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疑云
    凌月收回目光看向前方。

    只见一个身体残破,头发披散,身穿白衣的女子吊挂在前方,死状非常凄惨,恐怖如斯。

    她眼睛完全凸出来了,临死前的惊恐看的一清二楚。

    “是谁这么残忍?”唐国平身旁的女警察声音颤抖,那标准的五官上充满愤怒,她不是没见过死人,但是这种死法是她第一次见,她想吐。

    这不会是上吊自杀,明显是被人杀害后挂在这里。

    “这是示威吗?”唐国平平淡地声音中压抑着滔天怒火,凌月看到这也无法接受。

    “全都给我记录下来,不惜一切代价给我端了这里,一切后果我来承担。”唐国平声音冰冷,他已经豁出去了。

    “是。”

    一名特警走过去将人放了下来。

    “逝者安息,我们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这这”看着已经开始腐烂的尸体,突然一名特警声音颤抖,想要说些什么。

    “怎么了?”唐国平走了过来,看向他,有些疑问,“你认识她?”

    “我认识她。”这名特警点了点头。

    “之前和余警官出警的还有一名女警,她是刚大学毕业来到警队,很多人对她都不熟悉。”这名特警偷看了唐国平一眼,见他神色平静,他松了口气,继续说道:“这名女警是我同校的师妹,我和她出去吃过几次饭,所以比较熟悉。”

    他声音有些失落,带着颤抖,不愿去看她。

    他没说两人有过一天恋爱,出事的前一天还在外睡了一夜,这宛如梦境。

    “我知道了。”唐国平抬起头,深呼一口气,“等案子结束给她一个交代。”

    凌月突然觉得唐国平老了十几岁。

    那黑色的发丝中开始出现白发。

    “局长,前面好像有人。”唐国平回过神,他向旁边交代了几句,女尸被放在一旁,用警服包裹,如今大敌当前,他们自然不能带着一具尸体。

    “前方就是真正的入口了,大家都注意点。”凌月一路上都在跟武紧聊天,四周遍布了鬼魂,稍微有点风吹草动,武紧都会告诉他。

    凌月话一出口,他明显感觉到周围的呼吸声加重。

    很快,前方出现一道石门,当走进之后才发现此处是一间有足球场大小的密室。

    密室上方挂着一个巨大的白织灯,使这里宛如白昼。除了他们进来的这扇,四周还有七扇门。

    “八卦?”凌月有些不明白,这里弄这么多门干嘛?里面真有惊天秘密?

    “这里有道士,你们要小心。”武紧站在凌月旁边其他人根本看不见,只能感觉到凌月周围充斥着阴冷寒气,让人不敢靠近。

    “小月,这怎么办?”唐国平也没了注意。他没想到一处小小的工厂居然有这么多花样。

    之前几次,他们只进入到厂房,四周就充满了雾气,使他们不得不退出去。

    无奈之下只好打电话给凌月,没想到这小子还真厉害,一下就到了这里,此时才发觉这里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事以如此,已没了退路,唐国平只能仰仗凌月。

    他的手段唐国平至今还记忆尤深。

    “呵呵呵呵~来到冥宫你们谁也别想出去。”

    “是谁?”凌月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条。

    “我是幽冥道人,敢闯入八卦冥宫你们谁也别想出去。”这声音有些怪异,尖锐刺耳还带回音,里面掺杂着老婆婆女人和女童的声音,有些渗人。

    “这声音应该是从那里传出来的。”唐国平指着上方一处角落,那里有个扩音器。

    “你们全”怪异的声音话未说完,凌月大吼一声,“那几个扩音器全给我蹦了。”

    顿时四道枪声过后,整个密室安静了。

    破旧厂房地下不知多少米处,一处巨大地下军事基地。这里宛若古罗马角斗场,整片空间可以站的下近十万人不显拥挤。

    里面一台台先进的机器高速运转不知在生产什么,那一个个宛若傀儡般的人类不知疲惫,毫不停留的重复做着一件事,高台之上可一览山小。

    上方,一处隐秘的办公室,此处有近千平方,四周挂满了电子屏幕,那一个个复杂的计算机按键让人看的眼花缭乱。

    屏幕下,一张宛若战舰般的座椅上,半躺着一个身材瘦小,头发花白,嘴角还残留一丝阴冷笑容的男子。

    第一眼望去以为此人已到耄耋之年,但仔细观察,其年龄不过四十。

    他盯着没有信号的屏幕,嘴角笑容更甚,带着一丝残忍。

    “有点本事。”

    工厂外依旧留下大量警力驻守。

    “向警官。”于班长这次被唐国平留在了外面驻守,一旦有什么情况也有人应对。他看到向明和天成道士走向工厂,于班长拦住了他们。

    “怎么?不让我进去?”本来向明都已跑远,路上他想了想有些不甘心,虽然他家老爷子叮嘱过他,这里水很深千万别趟,但这个地方如果能被端掉,那功劳可就大了,最起码能让他家老爷子再升一级。

    毕竟上面已经发话了。

    此时向明冷笑的看着于班长。

    “向公子,你就不要为难在下了,唐局长已经发话任何人没经过他的同意不准擅入,我也是奉命行事啊。”

    “你这是在拿唐国平压我?”

    “不敢不敢。”于班长露出苦笑。

    “就是局长来了我也照进,别说他一个小小的副局长,给我滚开。”向明冷哼一声,盯着他。

    于班长背已经湿了,他早就看不惯这小人的作风了,可人家老子是省里的,接下来可能入选常委,他还真不敢怎样。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人进去。

    “这下怎么办?”唐国平看着凌月,询问。

    话音刚落,旁边的一名男警接过话:“局长,这小子谁啊?干嘛什么都问他?别被他骗了。”

    这名警察看向凌月,一脸不屑,撇了撇嘴,一脸不满。

    “闭嘴。”唐国平低喝。

    “小月你别放心里去。”

    凌月看向男警,身高最多一米七,身材瘦弱,带着眼睛,二十出头,显然刚从学校里出来的菜鸟,这种人他懒得理会。

    唐国平对凌月的态度旁边人都惊呆了,眼睛男警一脸不服气。

    唐国平的铁血警局中谁人不知,他居然对一个三十不到的小伙子这种语气,这简直不敢相信。

    “小心。”就在众人愣神的功夫,前方一道门忽然打开,从里窜出一群小蛇,凌月大吼一声。

    “又是这群蛇,这里到底有什么地方?”看到这群蛇出现的瞬间,唐国平脸色大变,他想起淮院封神台那一幕,这到底有什么关联。

    不用指挥,枪声已经响起。

    伴着枪声,一节节蛇身四处掉落,冰冷的血水已经染红了这片空间。

    “小心点,我感觉到那扇门后面有一股很大的怨气,这最起码到了厉鬼级别,很难对付。”武紧表情严肃,认真的说道。

    “啪~啪~啪~”就在蛇群全部肢解,一些人松口气的瞬间,有节奏的鼓掌声响起。

    “不愧是特警,武器就是先进。”声音中没有丝毫夸赞,透着嘲讽。

    凌月看了过去。

    一个约十岁的男孩,身体明显发育不良,脸色发白,眼中带着血丝,身上只穿一件单薄的衣服,双臂垂在身旁。

    他幽幽的笑着,没有一丝小孩的声音,盯着凌月等人,从门后走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