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大显神威
    “再装我把你踢出去。”郑州看凌月装?的模样就生气,他猛按警铃,丝毫没有反应。

    “真是见鬼了。”

    “我们还是走楼梯吧。”正装女子身子缩靠在角落,显然被吓到了。

    “走楼梯。”一旁男子壮了壮胆,点头赞同。

    凌月没说话

    他就站在电梯外静静地看着廊道。这里阴气森森,他感觉的到有一双仇恨的眼睛在盯着他们。

    “走啊,吓傻啦?”郑州推了凌月一下,一脸嘲笑。

    凌月表情严肃没搭理他。

    他们刚出电梯,电梯门立即关上,很快楼层显示的是‘1’。

    “......”郑州

    “......”强壮男子

    “......”正装女子

    这是见鬼了,还是电梯成精了。

    四周漆黑一片,郑州打开手机灯光,重新按下电梯按钮。

    丝毫没有反应。

    “估计这层电梯按键坏了,我们还是走楼梯吧。”他叹了口气,还好不是一人,不然会吓尿的。

    凌月公司所在的写字楼有二十多年了,从外面看很破旧。来这里上班的多数是房产销售、金融、中介和客服。

    一般到十点,就没什么人了,周六周日八点以后整栋楼都会黑下来。

    无论怎样,每天都会有一些加班狂人在深夜陆陆续续的下班。

    今天除了他们几人,连个鬼影都没看到,真是奇了怪了。

    “电梯在左。”正装女子躲在几人中间,小声说道。

    “那可不一定。”凌月脚步很轻,暗道。

    ......

    “怎么这么远?”他们打开手机灯光,在廊道里走了近十分钟,依旧没看到楼梯。

    “开什么玩笑,一个廊道走了十分钟?十五层有这么大?”他们停下脚步,看到前方依旧漆黑一片,郑州开始焦躁。

    按理说,人走路再慢,十分钟都可以走好几百米。

    一层写字楼的廊道走了这么久,这简直是开国际玩笑。

    “那是什么?”正装女子声音颤抖,指着前方的廊道。

    “嘶~”郑州倒吸一口凉气,他看着前方,“那......那不会是人吧?”

    “好......好像是。”强壮男子肌肉都松弛了下来,向后退了退了两步。

    凌月盯着前方。

    只见一个头发很长,身穿白衣,满身是血,尤其下身更为严重,脸被完全遮挡,是个女子,身材很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前方虽然很暗,但这人影依旧看的很清楚。

    “你......你是谁?大半夜的有病吧?”郑州对前方喊道。

    廊道回响他的声音,这里除了粗重的呼吸声,再无它声。

    再次看去,依旧漆黑一片。

    “你们眼花了吧?”凌月笑了笑,看着已经满头大汗的三人,美滋滋。

    一个平时有些猥琐,一个平时狂妄自大,还有一个都快三十的老处女了,还那么高冷,你们也有害怕的时候?

    “可能吧!这几天加班加多了,从明天开始不加班了。”正装女子擦了擦汗,可能真是自己看错了。

    “确......确......”郑州回头看向凌月,刚准备开口,顿时身体颤抖,艰难的抬起手,指向正装女子身后。

    看到郑州动作。

    正装女子身体一僵,缓缓转过头。

    她强壮镇定,伸出手拍向白衣女子,同时说道:“多大人了,还......”

    话未说完,正装女子瞳孔收缩,面部僵硬,她的手直接穿过白衣女子的身体。

    “啊~鬼啊~”正装女子身体发颤,惊恐的喊叫,本能向前跑去。

    整个廊道回荡着她惊恐的叫声。

    脚下不稳,那十公分的高跟鞋,吧唧~断了,她直接摔在了地上。

    “啊~”这次是痛到惨叫,显然脚崴了。

    “胡斐不要跑。”凌月瞬间来到正装女子身后,随即喊道,依旧晚了。

    “李强你背着胡斐,在我后面。”凌月对强壮男子说了一句,一脸严肃。

    此时叫李强的强壮男子已经呆了,看着脚不沾地长发遮脸的白衣女子,他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出声。被凌月一声低喝,才恢复正常。

    强压心中恐惧,他背起胡斐和郑州一起向后跑去。

    “不要跑。”凌月气急,他也顾不上他们,白衣女鬼就在他眼前,他感觉的到这只女鬼不强,他想试试手。

    获得系统这么长时间一只鬼都没抓过,就一只梦魇鬼魔还是孟婆玉降伏的,这就很尴尬了。

    “阴司有序,亡者上路;不入轮回,就下地狱。”凌月在调整状态,“此番回头,或有轮回路;若再执迷,万劫不复。”

