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梦魇鬼魔
    整个徽文古巷阴气森森,总感觉有一双眼睛盯着他。

    青石板路面因靠近水岸,上面长着薄薄一层青苔,路面有点滑。

    前方,两巷想交处一棵槐树坐落,蜿蜒散落,遮天蔽日。

    这是一棵古槐,那根部十人难以搂抱,外部宛若一个老人的面庞,粗糙,枯瘦的只有一根根凸起的骨头。

    在约一米处分出一部分向旁延长,再向上半米,古树再次分出。

    初春,万物生长,古槐的叶落已经遍布各处,宛若一个垂暮的老人依旧用他的余生为后代遮风挡雨。

    整个十字路口被古槐用他蔽日的躯干遮挡,偶尔洒落一丝阳光。

    “这棵树快成精了吧?”凌月惊叹,他从来没见过这么粗的树,估计有好几百年了吧。

    “就差化成人形了。”黑无常冷冷一笑。

    转了好久,整个徽文古巷连动物的叫声都没有,寂静的可怕。

    麻面男子根本不住这里,他显然被骗了。

    这让凌月很恼火。

    天渐渐暗了下来,徽文古巷一时半会根本出不去,今天可能要住这里了。

    难道睡大街?凌月抓狂。

    再看黑无常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他很想揍人。

    他不时会想,是不是太闲的慌?自己一个普通人,管这些鬼魂的事?还人贩子,能把自己肚子填饱就不错了。

    还真以为得了个破系统就乌鸦变凤凰啊?毛拔了,还不如一只鸡。

    但有些事不是自己不想做就能不做的。

    如果不这样,他系统无法升级,不升级得不到任何东西,他依旧是个普通人。

    但他这个普通人又能看见鬼,屁股后面还有孟婆这只大老鬼,不努力,难道等死?

    不牛逼点,天天心惊胆战,吓都能吓死。

    转了一圈,又转了回来。

    看到那差点撞到自己鼻子的门,凌月都想把他拆了。

    黑无常就在一旁,屁话都不说,只是一副酷酷的表情,东看西看,不知道在搞什么。

    咯吱~

    凌月听到了开门声。

    他转脸望去。还是那老人,看起来很和蔼,见他伸出头后迅速的向两边看了一眼,这才松了口气。

    看向凌月。

    认真打量了一遍,侧出半个身子,身体很硬朗,就是头发有些花白。

    “你两小子在这转悠什么?”他警惕的问了句。

    “我们是来找人的,可没找到,这不天黑了吗,还没走出去。”凌月回应。

    听完,老人彻底松了口气。

    “快进来,天黑了不要待在外面,不安全。”老人留出门缝,慌忙的说道。

    凌月一头雾水,这是怎么了?

    害怕天黑,胆子太小了吧?

    他看了眼黑无常,对方点了点头。

    凌月才放心的进屋。

    一进屋,黑无常就四下打量,不知道在想什么,怎么看都帅。

    比古月哥欠还帅,这能忍?

    果断不看他,帅能当饭吃?

    “今晚你俩就住这里吧,晚上这里很危险的,没看到这里都没有游客了吗。”刚进屋,老人赶忙将门关上,找了个凳子让两人坐下。

    “怎么回事?”这屋格局很好,地方不大,却一应俱全,这里就老人一人居住。凌月坐了下来,有点疑惑,看向老人。

    黑无常也一脸好奇。

    “这里闹鬼。”老人压低声音,走到凌月旁边,很怕有人听到,一脸恐慌。

    “怎么会?”

    “真的,也就近段时间的事了。”老人很恐惧,“你看到了吧?整个徽文古巷近乎没人活动,晚上更没人敢出来。”

    “……”这说的凌月毛骨悚然,还好他机智,拉上黑无常,不用担心。

    不过他到现在都没看到什么鬼。

    “一开始这里偶尔丢失几只鸡鸭,没人在意,很正常。

    可是渐渐多了起来,接着就是家里的猫狗无故失踪,当时都报警了,根本查不出什么头绪。

    直至后来死了人。”老人脸色越来越恐惧,和蔼的面容在昏暗的灯光下愈发显得狰狞,他不想再说了,但他必须要说。

    这段时间他憋坏了,就他一人,他甚至不敢出门。

    虽然他一把年纪,但对死亡的恐惧那是本能,恐惧天生存在,每个人都有。

    他必须释放出来。

    “死的人越来越多,警察根本查不出什么,这里很多人都跑了,只剩下一些年岁大的。”老人压住心里的恐惧,渐渐平静下来,依旧和蔼。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凌月隐约感觉老人嘴角微微上扬。

