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土地庙
    凌月的住所距离公司十分钟路程。

    空荡的房间,如今也热闹了不少,当然这只是对凌月来说。

    周雪虽不大,但却很懂事。

    抽了时间,凌月看了许多关于儿童失踪的新闻,市内以及周围有关的都查看了一遍,就是没有找到跟小女孩有关的。

    叹了口气,有些事是急不来的。

    还是先找到土地庙再说吧。

    确定方位。

    凌月休息的时候,打车来到h市边的燕山脚下。

    这里很偏,也很荒凉。公路盘桓于山峦之间,青松碧绿,蓝天白云,原始气息,舒畅身心;更一览无遗,大有世外桃源之感,但少有人家住在这里。

    不时有野炊游玩的人来到这里,也增添了些许人气。

    凌月自然一人来到这里,周雪怕光,带不了,只能留在家中。

    燕山复杂,高近千米,山峦跌宕,稍有不慎就可走失了路途,凌月一路上废了不少力气。

    据说这里曾经是仙家道场,香火很旺,文革时期这里更成为重点对象。

    几十年来,这里渐渐破败。就是开发也只能修修公路,方便两城之间的互通。

    走在山路上,寂静的山林中偶尔传来交谈声,都是些游玩的人。清爽的空气夹杂着雨露,让凌月不由舒畅,长时间的郁气也逐渐吐出。

    也不怪古时有那么多山隐居士,动不动来两首文绉绉的诗句。

    土地庙坐落于燕山北面,位于山腰处。

    凌月找了好久。

    远远看去,土地庙显得破败,四周残留的痕迹可以看出已有不少年头了。

    此处年久失修,荒芜一人。

    从那足有一米深的杂草就可看出。

    拨开草丛。

    庙里遍布蜘蛛网。

    香台已经损坏,上面灰尘很厚,可落深深掌印。

    土地像已经开裂,有些部位早已脱落。

    四周凡是有点价值的东西都已消失,显得空旷旷的。

    好在还有残桌断椅留下岁月的痕迹。

    四周墙壁刻画的一些文字凌月也看不懂,想必也不是什么值得研究的东西,不然早被保护起来了,也不会如此荒凉。

    出门,认真观察了遍四周,确定无人。

    凌月从怀中掏出孟婆给的玉。

    这玉他也是第一次认真查看。

    玉很奇怪,里面有点泛黑,黑的离奇。表面雕刻着一个女子,面容姣好,他也认不出是谁,反正不是孟婆就对了。

    玉很光滑,应该是被经常把玩,上面隐约可见其掌纹。一般的玉根本不会这样。

    拿在手中就不一样。

    任何人都能感觉出来。因为放在手中会有一种奇异的感觉。

    好像很灵动,甚至融入身体的感觉。

    凌月不知道这是不是错觉,但他就有这种感觉。

    这玉肯定开过光,这是他给出的结论。

    凌月拿出玉的片刻,里面黑色的部位,一道蓝光闪过,随即消失不见。

    就在他楞神的时候,四周一阵阴风吹过。

    有点冷。

    凌月身体一抖。

    春风虽沐浴,但这风让他恐慌。

    这庙里怎么会有风?

    可能是从门口吹进来的吧。

    不对。

    这草没动。

    这时整个土地庙都被都被雾气笼罩,伸手不见五指。

    凌月心里恐惧,但努力控制。

    毕竟自己是走过黄泉的,一些东西还真不用那么害怕。

    他一直老实本分,如今主角光环,他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小神拜见孟婆大人,不知大人拘小神前来何事?”其中掺杂着些许恐惧,又很迷茫略显老态的声音回荡土地庙。

    一阵风吹过。

    这时凌月慢慢睁开眼睛,四周雾气散去,眼前一个白胡子,身高估计有一米三四的老头跪在那里,身体有点发抖。

    ……咳……咳……

    凌月有点尴尬。

    他知道眼前的就是土地公

    他不是孟婆,万一对方知道,会不会被土地公拔了皮,掉起来打。

    应该不会。

    给他半个胆子。

    “土……土地爷爷。”凌月紧张的喊了声。

    声音不对?

    土地公有点疑惑,慢慢抬起头,看向凌月。

    土地公年龄虽大,但保养的不错,脸上一点皱纹都没有。凌月暗暗吃惊。

    “你是何人?为何有孟婆大人手谕?拘我来何事?”土地公眉头紧皱。

    他虽怕孟婆,但眼前的小娃娃,一没仙气,二没鬼气,三也不是修道者,怎么会有孟婆的手谕?

    他不太明白,但也不敢太多放肆,可语气却不太好。

    “是这样的。”凌月反而不害怕了,也不紧张了,“孟婆托梦于我,说她现在香火少了,有点紧张。让我给他捎点东西。”

    听凌月说完,土地公虽不是很相信,但少年手里拿的东西不是假的,不由信了几分,顿时松了口气。

    不是找他的麻烦就好。

    “孟婆大人需要什么?”土地公站了起来,拄着拐杖走了过来。

    凌月仔细打量了下土地公,身上穿的衣服到处都是补丁。看来日子也不好过啊。

    回过神,凌月顿时掐媚一笑,小跑了过去。

    “土地爷,孟婆大人的事劳烦你费心了,不过我们先装扮一番。这样孟婆大人的面子才更好看是吧。”蹲在土地旁边,凌月的表情突然变的贱贱的,看了看四周,认真的说道。

    土地已经成精,他的意思怎会不明白,顿时脸上笑容就来了。

    他现在日子也苦的很,都快吃不饱了,就算上司的事义不容辞,但也要吃饭啊。

    土地眼珠一转。

    “高见?”

    对于凌月土地根本不需要低三下四的,好歹他也是一小神,虽然对方有孟婆手谕,但那也只是手谕而已。

    “土地爷,你这庙已经破败了,以我现在能力修复也没那能力,你看需要什么,我尽量做到。”

    凌月也不提孟婆的事。

    土地公叹了口气。

    他也明白,文革后,他们这些小神已经跑的差不多了。

    滋润的日子早已成为过往,如今还不如一些阴差舒服,他们都已经现代化了,自己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

    “既然你这么说了,我考虑考虑。”土地公故作深沉。

    “应该的,应该的。”

    “庙就不用修了,修好了也不会有香火了。”土地顿了顿,随即用手比划了一下。

    凌月顿时明白,但总有点疑惑。

    土地看出了他的想法,说道:“你以为土地是什么啊?”

    “土地也分很多种的。”

    “像我们这种属于地府管辖的公职人员,护佑一方百姓。

    我们本体也是灵魂,前世积了功德,死后成为编制人员。”

    “我们虽然法力低微,但对付普通鬼魂绰绰有余了,就是一些阴差也比不上我们。因为我们可能享受香火,他们却不可以。”

    土地唏嘘不已。

    “所以冥币我们也能使用。”

    “我知道了。”凌月心里一喜,有钱能使鬼推磨嘛,再说也花不了多少钱rb。

    “你知道什么。”土地白了他一眼。

    “冥币也有很多种,有骗鬼的,还有给鬼使用的。

    一般的店里售卖的冥币根本不能使用,那都是黑心商家忽悠鬼的。”

    土地有点恼怒。

    “去鬼市买,那里的东西不会假。”

    “鬼市?”凌月想起来了,在h市边缘的一个区域有一个鬼市,那里全是卖死人用品的,很多商家也都是从那里拿货的。

    不就是钱吗?我捎个几百亿。

    凌月满不在乎。

    随即爽快的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