    凌月整个人越发空灵,他身上的气息在逐渐增加,越发恐怖。

    “哈哈哈哈~”白衣女鬼发出一串凄惨的笑声,阴冷恐怖,后方一直逃跑的郑州三人身体发寒,腿已经开始发软。

    未知并不恐惧,他们偶尔会看鬼故事,毫无感觉。

    当未知变成现实,那种恐惧是任何人都无法避免的。

    “居然遇到个小道士,看来不用再找身体了。”女鬼阴森的看着凌月,瞬间扑了过来。

    “敬酒不吃吃罚酒。”白衣女鬼虽然到了魂体凝实,人前显露的层次,也就相当于凝气二段的境界,对凌月来说并不可怕。

    凌月不准备用镇魂幡,他要先熟练一下捉鬼术。

    “天灵灵,地灵灵,茅山老祖来显灵左右阴阳分两极,八卦随我来降魔......”凌月一掐诀,嘴中快速念了一串听不懂的咒语。他感觉自己身体发热,身体能量在调动,引气诀运转加快。

    很快他左手掌心上出现一个圆形光环,和太极图案有些相似,上面刻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图案很淡,看上去随时会消散。

    光环出现的瞬间,凌月向女鬼一推,右手一拨,光环唰一下冲向白衣女鬼。

    “这是什么?”白衣女鬼感觉的到这道光很恐怖,他整个魂都在颤抖,她嘶吼的叫着,魂体瞬间消失。

    她有种感觉,直接接下这道光环她可能魂飞魄散。

    白衣女鬼还是低估了光环的恐怖。

    就在她消失的瞬间,凌月身后再次发出一道更加凄惨的嘶声。

    凌月转过身,白衣女鬼蹲在地上靠着墙壁,身体瑟瑟发抖,快要凝实的魂体,此时变的很淡,好似一阵风就能吹散。

    已经跑的走不动,想看女鬼有没有追上来的三人,刚好看到这幕,眼睛顿时睁大,嘴巴已成o字型,由惊恐变为震惊。

    “这真是凌月?”这是他们心里想问的。

    让他们惊恐到只顾逃命的女鬼,在凌月手下只撑过一回合,假的吧?

    “还有什么遗言吗?”凌月走了过去,冷笑的看着白衣女鬼。

    白衣女鬼顿时抬起头,被头发掩盖的面部此时显露出来,没有任何血丝的面部,从眼睛中流下的血丝已经凝固,血红的眼睛带着仇恨的光芒盯着凌月。

    ”冥有冥法,人间有人间秩序,私留人间,不知悔改,还妄想害人,不可原谅;无论你有什么冤屈,都留到阎王那说吧。“凌月盯着白衣女鬼,精神紧绷,缓缓开口。

    他心里明白自己该做什么。

    他不是判官,虽然可降伏鬼神,但没有权力去审判,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就如同一个杀人犯,穷凶恶极,就算被你抓到了,你能直接判他死刑吗?当然不能,你不是法律,不然你就是杀人犯。

    “我不甘心~”女鬼嘶吼一声,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再次消失。

    “呵呵~”凌月懒得废话了,直接祭出镇魂幡,女鬼连惨叫声都没发出就被收了进去。

    ......

    “没事了。”凌月回过身看着已经呆滞的三人,笑了笑。

    当他们回过神来,看向凌月的眼神都变了。

    胡斐火辣辣的眼睛盯着凌月,由高冷变成了妩媚。

    “唉?我们跑了这么久怎么还在电梯口?”郑州平复心脏,震惊的喊道。

    当他说完,胡斐和李强也才反应过来,震惊的神情中带着疑惑。

    “这是鬼打墙,女鬼利用人体的磁场和直觉的认知使人精神视觉扭曲,从而将曲线看成直线,所以你们在绕圈,跑一辈子都跑不出去。”凌月解释。

    “那现在怎么又没了呢?”郑州下意识的问道。

    “女鬼被降伏,没了牵引自然就破了呗。”凌月白了他一眼。

    看到依旧漆黑的十五楼,郑州赶紧按下电梯按钮,电梯恢复了正常。

    电梯中几人沉默不语。

    “我背胡斐回去吧。”下了电梯,看了眼有些为难的李强,凌月开口。

    他知道李强和胡斐住的地方截然相反,他的车电不多了,又这么晚了,刚好自己就住她不远处,也顺路。

    “谢谢~”胡斐李强同时说道。

    “路上注意安全,早点回去休息。”

    “明天见。”

    “明天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