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女警
    “嗯?”王子豪放下茶杯,双手放在脑后,半躺着,抬起头看向说话男子。

    只见这男子身材魁梧,身高一米八多,板寸头,西装革履,夹着一公文包,长相英武,浓眉大眼,有地中海保镖那种感觉,是多数女性理想男友的标准。

    站在身旁就有安全感。

    “老板,这是调查资料。”男子说话平稳,然后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沓资料递给王子豪。

    “你出去吧。”王子豪接过资料,摆了摆手。

    “是。”

    偌大的办公室此刻只有王子豪一人。

    他坐了起来,手中的笔很有节奏的敲着桌面。

    “不会真有鬼神吧?”他自言自语,声音里透着质疑。

    h市郊区产业园一处民房中。

    “……”黑无常。

    “……”凌月。

    你哭什么?我有这么吓人吗?

    “我去。”黑无常拍了拍脑门,他突然想起来,刚才车里眼睛被射了一下,身上鬼差特有的气息没收住,释放了出来。

    然后脑子里一直在想乱七八糟的事,忘了收了。

    所以两个鬼魂见到他会吓成这样。

    这气息对新生鬼魂简直是毁灭性的。

    收起能量,黑无常却盯着女鬼不放,这让女鬼心里发毛,魂体向一旁缩了缩。

    “喂?”凌月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满头黑线。

    “你好歹也是个鬼差,你看你那色眯眯的样子,咦~”凌月嘴一咧,一脸鄙视。

    他觉得黑无常挺闷骚的,估计地狱待坏了吧,好不容易到了21世纪不赶紧释放一下?

    凌月一点不怂。

    孟婆汤都差点喝了的人,怂?不存在的。

    “这个女鬼我好像见过。”黑无常翻了个白眼,配上那张帅气的脸蛋,感觉在耍酷。

    这让凌月感觉受到一万点暴击。

    “你确定?不过这套路有点烂俗。”凌月嘿嘿一笑。

    “确定,很熟悉。”黑无常走进房间。扫了一圈室内,皱了皱眉,表情严肃。

    这间民房空间挺大,不过很简陋,有独立卫生间。

    “你平时怎么洗澡?”话题瞬间跳跃。

    “啊~”凌月一愣,随即指了指卫生间,“就在那里啊,那里有浴室。”

    “她们呢?”黑无常指了指两鬼。

    “你是脑子瓦特了?鬼洗什么澡?”

    “呵呵呵……”黑无常冷笑一声。

    “……”凌月。

    沃日。

    凌月瞬间反应过来,脸上发热。

    我说他们什么都没看到,你信吗?

    ……

    “我想起来了。”黑无常一拍大腿,站了起来。

    “这段时间h市不太平,经常出现儿童失踪,警方派了大量警力侦查。

    其中有一女警叫余梦丽,她是侦查大队的王牌,不仅漂亮,破案能力还特别强,被称为现代版的女福尔摩斯。

    许多查不了的案子到她这里很快就能结案。”

    “儿童失踪案影响重大,案件过了好久各部门毫无头绪。

    一天余梦丽突然向警局发了一条信息。

    信息内容很奇怪, ghbdj xhlhy,俺婆,莱认。”

    “这条信息让很多人不解,那乱码是什么意思?她已经很多天没来上班了,难道余梦丽出事了?

    余梦丽平时不会迟到,她对工作态度极其认真,这里面一定有隐情。

    这让警局领导意识到事态的严重,立即组织警力全城搜索,更对这条信息进行破解。”

    “最后破解出,ghbdj为干扰,后面的意思是:新河路淮院,案破,来人。

    当他们赶到那里的时候,所有人都不愿睁开眼,更不敢相信是真的。”

    “新河路淮院是h市边落早已荒弃的宅院,四处长满杂草,蜘蛛网,很安静。

    看着那一片片倒下的杂草,很显然这里有人来过,时间不长。

    院落一角,一个穿警服的女子躺在那里,警服已被血水上了色,血浸染了这里的土地,近乎暗红色,就连周边的野草都显得妖异。

    警服女子已经面目全非,右上角的头颅缺了一部分,带走了一只眼球。

    一些蚁虫聚集在这里。

    血已凝结成块,四周依旧散发淡淡的霉味混杂着青草的清香,显然刚出事不久。

    这样的死状就是一些年老的警察都倒吸一口凉气;那些年轻的警察,有一部分已经呕吐出来。”

    “这女子就是余梦丽,也就是眼前的她。”黑无常声音很平淡,没有一点波动,完全就是旁观者的心态,叙述着整个故事。

    她指了指女鬼,说道。

    凌月心里发寒,恐惧,胆怯等多重情绪混杂。

    这是多大的势力,多大的仇怨,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半天凌月才缓过气。

    “凶手抓到了没?”

