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梦醒
    小女孩已经来到了凌月身前,她停下脚步,仰起脸盯着凌月,嘴角泛起诡异的弧度。四周的人群越来越近,原本欢悦的场景完全消失,周围男女老少脸上逐渐泛起诡异的笑容,身体也逐渐在变幻。

    仔细看,在微弱的篝火照耀下,每个人都没有影子,此时风也不见了踪影,四周静悄悄地,没有一丝声音,就连天上的那一轮弯月都好似在笑。

    凌月脑子逐渐浑噩,他强迫自己醒来,可是根本没用。他身后的纸片人逐渐饱满,脸上神情也变的丰满,宛若真人。

    远远看去,好似一个纸片人背着一个人。

    篝火也越来越小,轻轻的摇曳随时都可能熄灭。

    红衣小女孩越来越开心。

    两人身体越来越近,同时说道:“小哥哥,你要是困就睡吧,我来哄你睡觉好吗?”

    她的声音回荡在山峦之间,没有惊起一丝回声。

    就在小女孩刚要靠近凌月,她的双手已经变的很长很长,身体也逐渐变高的时候,凌月胸前突然亮起一道蓝光,瞬间笼罩全身,直接散开,瞬间照亮黑暗的山峦,那一丝篝火也在这蓝光的冲击下,直接熄灭。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

    此时看去,蓝光笼罩着这片空间,那诡异的人群被蓝光笼罩下,瞬间变成光点飘散在空中。

    那红衣小女孩明显强大许多,只见她在蓝光笼罩下如身处火海,狰狞的表情伴着凄惨的吼叫,在地上翻滚,女娃娃的模样也瞬间变成一只恶鬼,想要逃离这里,很快也化成了光斑,逸散在空中。

    在蓝光亮起的瞬间,纸片人直接和凌月分离开。分离后,已经接近人形的纸片人,瞬间干瘪,变回原样,蓝光笼罩下,直接化为灰烬。

    清扫一遍后,蓝光逐渐收缩,最终消失在凌月胸前。

    此时凌月依旧浑噩,状态却明显好了许多,四周逸散的能量一起向凌月飘来,钻入他的身体之中。

    “果然。”黑无常点了点头,他一直都在旁边,从始至终都做为旁观者,却没有任何人发现他。

    他对凌月更为好奇了,孟婆如此庇佑他所为何?仅仅为了稍那点东西吗?这还不至于。她如果真需要,随便一个鬼差都可以帮她办了,就算耗费一些香火,对她而言也是九牛一毛,黑无常真的看不懂,既然想不明白,那就不想了,他摇了摇头,走向凌月。

    “既然孟婆如此护佑你,你应当具备不惧怕任何鬼神的胆识,这一次劫难也算是磨练了。”黑无常站在凌月旁边,自语,随即抬起手,按在凌月额头上,低喝,“聚”

    徽文古巷,古槐树那粗糙的树丫中突然流出一股黑色的液体,渗入土壤之中,扩散在古槐的根茎之上。

    只见那原本枝繁叶茂的古槐在黑色液体扩散之后瞬间枯萎,很快变成了一根巨大的朽木。

    古槐旁,两道身影坐在其根部,闭着眼睛宛若雕塑。

    就在古槐枯萎不久后,两人眼皮微动,片刻,缓缓醒来。

    这两人正是凌月和黑无常。

    醒来后,凌月呆呆坐在那里,黑无常没有去理会他,而是站起身,围绕着古槐走了一圈,微微叹息。

    “叮”

    “宿主完成新手任务获得基础道法。”

    “叮”

    “成功升级至二级,解锁功能栏并辅以光脑显示。”

    “”凌月。

    我还没缓过来呢,没看我在发呆吗?你这两声叮是啥意思?故意的吧?

    凌月心里恼火,现在不是研究系统的时候。

    平复了下心情,深呼吸了一口气,站了起来。这一幕幕的经历他还是不太明白,心里有很多疑问。

    他走了两步,黑无常向他走来。

    两人就这么看着,凌月心里暗骂:“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你这么看着我是几个意思?不会是暗恋我吧?咦。”

    不过他没说出来,不甘示弱的瞪了过去。

    “我知道你心里有很多疑问。”没有理会凌月的想法,黑无常缓缓开口。

    “梦魇鬼魔很难见,因为它很难出现。”黑无常开始解释,“人有三魂七魄,七情六欲;唯独梦单独存在。

    人死后会变成魂,魂入地府进行轮回;因为留在人世间的魂会变成鬼,所有称之为鬼魂。一般的鬼魂行动是由生前的七情六欲所支配的。

    梦会在这时脱离,化作一种类似精神的能量游离在空中,最终消散。

    但有些邪恶道士会用一种特别的法器收集梦的能量因子,当其达到一定量后再借助载体就会形成梦魇鬼魔,其形态属于半魂体。

    鬼魔死,载体必死。”

    “这棵古槐最少五百年了,可惜了。”

    这听的凌月一愣一愣的,还有这种说法?问道:“那我?”

    黑无常笑了笑,道:“梦魇鬼魔攻击人的方式很单一,对于普通人来说很致命,不过刚才的梦魇鬼魔还属于幼年期,一些手段都不会,所以会这么容易死去。”

    “”凌月。

    你是在羞辱我还是羞辱我呢?什么都不会,那我怎么差点吓死?玩呢?他真想一巴掌拍死他。

    黑无常清了清嗓子,转过身,缓缓走动,“梦魇鬼魔一旦发起攻击,会把人的精神拉近他的空间中。他会幻化出各种东西。

    可以说你刚才非常危险,纸片人是专门吸收精神能量的,若不是你胸口的那块玉,你的精神可能就被吸光了,你的灵魂会被那女娃娃钻入,最后一口一口吃掉。”

    “……”凌月。

    吓我有意思吗?

    想是这么想,不过凌月依旧心有余悸,后怕不已。

    “玉?”凌月有点疑惑,顿时一拍脑门,立即掏出孟婆玉,指了指,不确定的问,“是它。”

    黑无常点了点头。

    凌月感觉自己捡到宝贝了,立即将孟婆玉紧紧收好,随即斜着眼看向黑无常,暗道:“要你何用?还不如一块玉。”

    看到凌月那眼神,黑无常整个脸都黑了,简直不能忍。

    “天色不早了,走不走?”黑无常看着即将落山的太阳,询问。

    “时间不早?”凌月疑惑,现在不应该是大半夜吗?

    黑无常都不想理他,能不能自己看一下天?不过还是解释了一下。

    “刚才那都是幻境,也可以说是梦。因为从见到古槐的时候你就中招了,这并没有过去多久。”

    “那你”凌月还准备问,黑无常摆了摆手,“你的问题太多,我渴了,不想走我自己走了。”

    “哎~等等我。”看着逐渐走远的黑无常,逐渐暗下的天色,凌月缩了缩脖子,撇了撇嘴,立即追了上去。

    徽文古巷地下,一处庞大的空间摆满了各种机器,其中一间办公室中,一中年男子手拖着下巴,一只手敲着桌面,并没有看桌前站着低着头满头大汗的男子,自语:“居然死了,不可思议,梦魇这样的强大魂体都能死去,简直了不起,这种人值得抓来研究一下。”

    中年男子轻轻一笑,不以为然,如果凌月在这里肯定会觉得这人很面熟,应该见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