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危机
    原本清冷的小屋里多了两鬼,使这里热闹了许多。

    女鬼因部分残缺,所以记忆也残缺了一些,很多事情想不起来了。

    再加上周雪这个小鬼,凌月有种淡淡的忧伤。

    为啥呢?

    因为这有点像人鬼情未了,再续情缘,然后一家三口。

    呸~呸~

    哥还是纯正大男孩呢,想啥呢?

    公司里。

    “老凌,你昨晚是不是去偷人了?还是让女鬼吸干了精魄?”一个个子不高,微胖,带着眼镜,笑起来有点羞涩的男子,名叫郑州。

    他走到凌月工位,侧身,伸头看向凌月,打趣道。

    “一边玩去。”凌月无精打采的回了一句。

    昨晚凌晨三点多睡觉,早上七点就起来了,精神能好那真见鬼了。

    “老凌,你自己看看,你那黑眼圈跟熊猫眼似的,脸煞白,还说不是。”郑州拍了他一下,摇了摇头,一副我懂得的表情,走开了。

    听完,凌月吓了一跳,赶紧拿了面镜子仔细看了看。

    “我靠……”凌月爆了句粗口。

    这特么是人吗?

    有点像丧尸。

    镜子中那脸色煞白,双目无神,好似被吸干了精气一般。

    这让他有点惊恐。

    不会是那两家伙干的吧?应该不是。

    他赶忙上网查了一下,在有鬼论坛找到了一篇类似的文章。

    里面说,生人和鬼接触会使得阳气越来越弱,本能的会吸收游离在体外的精气,久而久之人会越来越虚弱,而鬼魂则会壮大。

    不过一般鬼魂根本不敢靠近活人。

    就像人不敢靠近太阳一样。

    这让他很绝望。

    他这一下养了两个鬼。本来还打算缓一缓呢,看来一分钟都不行了。

    当天,凌月就找领导请了假,一请就是一个星期。

    领导看了眼凌月,摇了摇头,满脸同情,二话不说,批了。

    “x……”凌月真想上去一巴掌,把他那蹭亮的大秃顶拍的砰砰响。

    第二天,凌月就把东西收拾好,就前往土地庙。

    让那两鬼自己玩吧。

    哼~哼~

    来到燕山。

    凌月有点疑惑,这里人怎么变多了?

    看着那车道上,一辆辆越野车奔驰而过。

    懒得多想,多了就多了呗,管自己屁事,咸吃萝卜淡操心。

    凌月来到燕山北面。

    “不对~”凌月顿时戒备了起来。

    “这里人发生了什么?”林中,影影绰绰的人不时走过,都向一个方向走去,个个身穿黑衣。

    土地庙的方向?

    这些人要干什么?

    还好燕山比较复杂,凌月靠着地势一点点向土地庙慢慢挪去,没有被发现。

    距离土地庙大约一千米的地方,凌月心脏都快停止了跳动,不敢呼吸。

    怎么回事?

    那些人在拆土地庙吗?

    他看到一人身穿道袍,背着身,旁边还有五个男子在土地庙外一边走一边比划不知道干啥。

    他不敢再靠近,再近的话会被发现的。

    这些人绝逼不是好人,不然不会都穿着黑衣服,吓人呐。他要看看这些人到底想干嘛。

    “老大,这里真的有吗?都这么久了。”旁边一个大汉有点着急,看向旁边西装革履,带着墨镜的男子问道。

    “别急,大师说这里有肯定就有。”墨镜男子很淡定,做了个静声的手势,一动不动。

    这时,道袍男子转过身,是一个中年大叔,眉毛很长,阴翳的眼神扫了眼几人,开口道:“准备好东西,要来了。”

    说完,无人立即向五个方位散开,手中各拿一个八卦境,形状相同,但样式不同。

    五人中心刚好是祭坛的位置,道袍男子就在祭坛旁,口中不知念的什么东西。

    此时四周一阵阴风吹过,雾气渐渐弥漫,直至伸手不见五指。

    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

    “你们是谁?唤我何事?”土地有点恼怒。

    燕山很久没回来了,正好回来溜达溜达。

    还没走一半呢,就有人唤他。

    这和孟婆玉不同,这种是香火之力呼唤。

    那破庙这么久了,都破成那样了,谁会跑那么远去烧香,定然不是什么好人。所以土地没有理会。

    他觉得不会有什么事。

    毕竟灵气枯竭,万物沉寂的时代,有点修为的人早跑没影了,找他干嘛。

    想法是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对方唤了多次见没有反应,直接使用了末法时代正宗的唤神术,对方修为不高,只能在其庙宇周围使用,正好土地没走远,唰~一下就被唤了过来。

