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纸片人
    点点星光洒落,四周依稀可见,这里寂静的甚至连心跳声都能听见,一丝风都没有。

    四年八方全是青石砖堆砌的高墙,很多出口,一模一样,凌月根本看不出有何区别。

    “这是哪里?”凌月有些疑惑,这场景转换的太快了,他有点反应迟钝。

    要说害怕,他现在还真不怕了。

    他在地狱都浪了一圈,刚才差点被吓死,哪有那么多怕头啊,大不了再死一次呗。

    黑无常应该就在四周,他稍微有点安慰。

    “该死,这里居然是迷宫。”凌月走了好久,最后还是回到了原点。

    这让他很疑惑,梦魇鬼魔是在和他玩捉迷藏?玩呢?

    凌月气不打一处来。

    “不行要想办法走出去。”凌月一处出口处停下,借着月光仔细观察。这里空间很大,五人并排都不显拥挤,青石砖堆砌的石壁完全一样,就是连缝隙都不差一丝一毫。

    这里有些阴湿,一丝风都吹不进来,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沿着石壁走去,总感觉后方某个阴暗的角落有一双眼睛盯着,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凌月摸了摸口袋。

    还好,手机还在。

    他有些庆幸。

    打开一看,完全没有信号。不过电量还有百分之八十八,完全够用。

    他不打电话,也不玩游戏,没那心情。

    他只想听听音乐,跟着节奏~

    嗨起来~

    凌月深呼吸一口气,打开音乐播放器。

    顿时,一首儿歌响起。

    “小吗小二郎啊,背着书包上学堂,不怕太阳晒,不怕风雨打…………”

    很有节奏的律动回荡在黑暗的迷宫之中,顿时冲散了对黑暗的恐惧。

    “……”梦魇鬼魔。

    “……”黑无常。

    “……”

    ……

    凌月欢快的走着,捡起一块有棱角的石头,边走边画。

    我还就不信走不出去了。

    哼哼~

    “葫芦娃,葫芦娃,一棵藤上七朵花,风吹雨打都不怕,啦啦啦啦~”一首唱完,接着一首。

    “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

    ……

    “……”黑无常

    “……”梦魇鬼魔

    “……”

    有玩没玩?啦不完了是吧?

    梦魇鬼魔恨不得直接撕了凌月,可是他不敢显露。

    如果被黑无常发现,它对自己的战斗力根本没信心。

    因为鬼差根本不会做梦。

    ……

    “我把梦撕了一夜,不懂明天该怎么写……”音乐继续响起。

    “对了。”凌月一拍额头,停下脚步,看了眼天空,接着靠在石壁上直接坐了下来。

    “找毛线啊,睡一觉等天亮,我不信走不出去。

    再说这鬼迷宫不知道是不是那头怪物搞的鬼,有没有出口还是两说。

    不管了,困死了,先睡一觉再说。”

    凌月打了个哈欠,直接躺下就睡了。

    音乐继续响起。

    ……

    “……”梦魇鬼魔。

    能按套路出牌吗?

    能尊重一下它,稍微表现出点害怕也行啊,你在这里睡觉是什么鬼?

    梦魇鬼魔真恨不得把凌月拍在石壁上,扣都扣不出来的那种。

    “你等着。”梦魇鬼魔咬牙切齿,哦,不对,他没有嘴巴。

    凌月虽然躺在地上,但他并没有傻到真去睡觉。

    他心还没有那么大,万一睡着了,对方一下把他嗝屁了,那他找谁说理去。

    他精神一直紧绷,很警觉。

    音乐继续播放。

    唱的很带劲。

    “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

    红脸的关公战长沙,

    黄脸的典韦白脸的曹操,

    黑脸的张飞叫喳喳啊啊,喳喳喳喳啊。”

    “喳喳啊啊,喳喳喳喳啊。

    喳啊啊,喳喳喳喳啊。

    啊啊,喳喳喳喳啊。

    啊,喳喳喳喳啊。

    ,喳喳喳喳啊。

    喳喳喳喳啊。

    喳喳喳啊。

    喳喳啊。

    喳啊。

    啊。

    。

    ”

    “……”凌月。

    玩回音啊?

    果然有人在搞鬼。

    对了,我现在会不会还在做梦?

