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木偶男孩
    “你是谁?”凌月如临大敌,看到如木偶般的男孩,凌月心里发寒,他感到了一丝恐惧。

    “哟~黑无常没来,摆渡人居然先跑来了。”木偶男孩眼睛突然闪出一丝幽光,看向凌月身旁,那种让人恐惧的杂音回荡整个空间。

    “你能看见我?”武紧看向木偶男孩,冷笑一声。

    “既然能看见我还不趴下来认错,不然我可要打屁屁了。”武紧这种语气让凌月吃惊。

    他心中疑惑,摆渡人和黑无常有什么区别?难道说他是白无常?也不应该啊。

    “咯咯咯咯~”木偶男孩嘴中再次发出一串奇怪的声音,“幽冥地界有无常,人间魂归遇摆渡,咯咯咯咯~”

    “他在跟谁说话?”

    “好像在他旁边。”

    “那里没人啊。”

    “他说到了黑无常,这里不会有鬼吧?”

    唐国平还算淡定,鬼魂他在封神台见过一次,可他旁边的人开始惊恐。

    人对未知的东西最为恐惧,一些人看向凌月的眼神都变了。

    “你们撤回去,这个东西交给我。”凌月急忙说道。

    “我还真不信了。”跟在唐国平身旁的一名男子,凌月猜测此人最起码是队长级别的。

    只见他拿过一旁特警手中的枪,对着木偶男孩就要扫射。

    “不要~”看到这情形,凌月赶忙阻止,依旧是晚了一步。

    “哒哒哒哒~”

    “哒哒哒哒~”

    唐国平瞪大了眼,该男子拿枪的手在不停颤抖,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

    此刻,空间里只剩下粗重的喘息声。

    凌月有些呆滞,他看到木偶男孩面前漂浮着很多子弹,被挡在了他的面前,完全穿透不过。

    “呵呵~”木偶男孩声音变的发冷,此时是个女娃娃的声音,显得无比怪异,他抬起手,前方子弹瞬间掉落在地,发出一阵撞击的声音。

    “还真被你打中了一枪呢!”木偶男孩从头上取下一颗子弹,却没有丝毫血液流出。

    “什么?”唐国平等人已经有些惊恐,凌月震惊。

    “他不是人,人类的武器对他没用。”武紧在一旁发声,四周的魂魄被他渐渐收回,他发现这里对魂体有侵蚀,时间久了很可能魂飞魄散。

    “那要怎么办?”凌月也不知道怎么办了,他现在觉得自己就是傻子,学了点本事压根不会运用,他真想捶自己。

    “静观其变。”武紧眉头紧皱,如临大敌。

    “快跑。”开枪的队长已经绷不住了,转身就跑。

    “这里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吗?咯咯咯~”木偶男孩尖锐一笑,把玩在手中的子弹瞬间飞向此人。

    “不~”凌月根本来不及阻止,那逃跑的队长直接倒下,从头颅中流出血液,染红了这片土地。

    “不~洪海~”紧接着响起痛苦的喊叫,一名特警扑了过来,看着毫无气息的男子,他眼睛布满血丝,颤抖不已。

    唐国平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很快下定决心:“我们先离开这里。”

    “局长~”

    “不用说了,我们打不过他的。”有人想要劝说,被唐国平制止。

    “你们走的了吗?”木偶男孩的声音回荡,充满了嘲讽。

    “局局长”他们刚退回后方门前,门瞬间锁死。

    “只能拼了。”凌月有些无奈又要开始拼命了。

    “我知道了。”当凌月走到前方,引气诀快速运转,身体能量充沛,武紧突然开口。

    “你知道什么?”

    “这个木偶男孩只是载体,其中附着一丝残魂,我猜测刚才那一招已经把它消耗的七七八八了,现在只是虚张声势罢了。但能操控这个载体的存在应该不简单。”

    “你是说眼前的这家伙在虚张声势?”

    “不完全是。”武紧摇了摇头。

    “管他呢!打完再说。”凌月不觉得有什么好怕的,如果空有一声本事,怕这怕那,就可以回家洗洗睡了,他可是要成仙的人呢。

    “咯咯咯咯~不愧是摆渡人,居然还有一个修道者。”木偶男孩目光移向凌月,冷笑。

    “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凌月心中有所顾及,他身后那么多警察,捉鬼术如果使出来,那震动可就大了。

    “先不跟你们玩了。”木偶男孩看到凌月,心中有些悸动,露出一丝胆怯,转身跑进门内。

    “想跑~”

    “别追,可能有诈。”凌月正想追去,武紧拦住他,脑中不停思索。

    “它可能是想引我们去什么地方。”武紧看向木偶男孩离去的地方,猜测。

    “这里到底有什么?”凌月心中疑惑。

    “他怎么跑了?”看到木偶男孩离去,所有人心中松了口气,唐国平走了过来,疑惑的问道。

    “不知道,里面应该有个大家伙,我看还是回去从长计议吧?”凌月脸色不好,有些忌惮。

    “那”

    “这就胆怯了?还自称道士,我看你就是骗子。”唐国平刚想开口,他们进来的那扇门瞬间打开,接着传来一声嘲讽。

    “你怎么来了?”唐国平脸色发冷。

    “呵呵,唐局长这个案子可不是你一个人负责的哟。”来人正是向明,他冷笑的看着唐国平。

    “不对,他声音怎么突然有些耳熟?”凌月心里疑惑,仔细的打量向明,还有他身后的天成。

    “怎么?难道你对我也有意见?”向明感觉到凌月的目光,随即转脸冷冷的看向凌月。

    “这目光”凌月毫不胆怯,同样看了过去,他突然知道了什么,低喝:“不好。”

    “嘘~”武紧拍了拍凌月,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凌月点了点头。

    “怎么?向大公子,你是打算用你的官威来压迫平民百姓吗?”凌月冷笑嘲讽。

    “有点本事。”向明不再理会凌月,再次看向唐国平:“上头已经发话了,你这是准备带着一个队长的尸体交差的?”

    唐国平沉默不语。

    “你们跟着我,追。”向明看向剩下的队长,冷哼一声,接着瞥了一眼凌月,直接走进木偶男孩逃走的那扇门。

    “走。”几人一咬牙,带着歉意看了眼唐国平,直接跟了上去,很快除了凌月和唐国平,所有警力都被向明带走了。

    “哼~”唐国平胸口憋着一股怒火。

    “局长,这未必不是好事。”凌月松了口气,面露微笑,走了过去。

    “怎么说?”唐国平看着凌月,充满期待。

    “我感觉这个向明有问题,再说这么多警察你知道他们的心是不是跟你的?”凌月淡淡说道:“这正是我们的机会,目标小,发挥空间大。”

    凌月充满自信。

    唐国平盯着凌月,半响,露出一丝微笑。

    “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