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议事
    一日一夜。

    退走的妖潮被牧云剑城及八百御剑弟子击的溃不成军落荒而逃。

    铸剑城城门也已开始清扫重修。

    身为昆仑七十二奇峰剑阁掌门人,天下如今最辉煌耀眼的牧云剑城没有理由不认少城主剑浮沉为同门师弟。只是这位白衣少城主似乎沉浸在丧父之痛中,独自躲在后山剑炉山洞,不愿理会人和事。

    不过值得一提的,还是月氏兄妹与那蒙眼男子月影徒的一场重逢。当你认为已故之人突然有一天出现在面前,那种惊喜是无情天最怜悯的恩赐。

    看着小七与四弟重逢,月三人终于如释重负。十年了,到今天他才真正可以将小七亲手托付。

    他没有理由低落,因为那个人是小七最合适的归宿且唯一之选。

    可他还是觉得心中沉闷,所以找了离落与江满楼同醉。

    待第二日清晨时,白衣剑浮沉出了剑炉,宿醉的同袍也已清醒……所有人不约而同聚在城主府的议事正堂,而后黑衣银发的洛长风出现门前。

    ……

    少城主白衣剑浮沉坐主席之上,看着左右两侧若有所思的一众沉默,率先打破凝滞的氛围:“经此一役,我想诸位与浮沉一样,也意识到异族卷土重来之势的严重。”

    都是江湖儿女,对于在座的众人,剑浮沉没有说那些感激不尽涌泉相报之类的‘肺腑之言’。正如所说,一切起源在异族。

    为报众人千里驰援铸剑城之恩,他能做的,便只有除异。

    负伤在身又毫不忌口畅饮一宿的江满楼面色仍有些惨白。不过无论任何时候任何状态,似乎都无法改变他的习性:“错了。”

    剑浮沉目光移来。

    洛长风等人也相继望着江满楼。

    提兵山主忽然笑道:“万年复现的异族祸患,本山主从没轻视。只是天下诸公尤沉睡梦中而已。”

    江满楼此话不假。

    十年里异族渗透,他是第一位真正意识到隐患的人。否则也不会让柳十三稍信风雪银城,欲与洛长风商榷乱世劫降临前的应对之法。只是后来被诸事耽搁,才让异族有机可乘,几乎暗中侵吞天南。

    不过要数乱世劫危机体会最深的,还是洛长风。

    江都城外棋开大世,成为天九刃前辈所选天命之人,洛长风肩上便一直压着沉甸甸的苍生重担。

    无奈他阅历有限,对乱世劫知之甚少,苦不知如何实现所谓天命之人的价值。

    再加上这些年里,书院老师院长与天下寥寥可数的几位圣人至强者相继陨落,无人维持天下平衡,导致战乱频生内耗不止杂事繁多。即使有心素净异类,也无瑕分神,只得放纵渗透的异族肆无忌惮。才有了大闹风雪银城刀剑会,以及天南鬼谷林、羿神宗、万兽门、铸剑城的相继遭劫。

    洛长风沉思后说道:“我觉得,重点并不在于如何号召各路强者应付乱世时的异族大军。我们要致力的,应该是寻找在万年之期到来前结束这称劫的方法。”

    离落接着道:“乱世源起异族,异族自天西渗透。最好的方式莫过于将异族阻隔在破碎世界里。只要将口袋扎实,那么已经入界而来的异族先锋军便无后援,彻底消灭不是难事。”

    莫相期曾在天机楼看到祖父天机老人留下的些许手札笔记,想起一个词:“补天?”

    江满楼说道:“世间若有补天法门,天西也不会有镜中缘破碎世界的存在,更加轮不到我们这一辈。”

    一直沉默浑身剑意逼人的牧云剑城忽然开口:“我想,齐集七部天图或许能找到办法。”

    钧天七图在十数年前是极为敏感的话题,它的出现,总能掀起无数杀戮与血雨腥风。无论圣人或普通修行者,都欲一睹真容,更加不择手段想方设法据为己有。

    洛家也因此遭来灭族,可见其诱惑。

    十数年后,今非昔比。在乱世劫背景下,七部图录似乎更多被赋予了崭新的使命与意义。它的拥有者再不能置身事外,而需要以此承担苍生之重任。

    尤其知晓洛长风江都城外棋开大世经历的人,比如说十子同袍,则更加深信一切自有定数与天命所归的说法。

    无论过程如何,有过多少波折,最终七部残图的归属都是注定。

    这是大势所趋下的命。所以钧天七图的下落,也就不再那般血腥,反而多了几分神圣。

    洛长风看了牧云剑城一眼:“这也正是我所想的。”

    江满楼说道:“所以接下来就是大家消息互通有无,共同查找其余几部天图下落了?”

    堂内众人皆点了点头。

    少城主剑浮沉又道:“如今绝云岭被异族说服,在天南境总归是个隐患。今次遭败,难保日后不会卷土重来。而且妖族之中强者众多,算上铸剑城在内的各势力皆难自保。依我之见,眼下天南可组建联盟,共御妖族。”

    江满楼赞同:“这个可以有!可,谁来起头?”

    剑浮沉说道:“铸剑城虽与世隔绝,却也知天南七盏茶庄之名。联盟若以七盏茶为首,想必无人不服。”

    想起那位一生都将心思扑在商业里的岳父大人,江满楼顿感艰难。还不待开口,正对面的离落似乎看出他所想,便抢先激将说道:“这件事就交予咱们提兵山主负责。你是七盏茶庄乘龙快婿,组建天南联盟再合适不过。”

    一时间十数道目光不约而同汇聚在江满楼身上。

    这种时候便是刀山火海他也毫不犹豫,原本修为不足已沦为话柄,总不能真让这群家伙小瞧了自己:“那是自然!”

    众人会心一笑。

    洛长风又道:“还有一事。”

    牧云剑城与洛长风又想到一处:“妖帝。”

    洛长风说道:“是妖帝。”

    月三人说道:“十年前天机老人与白知秋联手惊瑞屠魔,帝御天圣殒,妖帝重伤南归至今未露一面,便是天机阁也无法查证其伤势具体如何。”

    洛长风说道:“所以我打算走一趟绝云岭。”

    江满楼蹙眉:“你想摸清妖帝的状况,未免太过犯险。绝云岭是何种地,妖族世世代代栖居,真的论起实力,又岂是那围城妖潮能够概括?甚至比起帝王盟也不会弱了多少。你若暴露,便是请来十天显圣也无能为力。”

    江满楼不是危言耸听。

    在座众人心知肚明,妖族麟凰所率围攻铸剑城的群妖不过是冰山一角。六百里绝云岭藏龙卧虎,那些血脉高贵的真正大妖绝不在少数。昔年便是迈入神引境界的圣人,如非必要,也绝不轻易踏足绝云岭。

    洛长风纵使身怀浣花洗剑图,手握屠刀,也无胜算……

    好在他并不是真的一人一刀杀入绝云岭。

    他只是混入其中一探究竟。

    不过为了安抚江满楼强烈反对的情绪,洛长风还是透露了一个秘密:“我化劫了。”

    是的,灵窍境停滞十数年,洛长风如今已迈入化劫之境。就在角斗场龙虎牢内,他重铸心境彻底恢复记忆与修为的那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