    “警局毫无头绪。”黑无常摇了摇头。

    “你难道不知道?”凌月盯着黑无常,直勾勾的看着。

    “阴司鬼差,不管阳间事。”黑无常很淡定,淡定的让凌月愤怒。

    “你好歹也是警察,虽然是冥界的,但你的正义感呢?”凌月站了起来,逼视着他,他现在完全是火虫上脑,冲昏了脑袋。

    黑无常完全就不在意,淡淡一笑:“我的责任是掌控阴阳平衡,要帮她可以,现在就可以把她送往地狱,来世投个好胎。”

    渐渐的,凌月冷静了下来,全身好似完全没了力气,瘫坐在椅子上。

    他的世界观渐渐崩塌,他的视野也慢慢睁开。

    “唉~”他只是一个小人物,警局都没办法,他能怎么办呢?

    “对了。”他突然想起了麻面男子,这人肯定有问题。

    连续碰到两次,鬼市有他的身影,身后还有两个小鬼跟着,说不准从这里能有所突破。

    他思路越来越清晰。

    他看了一眼女鬼余梦丽,真可惜,这么漂亮的警花。

    余梦丽站在一旁,神色茫然的看着他们,如果鬼能流泪,就可以看到她现在在流泪,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哭。

    “余梦丽的事情如果能解决,小雪的应该也就没问题了,因为两人共同的联系就是人贩子。

    这可能不仅是人贩子的事了,这牵扯的很大,更有可能跟噬魂种扯上关系。”凌月思考着。

    这件事显然被压了下来,不然他不可能查不到,网上也没有任何信息,可能是怕引起慌乱。

    这一片阴气太重,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黑无常居然亲自动手,让这里恢复了正常。

    “你为什么帮我?”凌月突然问道。

    无事献殷勤,绝逼没好事。

    就黑无常这尿性,打死白无常凌月都不信。

    “因为你长得丑,给你点关爱。”黑无常贱贱一笑。

    那坏笑看起来……更帅……

    一万点暴击。

    “能陪我去这里看看不?”凌月不想理他,拿出麻面男子给的地址,询问。

    凌月都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这么信任黑无常。

    “我去又帮不了你什么。”黑无常没有直接拒绝,看了眼地址,没有任何变化,那双深邃的眼睛根本看不出任何事。

    ……

    h市东面,道路纵横交错,环绕一条巨大的湖泊。

    这条湖水养活了近整个h市的人,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湖旁打造了一处草原,春意盎然,泥土青草的味道,让心里的郁气也消散无踪。

    湖的一侧坐落一大片建筑,样式古风,类似横店,古建筑群纵横交错形成一副完美的画卷。

    这里被称为徽文古巷。

    此处房屋岁月冲刷,已有近千年的历史,如今已成旅游之地,依然住着人家。

    多数是上了年岁的老人,安一方风水,安一方人。

    麻面男子给的地址就是这里。

    徽文古巷面积很广,只开放部分区域,这里私家宅院居多。

    走在道上宛若穿越了历史,充满古文化气息。

    “这里怎么这么冷清?”路上凌月很奇怪。

    这里安静的过分,一路上几乎无人。

    偶尔一两人,都匆匆走过,面带忧色。

    “这里阴气很重。”黑无常面色严肃,抬头看了眼四周,突然说了一句。

    凌月顿时感觉脖子冷嗖嗖的。

    “你好,我问……”走在巷子里,一家门半掩,走了过去,敲了敲门,一老人露出半张脸向外看了一眼,凌月顿时惊喜,上前,刚开口,咣当一声,门被关了。差点撞到鼻子。

    “……”凌月。

    “你长得太丑了,人家看着害怕。”黑无常显然在憋笑。

    凌月给了他一个白眼。

    “发生了什么?”凌月很奇怪,心里也开始有点害怕,想离开这里。

    “我在这,你怕什么?”黑无常看出凌月的心思,鄙视的看着他。

    “我怕你跑了。”凌月回了一句。

    “……”黑无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