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林十二
    妖族世居的六百里绝云岭与外界并无太多差异。

    连绵不绝的山峦间,隔一片溪水,翻过一座山头,穿越一片丛林,都会见到许许多多规模约莫百户人口的村落。

    在一些地势较为平缓的山脚平原,则坐落着稍显喧嚷热闹的集市小镇。

    从云头里看去,这些村落也好小镇也罢,虽说分布的位置根据山体山势各有不同,没有一定规律与整齐度,却也不失繁荣。

    可见乱世劫后无数年,妖族与世无争里的繁衍生息比许多典籍记载与道途听闻还要稳定舒适许多。

    甚至有些特殊的村落,妖族与人族混居结合一同生活,也不见得有任何违和感。

    见到这些,洛长风难免有些疑惑。

    与绝云岭外世间纷乱相比,此处可谓宁静祥和的洞天福地。作为六百里妖族统治者,妖帝与那对儿女实在没有任何背叛昔年与人族结盟的理由。

    “难道只是为了一己私欲?”

    ……

    清晨。

    稍作乔装的洛长风与牧云剑城两人入小镇后,找了一处茶铺歇脚。

    以他们如今化劫境修为,些许路程自然不会觉得疲惫,不过是想多了解一些妖族风俗而已。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怠,若日后真的爆发与妖族异族之间的大规模战役,也好对症下药寻找突破口。

    见有客人来,茶铺老板娘一手拎着壶白水,一手托着两只碗走来。将碗放在桌上,顺手抹了抹湿润脸颊,佯作无事。

    洛长风与牧云剑城何许人也,见这颇为年轻的茶铺老板娘双眼微红,显然是哭过不久。与牧云剑城对视一眼,洛长风便问道:“掌柜这是……”

    屋内忙活的男子见自家婆娘又在人前流泪,唯恐吓了客人,解开身前围布连忙上前,瞥了一眼那婆娘。

    些许日子以来本就无心思做这茶铺生意的老板娘索性将茶壶丢在桌上,转过身跑到屋内,掩面哭去了。

    “二位,实在对不住。”那男子满脸歉意,给洛长风两人倒满茶水,又继续说道,“这婆娘想孩子想得疯了,并非有心,望二位莫要见怪。”

    洛长风瞧了眼男子,以他的目力一眼辨认出竟是人族,心中好奇之余伸手邀座:“这位大哥若不介意,可与我二人说一说究竟遇到什么难事。”

    “唉!”

    那男子也没有怀疑洛长风身份。坐下后低了头,过了好一会儿才从悲伤里走出,“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前些时候部族里来了位大人,在各个村落张贴告示,说是征集十五至二十岁之间年轻男丁应征入伍。我家崽子数月前刚满十五,唤醒血脉后便被招了去,接着就音讯全无。”

    “不久前村落里传闻,有人瞧见尊贵的太子与公主殿下率新组建的大军出了绝云岭至今未归。我们普通子民也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战事,战场上刀剑无眼的,这婆娘担心孩子性命便整日以泪洗面哭个不停。”

    洛长风点了点头。

    世居绝云岭的妖族与外面世界里平凡百姓别无两样。军队征兵,依然是从普通人家筛选。

    不是父子分离,就是夫妻生别。

    一样有依依不舍的情感,一样有难念的经。

    只是未曾想到这茶铺夫妇二人所忧心之事,竟与自己多少有些关系。

    他看了看亲率八百御剑弟子杀得妖潮溃散而逃的牧云剑城。心想着若知晓那些围困铸剑城的妖兵都是岁不过二十的少年人,这位同代里第一位化劫称尊的剑阁掌门是否还下得去手。

    洛长风正想着如何安慰,街道不远处忽有人大声呼唤。

    林三,似乎是茶铺掌柜的名字。

    这男子见是村落族长唤自己,连忙起身,说了句二位慢用后便朝村头跑去。

    那族长并不止换了林三一人,先后陆陆续续大概十多人的样子,从小镇各处聚来。然后不知说了些什么,一众人跟着小镇族长离去。

    洛长风与牧云剑城起初没有在意,直到那些人从村头折回。

    除年龄较长的族长外,先前被唤了名字跟随离去的中年男子各自背着人匆匆忙忙赶回。

    林三的面色不太好。不是一路小跑觉累,而是他身后背着的正是自己牵肠挂肚被应招从军的儿子。

    “孩子他娘,快出来。”

    洛长风与牧云剑城同时起身。

    茶铺老板娘闻声跑了出来,看到林三背后的儿子,没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疼……”林三背后的少年半昏半醒。

    他身上包扎着纱布,从腰间缠绕数圈然后挂在肩膀。可能是林三一路奔跑颠簸,那纱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浮现鲜红血迹。

    茶铺掌柜,年近四十的汉子林三热泪忽涌。想着不能在儿子面前流露脆弱,强忍着说道:“部族里说医治不好,让我们……”

    林三再度哽咽。

    那妖族妇人一听无法医治,眼前一黑更是险些昏倒,幸好洛长风反应极快,从身后托住。

    牧云剑城走了过来,看了林三身后重伤的少年。

    剑伤。

    还是他剑阁门下弟子的剑。

    牧云剑城沉默片刻说道:“或许我有办法。”

    林三遇见救世主般看着压低斗笠的牧云剑城,激动地说道:“您说真的?真的有办法?”

    牧云剑城低头不语。

    接触虽不多,洛长风多少也了解似牧云剑城这般人物,放下身份肯为这妖族少年医治已是莫大恩赐甚至是不可多求的机缘,便解释说道:“我这朋友说有办法,就定然不会妄言。我们还是先将令郎与夫人安置好,再另行医治。”

    ……

    妖族少年满脸汗水躺在床榻上,紧蹙着眉头。

    包扎着剑伤的纱布已彻底被染红。

    洛长风与牧云剑城站在一旁。

    安顿好自家婆娘的茶铺掌柜林三从内屋出来,噗通一声跪在洛长风两人面前:“两位若真能挽留我这孩子性命,林三日后就是做牛做马也必当报答大恩。”

    洛长风将林三扶起:“林大哥严重了。冒昧问一句令郎名讳……”

    林三抹了把眼泪:“我和他娘认识前,在各自家里一个排行老三一个排行老四。所以我给这孩子取名十二,林十二。”

    不知为何,忽然想起自己那调皮徒儿柳十三的洛长风微微笑道:“很有意思的名字。我这朋友要为十二疗伤,还请林大哥屋外稍后片刻。待疗伤结束,自会唤大哥进来。”

    林三微微犹豫片刻。

    不过看着洛长风真诚的面容,也还是应了下来。依依不舍地走到门前,轻轻将门掩上。

    (ps:到这里忍不住幻想了一下,许多年后,当洛长风这一辈退隐。轮到柳十三那一辈登场,然后柳十三遇到林十二,来个左林右柳啥的,嘿嘿。)钧天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