    凌月一想,真有可能。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凌月觉得自己说的真是太精辟了。

    想了想,扶着墙站了起来,接着一头装在石壁上。

    “……”凌月

    “……”梦魇鬼魔

    “……”

    ……

    “我特……”凌月顿时抱着头,痛的乱蹦,眼泪都下来了。

    他真不知道自己哪根经搭错了,会用脑袋碰石头这种看起来很愚蠢,实际就是很愚蠢的方法来检验。

    梦魇鬼魔真想对凌月说,“你轻点,我也挺疼的。”

    缓过劲,他知道自己并不是在做梦,但为何会在这里他也不知道。

    只能出去后再慢慢去想了。

    “什么人?”凌月突然感觉自己脖子被人吹了一口气,他汗毛都炸开了,瞬间跳向一边,差点崴到脚。

    ……

    洒落的星光,让周围依稀可视,转过身,凌月并没有看到任何人,包括鬼影。

    “奇了怪了,明明有人对着我的脖子吹气,难道幻觉?真特么吓人。”凌月这几天被吓的不轻。

    现在正处在一个偌大无比,黑漆漆,绿油油的迷宫里,他感觉这里不是迷宫,简直就是鬼屋中的战斗屋。

    “呼~”

    “啊~”

    凌月快要疯了,又吹了一口气,还有完没完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凌月慌忙转身,立即向后一跳,一套王八出世拳随意摆动。

    “有完没完,有完没完,咻咻~来啊,咻咻咻~想打架是吧?”凌月打出降虫十七掌,双脚还很有规律的跳动。

    “啊打~”

    瞬间右腿抬起,一脚踢向空气。

    腿抬高了,地盘不稳。

    “啪~”一声,摔了个四脚朝天。

    “……”梦魇鬼魔

    “……”黑无常

    “……”

    ……

    “好羞耻,还长的丑,没救了……”黑无常摇了摇头,他已经找到了凌月。

    ……

    凌月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扬了扬脸,厚着脸皮看向空气,“怕了吧?那就该去哪去哪。”

    寂静到让人恐惧的迷宫只回荡凌月的声音。

    “呼~”

    “啊~妈妈,我要回家找妈妈~你不要闹了行不行,不要吹了,有意思吗?你吹的我脖子痒痒,我怕痒,啊~”凌月真的恐惧了,这种未知的恐惧比任何鬼怪都可怕,他最怕这种了。

    这完全是在挑战他心里极限,这才几天,就这么刺激。

    他敢保证,这里比任何鬼屋都刺激,恐怖百倍。

    不信你试试看。

    凌月小心打开手机前置摄像头,突然一照,他差点吓晕过去。

    相机里,他肩膀上趴着一个头,白纸做的。

    仔细看去,他身后背了个纸片人,这怎么回事?什么时候粘在他身上的?他怎么不知道?

    凌月要哭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感觉相机里的纸片人在对着他笑,眼睛好似有光在跳动,那嘴的位置贴近凌月的脖子。

    他毛骨悚然。

    赶紧关了手机。

    他想立刻把它撕下来。

    可他发现,这纸片人完全粘在了他身上,宛若融为一体,根本撕不下来,一撕他的皮都在疼。

    凌月更加恐慌,他真的快崩溃了。

    这到底是什么玩意?他不想捉鬼了,也不想发财了,孟婆把他吃了就吃了吧,他只想离开这里。

    “小哥哥,你能陪我玩一会吗?”

    这时凌月眼前出现一个扎着马尾,一身红色唐装,七八岁的样子,好像瓷娃娃,煞白的脸颊上泛着一丝红晕,大大的眼睛上依稀还残留血液,无比妖异。

    他拉着凌月的衣角,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啊~”这又是什么玩意,都给我滚开,凌月快要丧失机智了,“你们想干什么,都滚开啊~”

    “我只是个小客服,一个月三千块,去了伙食费水电费一分钱存不到,我现在还是单身小处男一枚,我只是来这里玩一玩,我上有老,下有手,求求你们,放过我吧……呜呜呜……”

    凌月已经慌乱到口不择言,抱着头哭出声来。

    “小哥哥,你怎么哭了,陪我玩啊~”小女孩再次说道,声音更加诡异,回荡在四周,漆黑的迷宫中依稀能听到凌月心脏的跳动声。

    凌月的脖子再次被吹了一口气。

    “啊~”

    凌月大叫一声,跳了起来,擦了擦眼泪,一手指天,一手指地。

    口中喃喃,“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来显灵,镇鬼神,俯天地,一二三四五六七。”

    说完顿时向前冲去。

    小女孩看凌月念着口诀向她冲来,下了一跳,立即闪向旁边。

    “好鬼不挡道,好鬼不挡道。”凌月闭着眼睛自顾自的向前跑去。

    瓷娃娃般的小女孩阴森一笑,向凌月追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