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一剑梦回千百世
    自称为泽的异族天醒神将跳入岩浆池后,铸剑城城主府的后山剑炉平静的出奇。这种平静维持约莫一个时辰,整座后山便突然毫无征兆椅起来。

    紧接着山崩的声响震醒夜色,无法形容的岩浆柱从那后山山顶喷发,直射夜苍穹。

    笼罩在夜幕里的城主府乃至整座铸剑城都瞬间变得明亮,披上一层火红的轻纱。无论躲藏的平民百姓,或是城门外火海里的妖潮与浴血护城的人众,所有视线都被这突兀的山崩所吸引,以至于举城皆静!

    便在无数目光里,有颗寒光烨烨的灵珠从岩浆柱里飘起,升至星空。

    而后笔直的岩浆柱轰然爆碎,数不清的火焰熔岩到处散射,有条背生双翼的青色应龙破开熔岩出现在所有人眼中。

    双翼应龙张开巨口便将灵珠吞入。

    应龙身后,有道红色剑光切开山体追杀而至。剑光来自一柄剑,那剑握在另一个白衣男子手中。

    那男子站立虚空,身背笔直,浑身剑意逼人。

    他冷漠地看着吞夺造化冰灵珠的孽龙。

    不知不觉间海风吹拂,他满头青丝变成了白发,宛如被染上寒霜。就连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也渐渐苍老,双眸渐渐混沌,坚挺的身背也弯驼了起来。

    脱离万年玄冰窟的他瞬间老了数千年,恢复本尊模样。

    此人正是铸剑城传说里的那位城主大人,师承剑阁老祖后被驱逐出门的剑?。

    与摘星观星两位师兄不同,剑?于剑阁老祖膝下承剑时日不长,数千年里修为一直停留在化劫境难有寸进。

    逢乱世劫近,老来得子,眼看自己又寿命将尽。

    他没有天机老人那种向天借命的通天手段,担忧自己身殒后乱世中无人挑得起铸剑城的担子,所以便以闭关为名将自己冰封在万年玄冰窟之内,待独子剑浮沉长大成人。

    这一晃,就是二十多年。

    剑?想过许多种苏醒的方式,万不曾料到二十数年后让他睁开眼眸的是夺造化冰灵珠的异族强者!

    有些诧异,有些惋惜。

    诧异的是乱世劫比他预想中早了些许,惋惜的是无缘多看剑浮沉几眼。

    这位本该寿终正寝的铸剑城城主大人心底长叹:“也罢,命该如此!”

    他心念微动。

    铸剑城城外剑浮沉手中却邪脱掌而出。红色的古剑划过星空,犹如一道霞光咻的一声没入背影佝偻的城主大人掌中剑身。

    两柄剑合二为一。

    剑?微微侧过头,浑浊的目光似是看到了城外火海里与他一般着白衣的剑浮沉,沧桑的声音回荡:“孩子。”

    “为父此生欠你太多。”

    “临终之际想来想去,似乎也没有什么可教你的。”

    “唯这一剑。”

    “你可瞧好了……”

    剑?前辈脑中浮现无数年前剑阁老祖传他剑术的情景。

    那是在昆仑山巅。

    盘膝坐在蒲团的少年随老师背诵着剑诀。

    老师说一句,少年跟着背一句。

    那一日天朗气清,云飞扬。

    “万字压低山一丈,千言可为圣人章。三杯梦回千百世,一枕黄粱剑气长。”

    “……”

    万字压低山一丈,千言可为圣人章。

    三杯梦回千百世,一枕黄粱剑气长。

    一枕黄粱二十余载,梦回何止千百世的铸剑城城主剑?这一剑虚空里暴涨。

    红色剑光每长出一尺,便穿回十个年头,而他也因此返老还童了十载,他的剑亦随之年轻了十岁。

    剑?笑眯着眼望着。

    望着那剑光穿梭在虚空里,同样穿梭在时空里。

    背生双翼的应龙身前十二铜人阵眨眼被洞穿,就连应龙本体也被剑光穿透,发出咆哮的龙吟挣扎着。

    那颗造化冰灵珠破体而出,闪烁着寒光从虚空里坠落。

    铸剑城外远远看到这一幕的妖族凤凰知大势已去,便振翅卷着负伤的麟儿飞离沧海。那招妖大将军紧跟着率众妖潮纷纷散去,隐退火海中的山林。

    其实此时此刻,无论异族应龙是否负伤,无论妖潮是否退去都已显得不太重要。重要的是,那红色剑光还在绵长,剑?前辈还在时光倒转向年轻的容貌变化着。

    它穿出铸剑城所倚的山川,越过沧海,飞射而出浩瀚的天南,然后发出一声欢快的剑吟冲射到中州昆仑山巅。

    那红色剑光最终在昆仑山顶无声崩碎。

    这一刻,剑?前辈的容貌彻底回到少年时。一如阳光明媚的那年他坐在山巅,跟随老祖学习剑气长时的模样。

    一剑梦回千百世。

    年轻的城主大人合上双眼,盘膝而坐,脑海里回响着剑气长歌。

    海风吹拂而来,那白衣潇洒的身影化作无数零碎的光芒如精灵般飞散。

    城外火海里的白衣剑浮沉瞧着那道身影化作虚无,疯狂地飞奔而起,往铸剑城后山掠来。

    他的速度很快,可却快不过冰灵珠的坠落。

    自虚空里坠落的造化冰灵珠落在残破的剑炉山洞内,重新掉入了岩浆池中。它吸收天地灵力所附带的寒气触碰到液体状的熔岩那刻,岩浆池顿时结冰。

    可怕的寒气萦绕散发着,以恐怖的速度遍袭整座剑炉山洞。

    所过之处犹如灾难一般,剑炉被冰封,山洞被冰封,城主府里花草树木连同建筑皆被冰封。寒气出府,蔓延至铸剑城各个大小街巷,大小街巷随之化作冰雕。

    那朝着城主府飞掠而来的白衣剑浮沉被寒气扑面,整个人结冰定在半空。

    诺大的铸剑城侥幸渡过妖潮围城的一难,却最终没能逃得过一颗造化冰灵珠的震怒,就连囚龙会场,乃至城门外包括江满楼、月氏兄妹在内的所有人,顷刻随着这座与世隔绝的城池山峦,成为了冰川的一角。

    作为亲眼见证这一川冰山形成过程的应龙,忍着伤痛在天空里肆无忌惮的狂笑。

    在茫茫冰川映照下,天空似乎出现了鱼肚白。

    ……

    有道人影出现在化作人形的应龙身旁。

    那人一身金缕衣,看不到丁点儿面容。便是脸庞眼睛,也被形似斗笠的玉帽遮挡着。

    他轻叹一声:“又是白费心思一场。”

    自称为泽的异族强者咳血,阴森地笑着:“不见得。”

    那人惊疑:“此话怎讲?”

    泽望着囚龙会场的方向,想起那位迷失自我被困在囚牢内化作冰雕的风雪银城城主:“至少除去了心头大患!”

    浑身金缕衣藏镜人正欲点头,却忽地听到回音。

    那回音正是来自囚龙会场的方向,似在反问:“何以见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