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涉龙潭
    议事堂陷入片刻沉默。

    白衣剑浮沉望着洛长风,微微讶异。

    初次见面在囚龙会场,他一枪刺向自己。彼时剑浮沉赞赏黑衣银发男子的勇气,冲冠一怒为红颜,哪怕自寻死路也值得敬重。

    后来整座铸剑城彻底冰封,就是这位曾被自己嘲笑不自量力的人仰天长啸破冰而出,一刀震慑两名异族强者,解救满城无数生命,所展现出的实力彻底让自诩铸剑城第一公子的剑浮沉震撼之余又叹为观止。

    再后来从提兵山主口中了解到,原来此人就是十年里名誉天下的风雪银城洛长风。

    剑浮沉瞧洛长风年龄,长不了自己几岁,竟能一朝化劫入尊,当真了不得。

    相比少城主,离落与月三人、莫相期几位同袍惊喜更多些。

    他们清楚洛长风修行天赋,灵窍境界停滞不前足足十年或许对绝大多数修行者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可放在洛长风身上,总有些不合情理。毕竟白楼门一战他手刃仇人大仇得报,心境再无阻碍。

    可后来想想,该是雪儿那一跳在洛长风心里留下悲伤太过沉重致使十年无心进境。然而无论如何,今时今日能见同袍走出束缚化劫称尊,他们由衷喜悦。

    蒙眼男子月影徒与洛长风只有过一面之缘,是那年月影山庄遭帝王盟血洗时的匆匆一见。

    牧云剑城亦如是。

    虽知之不多,可随着近些年风雪银城城主之名享誉天下,他们认为洛长风破境入化劫不过迟早之事,因此倒是没显露多少不可思议的神色。

    倒是江满楼,立场坚定的出奇:“化劫也不行。”

    这世上真正知晓洛长风十年不化劫根由所在的,恐怕除了风雪银城主母红衣安红豆之外,再无第二人。

    所以没有人清楚化劫对洛长风来说意味着什么。

    他想多解释数句,却在开口之前被剑阁年轻掌门人牧云剑城打断:“我与你一同吧。”

    作为昆仑七十二奇峰掌门人,牧云剑城一袭黑衣,披散着头发,额前系黑色发带,剑眉星目,五官轮廓更是英气逼人。

    他的实力毋庸置疑。

    昆仑山坐而观山百万剑,是同代中当之无愧的佼佼者。

    若说十年里,名声唯一盖过风雪银城城主洛长风的同辈,当属牧云剑城。

    有他的这句话,江满楼终有所迟疑。

    洛长风补充说道:“我二人联手自保能力总还是有的,你也务虚担忧。如果实在情境危急,我会想办法给联盟传递讯号。”

    江满楼无法再坚持己见。

    想来是自己太过敏感,白楼门外一刀斩杀半步入圣的燕皇燕白楼,洛长风发狂起来应该是妖族之灾吧。

    ……

    洛长风与牧云剑城离开铸剑城,同行的还有江满楼、月氏三兄妹。

    不过沧海登岸之后,洛长风、牧云剑城便与江满楼四人分道扬镳。

    莫相期吵嚷着要去七盏茶庄见一见刚出生的小侄儿,顺便以天机阁名义协助江满楼号召天南联盟,届时定下日期,剑浮沉会亲自赶去会盟。

    至于离落,则负责率八百御剑弟子返回昆仑剑阁,并暗中探查其余几部天图下落。

    当然,洛长风也不忘拜请天机阁那位杨夫人走一遭风雪银城,将自己无恙的消息告知红衣。

    至于圣祭大典负伤远遁的他后来数月究竟经历了什么,江满楼等十子同袍问不出,洛长风同样没有交代的打算。

    他与师兄之间的事情,不愿旁人插手。

    他迟早会问清其中缘由。

    ……

    五日后,洛长风与牧云剑城出现在距离绝云岭只有十里地不到的连绵青翠丛山中。

    二人稍作易容。

    无论洛长风标志性的黑衣银发,还是牧云剑城浑身锐意逼人的剑气,都太过招人瞩目。

    而且亲率八百御剑弟子重创退散妖群的牧云剑城容貌,恐早已被无数妖众视若煞星般刻在了心里。二人若不加以掩饰些许,只怕无法在六百里重峦叠嶂中露面。

    他们各自换上妖族子民里最常见的粗犷服饰,并带着斗笠,半遮半掩面容,还刻意隐去修为气息波动,看起来像极了世代生活在绝云岭中的妖族子民。

    ……

    夕阳里,二人分别盘坐在深山参天古树下。

    没有心情观落叶悟道,也没有心情看绝云岭与众不同的黄昏。他们纯粹等待,待日薄西山夜幕降临。

    装满甘甜溪水水袋扔给洛长风,牧云剑城抹了抹嘴角:“浣花洗剑图在你体内,不知你如今剑道修为几何?”

    洛长风怔了怔。

    当年昆仑剑阁青梅煮酒,若非老师无相道宗及时赶到,他与师兄二人真就无法从剑圣手下全身而退。不仅会留下浣花洗剑图,恐也小命不保。

    “你若需要,日后定当重登昆仑峰,亲自奉还。”

    洛长风并不贪恋此图。

    当初也是因缘际会,浣花洗剑图与社稷山河图产生共鸣才引发天池那场劫难,非他有意为之。

    牧云剑城说道:“以我目前剑道修为,洗剑图已无益处。”

    洛长风笑了笑。

    旁人听来,或许会觉得是一种实力的炫耀。

    可洛长风不会如此看待。

    他也修剑,他修一意剑。

    即使刻意敛去修为,洛长风依旧能感受到牧云剑城举止投足与谈吐间,那种精纯到极致的剑意。

    不说其他,单凭剑意,他的一意剑自愧不如。

    在洛长风看来,昆仑剑阁年轻的掌门人是一柄盖世神剑,便是放在浣花洗剑图之中也独一无二。

    见洛长风笑而不语,牧云剑城继续说道:“希望有朝一日,能再与你战一场。我很想知道,所谓天命之人究竟是无稽之谈,还是真的天命所归。”

    洛长风仍旧笑了笑:“若有那一天,不会让你失望。”

    ……

    入夜时分,两人终于有所动。

    天南绝云岭虽说是藏虎卧龙之地,但也绝非铜墙铁壁滴水不漏。

    只不过妖族避世,寻常时候,鲜有人涉足六百里妖族领域罢了。对于洛长风与牧云剑城二人来说,入绝云岭必经的那片诡林,真的形同虚设。

    毕竟六百里妖域,真正血脉高贵的大妖府邸,也不会坐落于绝云岭边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