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黑无常
    “你跑不掉。”道袍男子轻蔑一笑,其速度好似又快了一丝,千米的距离快速拉近。

    “你是狗吗?跑这么快。”

    凌月气喘吁吁,这里到处是崎岖的山石,凌月几次差点摔倒,这让他速度也慢了下来。

    “不好,前面也有人。”

    看见对面几个黑衣人向他跑来,凌月心里一凉,立即改变方向,根本不带停顿的。

    谁说上山容易下山难?看我不打死他。

    凌月两眼发黑。

    这一跑跟特么飞奔似的,根本停不下来,一不小心就可能变成肉球滚下去。

    他余光撇了一眼后方道袍男子,暗骂:“这特么怎么跑那么稳?怎么不滚下来摔死。”

    不行要想办法甩开他,不然会死人的。

    看着越来越近道袍男子,凌月心里很着急啊。

    可是怎么办呢?

    他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向山下跑,凌月觉得那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肺也快炸开了。

    “坚持住,山下有一蜂窝石窟,那里错综复杂,只要进入那里就不用担心了。”这时土地说了一句,能感觉到他现在也很紧张与恐惧。

    很快山坡平稳了,凌月赶忙停了下来,向前伸头看了一眼。

    “……”凌月。

    不用跑了,有球子蜂窝石窟,怎么不说有石敢当呢?这下省事了,反正也快累死了,正好歇一歇。

    看着前方那有宽,又深的悬崖,美滋滋。

    刚停下来,道袍男子就追了上来。

    放缓脚步,他看了看周围,顿时笑了。

    “你跑啊!使劲跑啊。”道袍男子看着凌月一脸戏谑。

    “不跑了,累死了,这样跑真没意思。”凌月蹲了下来,上气不接下气。

    “对了,大叔你追我干嘛?”凌月一脸茫然的问道。

    “……”道袍男子。

    你是来搞笑的吗?问这种弱智的问题?

    道袍男子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没说出来。

    “交出土地,我可以饶你不死。”

    “土地?”凌月表现出一头雾水,站起身,踩了踩地面,恍然大悟,指了指脚下,“你说的是这土地?”

    “给给给,我走就是,你这人真奇怪。”

    说完就向一旁走去。

    后的人也追了上来,直接走过两人堵死了他的退路。

    “别跟我装疯卖傻,我的耐心是有限的?”道袍男子冷哼一声。

    道袍男子猜测,对方能救走土地说明其道法不浅,所以他时刻在防备对方反击,不过现在这么多人把凌月围住,他并不担心对方会逃跑。

    “你们想干嘛?”凌月向后退了几步,喊了一声,他心里很害怕,但不得不这样,这些人看着就很厉害。不说道袍男子,就那一个个黑衣人都魁梧的不像样,就他这小身板,人家估计能一个打俩,还不带喘气的。

    “你们说什么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土地,不就是……嗯?”凌月说着说着,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

    “你们不会说的是电视里土地吧?像西游记里那被孙悟空一个金箍棒就敲出来的土地?”

    “你们在逗我呢?这神话传说你也信?九年义务教育你们是逃课了吗?”

    ……

    看着凌月吧唧吧唧说着,道袍男子对后面刚跑来的五人摆了摆手,好似看戏一般盯着凌月,不再说话。

    说累了,凌月看了眼那几人,心里顿时绝望,确认完毕,人家不是傻子,看来今天要栽了。

    其实他心里还是有点小后悔的,当时有点冲动了。如果不救土地,他跑其他地方重新再找一个不就行了?虽然挺浪费时间的。

    如果让凌月知道他们抓土地的目的,那不知道又怎么想了。

    “说累了?”道袍男子嘲讽的看着凌月,“说累了就交出来吧,我可以让你体面的死去,来世长点眼。”

    “这是犯法的,你们就不怕警察抓你吗?”凌月有点绷不住了,他毕竟是一个三好青年,从小到大老实本分,今天能这样已经是奇迹了。

    之前可是一说话就脸红的主。

    “呵呵……”

    回应他的是一声阴冷的笑声,道袍男子已经没了耐心。

    “你信不信我跳下去?你什么也得不到。”凌月已经开始慌张了。

    “你敢吗?”道袍男子不屑一笑,“你就算跳下去,我也有办法寻到你的魂,到时我让你入不了轮回,生生世世。”

    道袍男子此时笑的很残忍。

    “大师,跟他废这么多话干嘛?直接抓了不就得了。”这时墨镜男说了句。

    道袍男子点了点头。

    正准备动手,凌月已经绝望了,都想跳崖了。

    只见道袍男子拿出一张符纸,瞬间燃烧后,丝丝蓝光飘向四周,此时周围突然刮起了一阵风,很阴冷,让人发抖。

    道袍男子有点茫然,口中立即叽里呱啦一大堆,突然一拍额头,看向四周,瞬间面色大变,对着周围吼了一句:“该死,快跑。”

