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矛盾
    凌晨,昏暗的路灯下,凌月一直在想胡斐的事。

    “咒魂术?”他发现自己了解的东西太少了,下次见到黑无常,一定要问问。

    第二天一早,凌月就感觉到郑州对他有了疏远,凌月无奈,这无法避免。

    “听说凌月得罪了陈公子。”职场的一处角落,一位相貌一般,身材有些臃肿的女子,将椅子挪到旁边的工位,对另一个女子说道。

    “真的假的?”

    “嘘~你小声点。”该女子一惊,惊呼起来。

    “是真的。”这时从两人后面伸出一个男人的头,两个女生被吓到惊呼。

    “找死啊。”臃肿的女子瞪着他。

    “这下有好戏看了。“

    “凌月平时挺老实的,怎么会得罪陈公子?”

    “不知道”

    “听说是因为胡斐~”男子显然忌惮他们口中的陈公子,声音都压低了很多。

    ......

    凌月总感觉每个人有意无意看向他,真奇怪,难道脸上长花了?

    “听说你昨晚送胡斐回去了?”此时从门外走进一男子,一米八的身高,帅气的面庞下透着阴邪的笑容,看着凌月。

    凌月疑惑的看了下周围,找我的?

    他知道眼前男子是老板的儿子陈平,活脱脱一个高富帅,此人心术不正,和公司很多女生发生过性关系,就算这样,依旧许多女生趋之若鹜。

    偶然间他发现胡斐对他没丝毫反应,这让他产生了兴趣,期间他花了很多心思,却连个笑容都没得到,更加勾起了他捕猎的心。

    陈平私下不知发过多少誓,总有一天把她压在身下,疯狂输出。

    他对胡斐调查的很清楚。

    塔一人居住,从来都是独来独往,更不会带异性回去。

    他很开心,毕竟有挑战性的女子才有成就感。

    就在昨晚凌晨凌月进了他的房间,很久才出来。即将到手的猎物被截走,他恨不得把凌月活埋了。

    当他知道凌月只是他家的一位小客服,他笑了出来,很冷。

    “我让他生不如死。”他嘶吼。

    ......

    “是我,怎么了?”凌月一愣,老板的儿子找他干嘛?

    “你出来一下。”成平根本没把凌月放在眼里,命令的口气。

    凌月皱了皱眉头,还是跟他到了大厅,此时他身后多了两个保安,很魁梧。

    “陈公子你这是干嘛?”凌月盯着陈平,又没得罪他,这是干嘛?

    “昨晚你干嘛去了?”陈平转过身,脸色冰冷,盯着凌月。

    “我干什么陈公子也要管吗?”陈平的态度显然激怒了凌月。你再有钱再牛逼和我有什么关系,甩脸色给谁看呢?

    看到凌月的反应,陈平大怒。

    在公司里谁看到他不是毕恭毕敬,就是高层对他都客客气气。本来认为凌月应该恐慌,但这让他很愤怒。

    “你很牛逼啊?”陈平眼冒火光,盯着凌月。

    “怎么了?怎么了?”这时凌月的主管李月月慌忙跑来。

    “陈哥你怎么来了?你看来这视察也不打声招呼。”李月月看到陈平,瞳孔一缩,赶忙走上前讨好。

    李月月办事能力很强,人际更是圆滑,要是男儿身现在起码到了经理的位置。

    “这是你项目的人?”陈平皱了皱眉,没有说什么,他指着凌月转脸问道。

    “是的。”李月月赶忙点头,随即看向凌月,大声道:“凌月,这是陈总的公子,不赶紧打声招呼。”

