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轮回
    “这这里”不仅凌月,就是唐国平都被眼前所见惊呆了。

    顺着木偶男孩逃走的那扇门,凌月两人来到一处地下空间。

    这里太大了,他不敢想象,这是人类能做到的?

    整片空间宛若古罗马角斗场,下方一台台机器高速运转,上方悬挂无数的尸体。感官上的冲击就是唐国平这样见惯生死的人也难以接受。

    四周没有冷气,腐烂让人呕吐的气味四处弥漫,那一具具行尸走肉般的人类不知疲惫的忙碌。

    “你们是什么人?”凌月从一扇金属门走进,览台上俯视整片空间,此时有十三个身穿白色衣服,面色蜡黄,眼神好似冒着幽蓝光芒的男子,走了过来,一脸戒备的盯着凌月和唐国平。

    “我我们只是来玩的。”看有人走来,凌月就知道大事不妙,顺口编了个理由准备逃走。

    他有些奇怪,明明向明走的是这条道,怎么没看见他呢。

    “给我抓住他们。”这时从后方走出一个身穿黄衣的男子,指着凌月,命令。

    “不好,快跑。”看到这阵势,凌月拉着唐国平向进口出逃跑。

    ‘咣当’一声。

    “这铁门是操控的,我们向那里跑。”看到金属门瞬间关闭,凌月指向另一个方向,拽着唐国平转身就跑。

    “糟了,怎么这么多人?”凌月额头冒汗,这里实在太大了,如果被抓住肯定死路一条。

    “我们从那里下去。”唐国平同样满头大汗,他大口喘气,看向不远处有一条向下通的楼梯,说道。

    “那不是跑他们老窝了?”凌月不解,同样着急。

    “他们在那,给我抓住他们。”

    “你觉得还有其他出口吗?”后方的怒吼传来,唐国平看了眼凌月,站起身就向楼道跑去。

    “沃日,那里也有人。”凌月看到那下方同样眼冒蓝光的人顺着台阶向上爬。

    “怎么办?”唐国平急的满头大汗,看着情景,他们真的很难出去。

    凌月没有理他,他认真观察了四周。

    前面就快到头了,后面有十多个人,左边是巨大的钢化玻璃将四周包围,右边是通向下方的楼梯,可是依旧有一群人向凌月逼近。

    “你有办法吗?”凌月转脸看向一旁的武紧,此时除了硬撼,他想不出其他办法。

    但真要打斗,就这么点空间,他怕伤到唐国平。

    “这群人已丢了三魂,只剩下七魄,如同丧失,对付这些人不难。”武紧缓缓说道。

    只见他挥了挥手,四周顿时多出一片鬼魂。

    “去,吞了他们的七魄。”

    “着”凌月有些不忍。

    “这是在帮他们,这群人三魂已丢,入不了幽冥,成不了阴司,变不成鬼魂,只能做傀儡,与其这样,不如就此解脱他们。”武紧摇了摇头,解释。

    凌月沉默。

    唐国平看凌月一直在发呆,以为吓傻了,摇了摇头。

    果然还是年轻,唐国平心里暗道。

    已到了这步,着急也没用的,他反而冷静了下来。

    “来这里的人都要死。”那身穿黄衣嘴角上扬,看向他们,声音中透着无尽阴冷。

    “这些人都是你们杀的吗?”唐国平压下心中的愤怒,指向悬挂尸体的巨大空间,声音冰冷,“谁给你们的权力。”

    “咯咯咯咯~”原本向他们逼近的人突然停下脚步,同时发出奇怪的笑声,让人心底发寒。

    “你也要死,咯咯咯咯。”

    “你”唐国平话未出口,一只手拍了下他的肩旁。

    “唐局长,交给我吧。”这是凌月的声音。

    唐国平侧脸看到凌月那自信的笑容,心里顿时松了口气。

    “呵呵~就~啊~”黄衣男子刚发出冷笑,接着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很快四周安静了下来。

    唐国平瞪大了眼看到成片躺下的人,他不敢相信。

    前一秒还活生生的人,就被凌月一指,全躺下了,身体瞬间腐烂,此时的他看向凌月的眼神不再是欣赏,更多的是惊恐。

    这比魔鬼更加可怕。

    感觉到唐国平的变幻,凌月也没时间和他解释,等出去后他自然就会明白。

    凌月强忍着恶心挪开那腐烂的尸体,顺着楼梯进入地下工厂。

    四周弥漫着尸体的腐臭,虽安装了换气装备,但凌月还是有种恶心到窒息的感觉。

    “呵呵呵~不愧是摆渡人,一下就解决了我这么多手下。”突然,四周再次回荡一道声音,这声音和刚入密室时幽冥道人的一样。

    “世间有亡魂,自来摆渡人,魂不魂,鬼不鬼,人不人,妖不妖,魔不魔。想得来生,不走轮回路,你这是在做梦吗?”武紧走上前,身影渐渐浮现。

    “这这”看到眼前突然浮现的一道身影,他声音有些发颤。

    原来他一直跟鬼相伴,此人还是那令人恐惧的摆渡人,怎么可能?他不敢相信。

    “那又怎样?末法时代,轮回就一定有路吗?既然如此,不如我来造轮回,咯咯咯咯~”

    “谁给你的胆量?轮回本就是法则,就凭你这些破铜烂铁?”武紧显然不屑。

    “那你试试就知道了,咯咯咯咯~”

    “不好,快看那是什么?”凌月惊恐的声音响起。

    唐国平嘴巴已经无法合拢。

    原本麻木的操作机器的人突然停了下来,全部看向凌月,上方悬挂腐烂的尸体突然睁开眼睛齐刷刷的看向凌月。

    机器声更加轰鸣。

    一道光,两道光无数道光瞬间亮起,立即扩散直至笼罩整片空间。

    四周风沙阵阵,无尽烈日,整个世界都是金黄色的沙子,这里宛若世界的角落,早已被人遗忘。

    “去尼玛的,热死了,水也没了,这什么时候才能到头,我们不会就这么死在这里了吧?”沙海中一个男孩躺了下来,烈日完全照射在他身上,他拿起悬挂在腰上早已干枯的水壶,向嘴里疯狂摇动,接着就扔在了一边,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了。

    “凌月,再忍忍,前面应该就到黄泉了,那里的水甘甜可口,还有那孟婆汤,简直酸爽,到时候让你喝个够。”凌月旁边躺着一中年男子,显然没了力气,舌头在那早已干裂的嘴唇边动了动,已经麻木,依旧自我安慰。

    “唐叔,你说我们这鬼做的是不是很失败,连彼岸都走不过,还投个屁胎。”凌月快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许久。

    “唐叔~”

    “唐叔~”

    “唐叔,你说话啊!别吓我啊?我刚才只是随口说说,我们一定能出去的。”凌月开始慌张,艰难的挪动身体,看向唐国平。

    “嘘~你看~”唐国平眼睛有些吐出,完全睁开,看向一旁,一动不动。他声音很轻,在这片沙漠中,凌月还是听到了,他松了口气。

    “看什”凌月有些疑惑的顺着唐国平目光看去,瞬间呆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