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有猫腻
    “其实妖族与人族一样,有好人也有坏人。有无辜百姓,也有玩弄权术的掌权者。”

    “你是想说,本座与八百御剑弟子下手太重了?”

    “我绝无此意。只是觉得,若有机会避免这种殃及无辜的大规模战役,我会不留余力去实现促成。”

    “昆仑剑修者也并非喜好杀戮之人。”

    牧云剑城探出手掌,并指如剑点在妖族少年林十二眉心。肉眼可见有丝丝缕缕的剑气从妖族少年额前蹿入牧云剑城指尖。

    洛长风清楚,这少年所受剑伤虽深,却也不至于令妖帝那对儿女无从医治。真正棘手的,其实是剑阁弟子出剑时留在妖族少年体内的这缕剑气。即使皮肉之伤能够复原,无法剔除这缕剑气,依旧会随着时间推移损伤内府。

    牧云剑城正在做的,便是亲手将这缕剑气取出。如此一来,妖族少年林十二所受之伤便成为皮肉伤。只需在小镇里寻个大夫,则能医治。

    做完这些之后,牧云剑城却没有收手。洛长风亲眼所见,这位剑阁掌门人竟在妖族少年灵识里留下一缕王道剑意。

    洛长风讶异说道:“这可真是莫大的机缘。”

    牧云剑城收回了手,负在身后:“你不觉得林十二与柳十三之间该有一些为后世人道的故事吗?”

    洛长风笑而不语。

    天地长生,在于传承。

    他确实有过这般一闪而过的念想。现在看来,倒是真的有些命中注定了。

    一缕王道剑意入体后,床榻上妖族少年很快便从半昏半睡的意识模糊的状态醒来,喊了声一声痛。

    门外揪心的茶铺掌柜林三激动地推门而入,连忙跑到床榻旁关心:“孩子,怎么样了。”

    那妖族少年果真聪颖异常,看着洛长风与牧云剑城两人,满怀感激说道:“两位先生救了我。”

    茶铺掌柜林三闻言,又再叩首。

    洛长风将其搀扶说道:“从小镇里请个大夫开些伤药,再多静养些许时日,应该就无碍了。”

    掌柜林三应了下来。

    话刚说完,妖族妇人从昏迷里苏醒,听到外屋洛长风的嘱咐,撩起屋帘,见自家孩子果真醒来,喜极而泣跑了过来,跪在床榻旁:“扶桑树保佑,没有性命之忧就好。”

    林三说道:“你留在家里照顾孩子,我去请镇里大夫过来瞧一瞧。”

    林三走后,床榻上妖族少年握着母亲的手:“娘,我饿了。”

    妖族妇人抹了抹眼泪:“娘这就给你烧饭去,你先歇一会儿,别乱动。”

    妖族少年点了点头。

    那妇人走过洛长风二人身边,微微躬身,而后去了厨房。

    洛长风与牧云剑城皆看得出来,这少年聪颖之极,其实是在刻意支开自己母亲。

    果不其然,屋里只剩下三人时,妖族少年林十二看着牧云剑城忽然说道:“我认得你。”

    洛长风讶异地看着少年,又看了看浑身装扮与小镇妖族平民并无不入格局的牧云剑城。心想着这就暴露了?不过出手取出一缕剑气而已。

    牧云剑城却显得很镇静,半点儿没有被认出身份的惊奇之色。

    其实在他出手帮助这少年剔除体内剑气时就已发现林十二天赋惊艳,根骨奇佳,绝对是剑道一途有待雕琢的璞玉。

    所以牧云剑城才会摒除妖族之别,赠与少年一场未来不可预料的机缘。

    牧云剑城说道:“你若认不得我,才是本座眼拙。”

    洛长风听出牧云剑城话语中的意思。可忽然觉得,未免有些冒险。如此暴露身份的话,对接下来探听妖帝实况,恐会增加不少难度。

    那妖族少年继续说道:“我受伤昏沉,虽然听不到你们方才谈论的话,但我不傻。部族军医说过,只有懂得剑道的强者将我体内残留的剑气剔除,才有保命的机会。我醒来之后非但感觉伤口处的锋利剑气消失无踪,灵识里竟也多了一缕极具王者风范的剑意。这缕剑意,我在铸剑城外亲身感受过。”

    他看着牧云剑城:“你就是那天击溃我们妖族大军剑修者的领头人,昆仑剑阁的掌门牧云剑城!”

    牧云剑城说道:“哦?仅凭着一缕剑意,你便识得出我?”

    少年倒没有撒谎:“我也说不清楚,自小就对这些东西极为敏锐。”

    心想着果真没有看走眼,牧云剑城说道:“接下来你打算如何做?是默不作声,还是告知他人,然后让妖族强者将我二人生擒?”

    洛长风算是对修王道剑的昆仑掌门人魄力钦服。早知身份暴露如此快,又何必煞费苦心折腾这一身装扮。

    妖族少年沉默了片刻,眼中流露出些许暗淡之色:“我也不知道。其实我们没想过背叛与人族无数年前立下的契约,更没想过走出绝云岭占据人族的山河,我们都没想过。”

    洛长风诧异地与牧云剑城对视了一眼,显然没料到妖族百姓真实的想法居然是如此。

    牧云剑城说道:“可你们还是与异族勾结,大军围攻了铸剑城,不是吗?”

    妖族少年说道:“那是公主和太子的命令。”

    牧云剑城说道:“看来是你的公主与太子野心渐显,不甘心满足于现状,才会接受异族挑唆。”

    妖族少年全然不信地摇头:“一定不是这样。公主与太子平日里爱民如子,才不会为了一己私欲发动战争牺牲我们的性命。”

    牧云剑城问道:“那你说是为了什么?”

    林十二不过区区小妖,又哪里知道这些,只是凭着他的直觉断定:“我猜不透。可我敢确定,与人族决裂一定不是公主和太子真正想要的。”

    洛长风忽然说道:“六百里绝云岭,还有谁能逼迫妖族公主与太子二人做违心之事?”

    他看了牧云剑城一眼。

    若事实情况果真如此,那么逼迫凰儿麟儿率妖族大军围攻铸剑城的便只能是妖帝夫妇。

    可十年前妖帝重伤于天机老人与白知秋之手,不是传闻不问妖族诸事了?难道这一切只是妖帝便于隐藏的幌子,其实真正与异族达成协议合作的人正是他自己?

    洛长风说道:“莫非他的伤好了?”

    妖帝若伤势痊愈,他将是这天下除下落不明的白知秋与天机老人之外,唯一一位真正的圣人。

    牧云剑城修为高深,他很清楚圣人之间的生死之斗若留下伤势,绝不可能会在区区十年这么短的时间里复原。

    牧云剑城说道:“若非异族强者相助妖帝痊愈,那么就只有一种解释。”

    洛长风也同时想到:“异族控制了重伤的妖帝,以此来逼迫凰儿麟儿率妖族大军围城?”

    (ps:两位大神开启了福尔摩斯模式,这推理能力就问强不强。)钧天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