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你能你上
    那人出场的方式很潇洒,在无数妖兵与铸剑城修行者的目光里。

    可其本人却一点儿也不潇洒。

    他很苍老,不是鹤发童颜,而是真的苍老。

    佝偻的背形,消瘦的身影,花白的头发,满脸的枯容,而且独臂。如果说他身上还有一种东西能够证明曾经年少过,应是那双明亮有神的眼睛,像是一柄锐意逼人的剑。

    那人走到江满楼身前,带着沙哑的音色开口:“还好?”

    江满楼极为疲惫地挺了挺胸膛,玩笑说道:“命不该绝。”

    那人点了点头,沉吟片刻话锋一转:“同袍之中,你天赋本不俗。掌管整个提兵山的家业,再如此慵懒下去,长命百岁怕是很难。”

    江满楼咳了数声,眼里带着痛苦:“十多年不见,开口便咒我短命,哪有这样的手足同袍?”

    “总不能每次都要别人相救?”

    江满楼瞪着他,斗气说道:“什么叫每次?我堂堂提兵山主在你眼里就这么脆弱?”

    那人似乎就要刻意激怒江满楼:“一次还不够?”

    索性提兵山藏兵谷之主也不斗嘴了,江满楼摆了摆手,不耐烦地说道:“行行行,你能你上。”

    江满楼心意微动,浮屠铁甲渐渐化作无形。

    他捂着胸膛,剧烈咳了几声。抹去嘴角血迹,纵身一跃,跳上城楼。

    月三人与莫相期连忙上前询问伤势,江满楼摇头摆手,示意无碍。

    看着城楼下,一人提剑对数以万计的妖潮与那通体燃烧着火焰的麒麟兽,莫相期诧异地问道:“离落怎么会赶来?”

    “或许他一直就在附近。”江满楼说道。

    他不相信巧合。

    他相信世间诸多事,或者说所谓的缘分,实则都是能力者暗中的安排,只是有的人心知肚明,而绝大多数人看不到真相罢了,好似当年十子同袍各怀鬼胎聚在菩提书院。

    所以说,没有绝对的巧合!

    离落原本就在铸剑城隐姓埋名,甚至说十年里他已与这座城池融为一体,习惯这里的生活。

    他不知自己为何会喜欢这里,或者只因为那位素未谋面的城主大人年轻时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经历?

    剑阁老祖三名弟子熵焓?,如今到他们一代变成牧云剑城、王小二与自己。好似冥冥之中有双手推动着,注定在昆仑七十二奇峰里留下万代传名的人是掌门师兄与王小二,而他离落的路则是要重走一遍剑?师叔昔年的征途,而后随着斗转星移而渐渐被世人遗忘。

    这该是他的命。

    铸剑城平凡的生活在不久前被惊扰,因为他发现城中陆续潜入不少异族中人,而且少城主剑浮沉身旁莫名其妙出现了一个女人,很美的女人。

    这让他警觉。

    再加上江湖散修近来谈论羿神宗与万兽门相继灭门,综合接连十数天对潜入城中异族行踪的掌握,他心中猜到大概。

    他并没有将这些事告知剑浮沉。

    一来,少城主习性断然不会相信。二来即便说服,一明一暗,面对异族的有备而来,这座被隔世锁隔绝于世数千年的孤城仍旧摆脱不了命悬一线的危境。

    所以他选择外援。

    他知道沧海的尽头是海角之畔,也知当今剑阁昆仑七十二奇峰掌门人牧云剑城就在那里。他便去见了掌门师兄,将所有的情况尽数告知。

    铸剑城是一座与世隔绝的孤城,天下若有外援,那便是本属同宗的昆仑山。

    因此离落是从海角之畔御剑赶回。

    看着数以万计的妖潮,离落深知事情远比自己预料复杂的多。他本以为一切只是异族在谋划,万不曾料到妖族也参与其中,而且甘为先锋。

    离落看着化形后的妖族太子爷,独臂提着剑二十四:“难以想象,堂堂绝云岭妖帝之子竟会甘心被异族驱使。你是否想过,一旦所谋之事败露,赔上的可是数以万计的妖族子民性命!这种行为,该是未来妖族之帝所为?”

    身上每一片麟片都在燃烧,通体晶莹透红火焰缭绕的麒麟巨兽猛然前倾,做俯冲之势。爪下大地微微沉陷,它张开獠牙血口,怒瞪着离落。

    似是在说:“与你无关!”

    剑二十四寒意逼人。

    那剑尖处起了一股冷风,吹得城外地面火海熄灭后的焦黑灰烬开始飘起。风越来越大,掀起离落的粗布素衣,撩起他花白的头发。那些灰烬甚至旋转着飞起,卷起一道道风柱,越来越高,越来越紧。

    站在十数道风卷之中的离落轻转剑身,于是一道银光划过夜空,从城楼上所有人面前闪烁而过。

    剑光刺眼,那些人下意识侧了侧头合目。

    紧接着锐利的轰鸣传入所有人耳底。许多人被刺耳的剑吟刺痛耳膜,忍不住捂住双耳。

    他们随之睁开眼,见十数道长长的风卷随着剑鸣同时崩碎,数不清的焦黑灰烬像墨色的雪花刹那定格悬空在黑夜里。

    便在这瞬间,离落出剑。

    十年前江都城外百年身,他就将生平所学之剑法尽数归于两剑。

    是的,如今他只会两式剑。一横一竖,像是个十字,所以他称自己的剑法为十字离剑。

    离落的剑道就在十字之中。

    天下为田,田字的根本乃是中间的一横一竖。他认为天下万事万物皆逃不过一剑两断的命运,总之横剑切不开,就纵剑弥补。

    所以他一剑横扫。

    或许是沧桑百年身导致手脚不太灵活,这一剑横削显得笨拙。

    但无可否认它的威力……

    无数灰烬定格的虚空里,有道神圣的剑光一闪而过。

    无法形容那种速度,因为再短促的刹那始终都有一种过程。这世上真正没有过程的,叫做永恒。

    离落的一字剑便是永恒。

    那剑光在剑身,在他横削的虚空里,也在它一闪而过的所有轨迹上。

    是的,它同时出现在所有该出现的地方,没有刹那,仿佛由始至终都在那里,都在空间的每一处,永恒地亮着。

    而离落挥剑的过程,似乎只是给那道无处不在的剑光下达了一个命令,让它切断。

    于是虚空里一片片微如尘埃的灰烬被切开,无形的空气被切开,黑夜的幕帘被切开,就连虚空也浮现一道触目惊心的切痕。

    那切痕一直深入,延伸。直到出现在熊熊焰火的光泽里,火光被整齐地分开,然后那道光没入跃起的麒麟兽腹部麟甲之中。

    (ps:又逢周一了,新书天都赋在起点需要支持,作为起点的新人,还是蛮想试一试新书榜的,更新也一直未断,而且新书剧情,楼兰也是有很大的信心,不会比钧天图弱。望喜欢钧天图的朋友,能去起点捧个场,感激不尽。)钧天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