    他打了个寒颤。

    他沉默不语。

    昏暗的灯光映照出几道人影好似魔鬼,张牙舞爪。

    夜完全黑了下来。

    屋里空间有限,凌月只能在卧室的破旧沙发上将就一夜。

    老人也躺下了。

    灯关了,漆黑一片。

    凌月昏昏沉沉,依靠在沙发上,渐渐沉睡。

    黑无常坐在一旁,闭着眼睛,呼吸均匀。

    屋外好似被一只巨大魔爪笼罩,随时可把这里拍的稀巴烂。

    突然~

    “叮~”的一声,在凌月耳中响起。

    让他瞬间惊醒。

    他睁开眼,没有动,很安静,四周漆黑一片。

    好一会,才有那一点点可视度。

    “状态:梦魇鬼

    属性:魂体

    技能:无

    能量级别:80/2级

    危险指数:★★★

    经验值:90/110

    弱点:等级不够,无法探测。”

    “……”凌月。

    逗我玩呢?

    现在不是计较这的时候。

    他要先找到黑无常,他记得刚才他就在旁边,他没摸到。

    那里空空一人。

    再次看去,一张似哭似笑,没有鼻子,没有嘴巴,中间只有一只眼睛的脸突然出现在凌月的瞳孔之中,毫无血丝,好似露出一丝嘲讽,在瞳孔之中越来越大。

    凌月想喊出来,眼睛越睁越大,身体发抖不受控制,恐惧,无助。

    他动不了,发不出声音,只能任由那张脸在他瞳孔之中越放越大。

    凌月眼睛渐渐模糊。

    但那双眼却透着幽蓝的光芒,锁定凌月。

    他身上已经完全湿透,他心速有250。

    难道再去见一次孟婆?

    他没脸啊。

    答应的事还没完成,孟婆会不会直接吃了他?

    难道要灰飞烟灭?

    他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

    ……

    渐渐昏沉的脑袋。

    突然~

    一声炸响回荡。

    “滚出去~”

    这是黑无常的声音?凌月要激动的哭出来了。

    身体瞬间变得轻松,那种被束缚的感觉完全消失。

    他被惊醒。

    黑暗的房间。

    黑无常那张帅气的脸庞就在他眼前,那深邃的眼睛就这么盯着他。

    “你干嘛?”凌月吓得身体顿时向后缩去。

    “你做噩梦了。”黑无常盯着他,立即转身,低喝。

    “就在我身后,别乱跑。”

    凌月还未反应过来。

    就听一连串笑声中掺杂着刺耳冰冷的声音。

    “呵呵呵呵,居然被发现了。”

    凌月捂着耳朵,看向声音传出的方向。

    只见本睡在床上的老人,翻了个身,睁开眼。

    阴森一笑,裂了裂嘴。

    那和蔼的脸庞逐渐变得狰狞恐怖,带着一丝嘲讽。

    一排牙齿渐渐变长,脸色煞白。

    面部蠕动,那鼻子嘴巴越来越小,直至完全消失。两只眼睛越靠越近,瞬间融合,竖在中间,泛着幽芒。

    头上稀疏几根头发,不停摇晃,身体逐渐拉长,渐渐与黑暗融合。

    “梦魇鬼魔。”黑无常面色不变,很淡定的从腰间拿出警棍,指着鬼魔,“你是想怎么死呢?”

    “呵呵呵呵……”鬼魔的笑声回荡,“无知的人类,我想你的灵魂会很脆,你的脑子会很美味。”

    黑无常手中的警棍开始变化,再次看去,是一根白森森的骨头,两端是头骨,看不出是什么生物的头骨,上面挂着一个铃铛。

    梦魇鬼魔看到后,不可置信,“阴间鬼差?”

    “怕了?”黑无常一笑,“那就跟我走,可能会有投胎的机会。”

    “投胎?呵呵呵呵……”梦魇鬼魔再次大笑,“我还没吃过鬼差呢,想必味道不错。”

    “那就让你灰飞烟灭。”黑无常拿着哭丧棒,上面的铃铛声音很脆。

    “呵呵,你们慢慢享受吧。”梦魇鬼魔一笑,顿时消失无影。

    四周逐渐扭曲。

    这里不是徽文古巷?

    转眼,周围变成了一座巨大的迷宫,凌月就站在中间,黑无常再次消失在他视野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