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墨子非攻
    赤脚的妖族太子是个极为注重是非的人。

    这种人通常很简单,或者说很单纯。世界在他眼里只有两种颜色,非黑即白。

    所以十数年前他第一次走下绝云岭入世遭受万兽门百炼世家追杀时,才对燕南飞的拔刀相助涌泉相报。

    无论燕南飞真正目的为何,麟儿只知他救了自己,因此在大燕帝国与七州域战乱的烽火岁月里,他始终相随。

    这份恩情,一直到巨鹿之战燕南飞败亡才算还清!

    或许这就是一命抵一命?

    简单的妖族太子爷不曾想过对那份相救之恩是否太过较真,他求问心无愧。所以他从不理解假如、早知、或许这些词汇隐藏的意思,他很简单,也很直接。

    麟儿看着江满楼说道:“你现在就可以来杀我。”

    这句话听起来极为狂妄,至少提兵山藏兵谷之主江满楼是这么认为的。

    铸剑城下,而立之年面容颇有尊贵气的江满楼冲着身旁月氏兄妹不可察觉点了点头,而后举剑刺了出去。

    心想着无数目光看着呢,是你说让我杀一杀试试的。万一得手了,可不关本山主事!

    灵窍上境修为的江满楼展开速度狂奔,他每一步落下,都会踩碎脚底的碎石,甚至在坚硬的山石地面留下一步步脚印。

    那脚印越来越深,仿佛他的身体越来越重。

    原来在他狂奔的同时,十年里经过三次改善后防御力惊人的浮屠铁甲如同一片片碎片从双脚覆盖全身。

    此刻的他看起来与符将金甲无异,除了浮屠甲的颜色偏灰之外,浑身上下只露一双眼睛。

    当然,还有他的剑。祖父曾亲手为他设计的神兵墨攻!

    与天生麒麟血脉的妖族太子交手,生死之搏,江满楼必然倾尽全力,他不会去做任何试探性的剑招,出手必力赴。

    眼看着离赤脚皮糙肉厚的家伙还有五步之距,江满楼脚下一震,身体随四处溅射的碎石屑高高跃起,墨攻剑尖凝聚着黑色如墨的剑气劈斩而下。

    麟儿修为已半只脚迈入化劫,虽说早已将对手甩在鸿沟之外,却仍不会托大。

    藏兵谷机关城铸造的神兵墨攻锋利度非比寻常,他毫不怀疑那墨色剑气侵入皮肤后带来的伤害。好在体型虽阔,人却并不笨拙。

    面对这凌厉一斩,麟儿紧握双拳,手臂化形,长满红色麟片的麒麟臂交叉于头顶格挡。

    墨攻剑斩下。

    如墨色匹练的剑气流转,泼墨一般冲打而来。可当那流墨眼看要将妖族太子侵染时,麟儿手臂之外赫然闪现一对火红色的麒麟翼,墨色剑气触即燃烧。

    麒麟火凶猛无比,扑面而来。

    经过改善数次之后,水火不侵的浮屠甲自然不惧麒麟火,江满楼却还是选择倒退而回。身体于半空中翻转数个跟头,着地之后,脚下用力一蹬,留下深深脚印又再暴掠而起,速度比之第一剑更快!

    铸剑城外无数双妖眸闪烁的夜色里,江满楼接连挥出数十剑。他身法诡异如同水墨流溢于宣纸之上,无法预测连绵不绝的剑势会延续向何处。

    但殊途同归。

    无论他的墨攻剑走偏锋也好,直来直去也罢,最终的目标还是那位妖族太子爷的高低八尺身。

    都说当局者迷,麟儿相反却很清楚这一点。

    他的表现极为沉稳。

    不为江满楼眼花缭乱的剑势所迷惑,他总能准确判断出墨攻剑落的瞬间,并及时作出最合理的防御与反击。

    成功接下数十剑后,麟儿捕获出手良机,一拳轰在江满楼掌心。

    恐怖的力道自掌心沿着手臂刹那传至胸口,江满楼心中一紧猛然刺痛,血腥的味道涌出喉咙。

    浮屠铁甲里的他,剑眉微蹙。

    他双脚紧贴着地面后划出数十米远,最后右手执墨攻剑倒插大地止住身形。

    江满楼略微沙哑的声音沉喝一声:“墨守成规!”

    声音传荡。

    只听轰的一声,身侧一根丈许长的墨尺冲破地面,笔直竖立着。这仅仅是开始,当江满楼手中墨攻插入大地唤一声墨守成规之后,接二连三的破土之音响彻不绝,一根接着一根丈长墨尺疯狂生长。

    碎石激射,尘土飞扬。

    眨眼的时间,以江满楼为中心,铸剑城外的大地赫然变作一片密集的墨尺林。

    眼看着毫无规律可寻的墨尺自大地生长而出,很快蔓延至脚下。妖族太子爷麟儿终于向后方闪退,不停地闪退。

    赤脚的他每每退后一步,那留下脚印的地方就会钻出一根锋利的墨尺。麟儿的速度一旦稍缓,便会被墨尺自脚底贯穿,危险之极。

    那从江满楼出手之际便一直静静掠阵的月氏兄妹二人趁着妖族太子忙于应付脚下墨尺林时,分别从左右两翼暴掠而至。

    那速度已不能用快如闪电来形容!

    月三人与莫相期出自月影山庄,那是个杀手组织。所以他们兄妹二人最擅长的不是正面交手,而是刺杀。

    江满楼出手前的眼神交换,便是一种配合作战的讯号。

    他负责主攻,分散麟儿的心神。而月氏兄妹两人则寻找恰当时机一击必杀!

    眼下就是绝好的良机!

    所以月三人和莫相期齐齐出手,两柄短剑就像是黑夜里的两道平行光,一剑自左向右划过胸膛,一剑自右向左穿过背后。

    两剑相遇的瞬间,时间好似定格。

    这惊魂的一刻,瞧得铸剑城城楼上众多修行者忍不住惊呼!可月三人与莫相期这对兄妹却是紧紧蹙着眉头。

    他们看着各自剑尖。

    两剑皆刺中妖族太子,只是却没有对其造成可观的伤害。

    因为两剑皆是刺破了麟儿的粗布衣衫,一前一后,至多在其胸前背后留下两道划伤且并不深的剑痕。

    定格的画面被突如其来恐怖的威压打破,麟儿的身体竟在膨胀。

    他的双脚开始生长麟片,身体更是长出红如火的尖锐毛发,血脉之力的觉醒带着一股刚猛的劲力从体内震散而出,强大的修为差距硬生生将月氏兄妹二人震飞了出去,撞断一根根锋利的墨尺。

    那妖族太子爷仰天长啸一声,人首化麒麟。

    浑身燃烧着血脉火焰的麒麟神兽跃出十丈高,猛然扑向被震飞的月氏兄妹二人。

    (ps:担心大家有挑着看章节的,所以这里再多说一下。楼兰新书天都赋在起点开始连载,望喜欢钧天图的朋友能够前去多多支持。)钧天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