地府付出代价。”幽冥道人轻轻一笑,声音变的空灵,“看到了没?科技也能改变世界,我能感觉到他的身上有科技的味道。”

    幽冥道人指了指凌月,缓缓逼近。

    四周气氛更加压抑,武紧冷汗直流。

    ......

    “那是什么?”往生路上,凌月看到前方出现一丝亮光,他惊喜道。

    当他们走近后才发现这里是一处古战场,尸骸遍布,天地之间散发着血腥味,他想呕吐。

    “唐叔,你看。”

    “唐叔?”见没人理他,凌月疑惑的转脸。

    空无一人。

    他惊恐的向后看去,进入古战场的入口已经消失,整片空间除了他和四周堆积的尸骸再无他物。

    这里是恐怖的源头,那本麻木的心渐渐颤抖,四周弥漫的血腥味就是过了亘古岁月依旧存在。

    “这里不会是神魔战场吧?”凌月身体颤抖,唐国平的突然消失他来不及思考,四周弥漫的气息让他身体发颤。

    渐渐起风了,无垠的世界里,他佛若一人置身在星空之中,孤独、无助、绝望。

    那原本亘古不变的尸骸突然站了起来,空洞的眼窝处泛起一道道蓝光。

    “不对~”

    “不对~”

    “不对~”

    凌月突然三声大吼,他有些崩溃,他感觉自己忘了什么。

    “这不是真的。”看到四周向他围拢的骷髅,他奋力嘶吼。

    “怎么有些面熟?”随着临近,骷髅开始变的有血有肉,他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一张张麻木的面孔,心中巨浪滔天。

    “不~”他想反抗,可是无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已经丰满的手插进自己的心脏。

    他跑不动,只能干瞪眼看着,他思绪开始模糊。

    ......

    “你到底在干什么?你知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看到身体发抖,面目扭曲的凌月,武紧满脸震惊,开始暴怒。

    “咯咯咯咯~知道又能如何?不知道又能如何?”幽冥道人大笑,根本不在意,“这小道士有点意思,从他身上我居然还感觉到失联已久的仙界气息。”

    “什么?”幽冥道人突然脸色大变,原本焦急的武紧愣了一下,随即大喜。

    此时白炽灯照亮下的空间突然变的幽蓝,妖异恐怖,这光是从凌月身上发出的。

    古战场中,意识开始消散的凌月突然胸口发热,直至笼罩全身,散发出幽蓝光芒笼罩这片空间,整个人瞬间恢复过来,四周那恐怖的骷髅在光芒的照射下瞬间粉碎。他身体变的模糊,逐渐消散。

    古战场中再次恢复平静,这里依旧安静的让人窒息,空间中堆积的那庞大尸骸告示者这里曾经发生的大战是多么恐怖。

    在凌月消失不久,空间开始扭曲,随即一双有星球大小的眼睛突然睁开,扫射整片空间。

    很快消失不见。

    “这是......孟婆?”幽冥道人惊恐的向后退去,他看着凌月面前漂浮的玉,有些呆滞。

    “告诉它,曾经能留给它一线生机,如今依旧可以让它魂飞魄散。”凌月身前浮现一道佝偻的身影,头发花白,脸上皱褶遍布,宛若百岁老人,她那丑陋的面庞下一双冰冷的眼睛盯着下方,好似能看穿所有,身上散发的气息就是武紧都颤抖不已,赶忙跪下。

    她收回目光,大有深意的看了眼武紧,接着消失不见。

    幽冥道人早已汗流浃背,那发白的头发也开始脱落,他依旧呆滞,盯着凌月,声音颤抖。

    “这......这就是传说中的孟婆?只是一道虚影?”他喃喃自语,不再理会凌月,很快离去。

    那高速运转的机器已经损坏,冒着黑烟,里面的工人不明所以,因缺了三魂,没了思考,只能在那转圈,如同机器人运转负荷,导致芯片混乱一个性质。

    “怎么回事?”在这处空间的下方是一个巨大的囚牢,此处关押着数千人,除了一处角落中近百个身穿警服却被铁链锁住的人群,其他人宛若丧尸一般,枯瘦如柴,眼神空洞。一男子在囚牢外躺在摇椅上,轻轻的抿一口茶,微笑的看着这群人。

    突然,他面色大变,瞬间起身,看向一旁身穿道袍的男子,急忙问道。

    “向明,你不得好死,你全家都不得好死,这是遭天谴了,哈哈哈哈。”人群中,一个身穿警服的女子大笑出声。

    “赵雅梦,这里这么多人,你信不信让你笑不出声?”向明冷笑的看着说话的女警,眼中透着淫邪。

    “你......”赵雅梦气的浑身发抖,却说不出话,她不敢想象那画面。

    “去看看怎么回事。”见赵雅梦不再说话,向明冷哼一声,对身旁的人交代了句。

    “不用看了,束手就擒吧,向公子。”向明话刚说完,他后方的一处石门瞬间被推开,从中走出两人,冷笑的看着向明。

    “怎么可能?”向明大惊,不过很快平静下来。

    “有点本事,既然进来了,就和他们作伴吧。”

    “向明,不知道这里有没有你老爹的功劳呢?”唐国平冷眼看着向明,可见其心里有多大的怒火。

    “哈哈哈哈~”

    “就你俩?不自量力,就看你有没有本事出去。”向明大笑一声,一拍手,凌月身上瞬间亮起无数道紫外线。

    “天成道人,那个摆渡人交给你了,没问题吧?”向明瞥了一眼天成道人,淡淡的说道。

    “放心,只是摆渡人而已,我让他自己渡自己。”天成道人瞬间看向凌月身旁,冷笑一声。

    “那这两人交给我吧。”向明活动下身骨,走向凌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