    说完还对凌月挤了挤眼。

    他知道李月月是为了他好。

    想在这里混下去,有时候该服软还是要服软的。

    可他不准备干了,就算留在这里,以陈平那种眦牙必报的性格他会很惨,有过前车之鉴。

    职场大厅周围站满了看热闹的人。

    “陈公子叫我过来就是来打听私事的吗?”凌月看着陈平,很淡定。

    “你特么真牛逼。”陈平指着凌月,点了点头,四下看了一眼,接着靠近凌月,巴掌直接扇了过来。

    如果这巴掌打在凌月脸上,不说脸会肿,他也会成为全公司的笑柄,一样会滚蛋。

    旁边有女生已经惊出声。

    就是李月月也吓傻了,她睁大眼,手足无措。

    陈平的力气很大,看他手臂的肌肉就知道他经常健身。

    他不认为凌月会躲开这一巴掌,要让他清醒清醒。

    “陈公子,大早上是没睡醒吗?想活动筋骨?”此时的凌月无论反应能力还是力量,都可比拟自由搏击羽量级世界高手,对付陈平这种健身达人,根本没压力。

    凌月瞬间握住陈平停在半空的手腕,盯着他,声音很冷。

    陈平只觉得一只如大力钳的手死死卡在他的手腕,根本抽不回来。

    他脸色涨红。

    “你居然敢还手?”他大吼一声,直接一脚体向凌月的裆部。

    真狠。

    陈平穿的是皮鞋,如果真踢到,那凌月下半身可能会废掉。

    此时的凌月已经被陈平的这种嚣张跋扈惹恼了。

    “你玛德想废我,我怎么招你惹你了,真以为老子是好欺负的?”凌月火气直接上头,吼了一声,直接一脚踢在陈平腿关节处,顺势滑向裆部。

    “啊~”一声惨叫,陈平痛苦的躺在地上,手捂着下半身,凌月那一脚要不是关键时刻收了力,这一下能把他踢爆。

    “给我弄死他。”陈平面部扭曲,对着旁边的保安大吼。

    两个保安立即从两边冲了过来。

    凌月虽然从未练过搏击,可他很喜欢看站立式格斗,一些东西还是了解的。

    拳手若徒手格斗,想要一对多,不受伤很难做到。

    如果将一群人拉成一条直线,脱离包围圈,就是二十个人也可逐一击破,前提是体力足够。

    看到两人从不同方向靠近。凌月一个侧身瞬间一个闪避,瞬间一个走位就将两人放在自己的面前。

    他身手居然这么灵活,凌月都不敢相信,聚气三段真不是盖的。

    两个保安眼神凶狠,见凌月居然躲过了,两人同时冲了上来。

    旁边一阵惊呼,立即跑开了。这两人这么大块头,碰一下估计都要躺半天。

    片刻之间凌月也想明白了,陈平之所以找他,是因为胡斐。他追求胡斐很多人都知道,原来是这么回事。

    他赶紧对陈平说:“我说我昨晚就是送她回去什么都没做你信吗?”

    旁边人一头黑线,你这是炫耀?还是贼喊捉贼?

    这句话听在陈平耳中更加不是滋味,他脸色铁青,吼道:“给我弄死他。”

    来真的?

    凌月火气也上来了,今天看谁弄死谁。

    两个保安刚靠近凌月,凌月正准备动手,只听一声炸喝:“住手~”

    “都想造反是不是,不想干了是吗?”此时电梯口走出一中年男子,头上有些花白,此人和陈平有五分相似,看到这情形,怒吼。

    “陈总。”

    “陈总。”

    ......

    旁边看热闹的人看到这位中年男子,顿时低下头,匆忙的回到职场。

    他就是公司boss陈战。

    “怎么回事?”陈战走了过来,看着两个站在那有些为难的保安,问道。

    其中一个保安简单将事情说了一遍,陈战看了眼陈平,脸色阴冷,随即骂了句:“废物。”

    “爸,你要为我做主啊。”陈平捂着下身,依旧没有缓过劲,委屈的模样,让凌月想打死他。

    “带去医院看看。”陈战脸色阴沉如水,命令。

    “这是你项目的人?”陈战依旧没有正眼看凌月,盯着李月月,质问。

    “是......是的。”李月月有些慌张。

    “你们项目真是出人才啊。”陈战冷冰冰的看着她,很快移开目光,李月月松了口气,整个人快虚脱了。

    “故意伤害罪一般判几年?”他的目光看向急匆匆赶来的秘书,问道。

    “向陈公子那伤势应该会判三年。”秘书想了想,也不太确定。

    “那就六年好了。”此时的陈战才看向凌月,眼神中充满不屑。

    “果然有什么样的儿子就有什么样的老子。”凌月本来觉得陈总很和蔼,没想到居然这个样,他心寒,那种随手可以捏死的杂鱼般的眼神让凌月很生气,他豁出去了。

    “呵呵~”陈战没有理会他,什么样的场面他没有见过,就他手下的一个小员工,还不是随便捏死的吗?

    陈战拿出手机,拨通。

    “李队,伤好了没?我过了这两天一定去看你。”陈战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

    “想请你帮个忙。“

    “唉唉唉,好嘞,一定。一定。”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