    “大师。”墨镜男面色阴冷,看着道袍男子,喊了声。

    道袍男子根本没理他,确定一个方向后直接跑了,很快消失了。

    “……”墨镜男子。

    “……”一众黑衣男子。

    墨镜男都快气疯了,他是一个家族的嫡系,叫王子豪,家中兄弟姐妹太多,为了掌控更多家族产业,他想了很多办法。

    他这个层级接触到的秘密很多,包括一些鬼神。

    在一次聚会上他结识了一个官二代,这位背景很深,他知道如果巴结上了,那他在在家族里的地位肯定会上升。

    为此他用了很多方法。

    很快他俩成为了“莫逆之交”。

    一次偶然机会,他参加官二代举办的一个私下聚会,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从中他听到了许多秘闻。

    其中就有噬魂种,刚开始他心里发凉。

    但家族培养的后代有几个不是冷血动物?很快就没感觉了。能来这里的没几个好人,所以都无所顾忌。这种事就算说出去也没人信,更何况他敢吗?

    慢慢地,王子豪帮助了这位官二代做了很多不方便的事,他也从中获得了巨大的好处。

    对于神魔他根本不信,他觉得只是骗人的罢了,但他不会表现出来,只会更加卖力。

    他知道这人在寻神魂,他拍拍胸膛,直接包揽下来。

    用了很多办法,找到了一个捉神大师。

    他花了很大的价钱才请出山,帮他捉神。

    花费了这么大精力,还跟煞笔似的拿着八卦境“嘿哈,哈黑”,可是现在对方二话不说,跑了……

    跑了……

    跑了……

    他肺都快气炸了,他发誓,等回去后会让这个敢耍他的“假大师”知道,他王子豪的钱不是这么容易骗的。

    他后面四个男子走了过来。

    “老大,怎么办?”

    “把他给我绑了带回去,我想会有点用。”王子豪冷冷说道,可以看出他现在很生气。

    此时周围的风越来越大。

    “怎么会这么冷?”有人说道。

    已经初春,但这风刺骨的冷。四周渐渐起了雾,在整个山林中弥漫,很快伸手都见不了五指。

    四周的人已经开始慌乱。

    真是见鬼了,这里怎么会突然起这么大的雾。

    很多人不解。

    就是无神论的王子豪都有点心慌,这很奇怪,一会刮风,一会起雾,难道有妖怪?

    不可能。

    王子豪摇了摇头。

    很快雾气散去。

    片刻。

    “人呢?”有人出声。

    “不好,被他跑了。”

    “怎么办?”

    ……

    “给我搜。”原本很淡然的王子豪有点收不住怒火。

    “他跑不了。”

    ……

    燕山,跌宕起伏,群山绵延,非常壮观。

    其中一处石洞中,凌月躺在那一动不动。那唰一下,他心脏差点没出来,他要缓一缓。

    土地从孟婆玉里钻了出来,但依旧被捆的结结实实。

    “你总算来了,走这么慢,真要命。”土地心有余悸,动了动身体,“快给我解开。”

    “让他跑了。”只听一个男子在旁淡淡说道。只见他一身黑色的皮衣非常帅气,腰间别着一根警棍,头发深棕色,修剪的层次分明,那油光蹭亮的发丝,三七分,露出额头。

    那发际线真好,长的还帅,让凌月羡慕嫉妒恨。

    还好此人不高,只有一米七多,肯定没他高,心里稍微有点安慰。

    “跑了就跑了,先把我解开,我这把老骨头经不起折腾。”土地有点怄火。

    皮衣男子点了点头,口中喃喃一会,土地彻底自由了。

    “多谢无常兄。”

    “无妨。”

    “无常……兄?”凌月蹭一下坐了起来。

    盯着皮衣男子。

    “你……你是……无常?”凌月心惊,看着他身上的衣服,小心问道:“黑……无常?”

    黑无常点了点头。

    “你身上居然有孟婆手谕?”黑无常仔细打量了一下凌月,有点疑惑,但也没追问下去。

    很快,凌月明白了。

    地府编制人员都有相互联系的方法,土地一遇难就联系了周边的阴差,刚好黑无常离这最近,处理好事立马就赶来了。

    刚到,就解救了凌月。

    这让凌月暗道一声,“好险。”

    他想如果你路上再多玩一会,那就可以下面见了。

    说不准还能成为同事呢。

    不过黑无常真厉害。

    能看出他比土地强多了,不在一个层级。

    就看生活条件都不在一个层级,这让土地在一旁直撇嘴,酸溜溜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