    “嘿嘿,没想到还真被我逮住一个。”道袍男子阴森一笑,瞬间离开了祭坛,跑出了出去。

    “开阵。”道袍男子低喝一声。

    五人八卦境一转,瞬间想接,五道光芒从八卦境射出直接将土地镇压在地上。

    “你们干什么?”土地很惊恐。

    “呵呵,正好差一个神魂,那天路过小庙,看到这里还有点灵气,我就知道你在这一片。”道袍男子向土地走来,蹲了下来,嘴角上扬。

    凌月傻眼了。

    这……这……

    世间果然卧虎藏龙。

    不行,土地如果被抓了他也就完了。孟婆那无法交差,万一发怒,那他真可能会被吃掉。

    他很着急。

    但现在他不敢动,只能静静观看,找准机会。

    “你们需要神魂?”土地前一刻有点疑惑,瞬间面色大变,浑身发抖:“噬魂种?”

    “呵呵,不愧是土地,见多识广啊。”道袍男子冷冷一笑。

    “你这样会遭报应的,死后后会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的。”土地诅咒。

    因为噬魂种太邪恶了。

    它需要七七四十九个小孩的魂,将其催化,变成一个空白的灵魂,将其融合在一起形成魂种。

    然后再用一个神魂,也就是地府编制人员的灵魂,土地就属于神魂。

    将其炼化包裹那颗魂种,完全融合,形成噬魂种。

    形成后将其注入人体内,可以延缓灵魂的衰老,再活一世。

    这种方法太过歹毒,没人愿意冒这风险,因为失败率太高了。

    只有某些地位很高,但将死之人舍不下人世间的繁华,宁可不要来生,也要在今世多活哪怕一天。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道袍男子冷冷一笑,“看你穷成这样,我也是帮你解脱。”

    说完,道袍男子挥了挥手,五个黑子男子收起八卦境,走了过来。

    其中一人走到一旁,拿起一个酒坛子,递给道袍男子。

    道袍男子拿着酒坛,开了盖,立即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咒语。

    “收~”一声大喝。

    唰~

    道袍男子愣住了,五个黑子男子也愣住了。

    就看土地唰一下被收走了。

    但不是朝酒坛子里去的,而是另一个方向,瞬间消失。

    这当然是凌月干的。

    整个h市现存的土地庙估计就这一个,如果土地被抓,他上哪找去。

    他灵机一动,想到之前是用孟婆玉将其直接拘来的,不知道现在能不能用。

    凌月拿出孟婆玉,里面蓝色光芒一闪而逝,还真把土地拘来了。

    看到被束缚住的土地,再看看土地庙那几个暴怒的人,凌月心里有点小爽啊。

    土地一愣神,瞬间反应过来,非常激动。

    “别看了,快点跑。”激动过,土地很着急,对着凌月说道。

    凌月不以为然,看把你吓得。

    比我还怂。

    哼~哼~

    “那个道士本事很深,如果不快点走,他很有可能找到我们,到时候你也跑不了。

    你要被抓住他们可能会直接抽了你的魂魄,去熬制魂汤。”看凌月表情,土地急切的解释。

    听完,凌月脸都黑了。

    我知道了还不行吗?有必要这么吓唬我?我可是被吓大的。

    不过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哥今天有事,改天大战三百回合。

    凌月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问:“那你怎么办?”

    “我没事,你拿着孟婆手谕,我可以附着在上,赶紧走。”

    看你怂的,凌月虽然这么想,但手脚还是很麻溜的,赶紧站了起来,准备偷偷溜走。

    咯吧~

    一声响。

    踩到树枝了。

    不好,凌月一惊。

    果然这时就有人喊了一声。

    “是谁?”

    跑啊。

    凌月撒腿就跑,管他三七二十一。

    “快追,我要抽了他的魂。”道袍男子回过神,脸色铁青,一挥手,立即向凌月的方向追去,他速度很快,宛若清风,不知使用了什么道法。

    很快,凌月出现在他的视野中,他冷冷一笑,宛若毒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