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铸剑城之困(中)
    宽厚的铸剑城城墙上点了近百根火把,举火把的自然是剑炉赶至城防三百余背负长剑的剑侍剑奴。除剑浮沉师弟六剑灵与城中各路散修外,这些人已是铸剑城全部战力所在。面对数以万计的遍野妖潮,便是算上江满楼与两名符将金甲在内,也不可谓不贫瘠。

    身后忽有破空声传来,大敌当前原本就谨慎的负剑剑侍拔剑遥指:“什么人?”

    江满楼转身望去,见是月三人兄妹两人连忙赶来,便解释说道:“自己人。”

    怎料那诸多剑拔弩张的剑侍根本不理会自己。

    江满楼只好将目光移开,看了看白衣剑浮沉一眼:“天机阁中人,也是本山主十子同袍。最先从羿神宗万兽门之灭中查出端倪的,便是我这二位手足。无论咱们初见面有多么不愉快,不可否认的是,我们手足同袍千里赶来汇聚于此,绝不是为了做铸剑城的敌人!”

    江满楼这番话出自真心。

    做了提兵山主掌管江家产业十数年,些许嚣张跋扈第一世家公子的毛病未有改善,但还是分得清诸事缓急轻重。

    迎上江满楼目光,白衣少城主轻咳数声,按了按手示意收剑。

    剑浮沉亦不是斤斤计较之人。

    无论先前有怎样的口角争执,能够在铸剑城遭临大难前不惜千里援助而来告知真相,这份赤诚已不是情义二字可堪描述。

    剑浮沉心中明镜,此乃大是大非!

    ……

    月三人兄妹落入城楼。

    远远的看到江满楼,小个头莫相期迈着凝重的步伐倒是颇有天机阁几分世外高人姿态:“在城中便感受到大地颤抖的厉害,莫不是异族动手了?”

    江满楼无辜摊了摊手。

    而后指着身后,意思是你瞧。

    莫相期与月三人并肩上前,从城楼上眺望,看到漫山遍野似乎没有尽头的妖潮,忽然意识局势远比自己所料复杂得多,兄妹二人眼里不约而同浮现凝重之色。

    角斗场之内与异族强者交手留下内伤,面色愈发苍白的剑浮沉也望着群妖里那两道格格不入的人影:“那就是妖帝的子女?”

    江满楼长舒一口气点头。

    而后负着双手,在众人不解目光里竟向前走去。暗运着修为,江满楼的声音传荡在夜空里:“我说……”

    “妖族尊贵的皇子与公主殿下,深更半夜弄出如此大阵势,意欲何为啊?”

    “别告诉本山主是因为晚饭吃撑了,这才带着绝云岭的小宠物们下山遛食,然后不小心跨过沧海,又不经意路过此处?”

    无论出于口头试探,还是心中愤愤不平的发泄,江满楼的话听起来都尤为刺耳。当然,提兵山主不会顾虑妖族姐弟二人的感受,他主要是想着开打之前,使心里舒服些。

    即便打不过,过过嘴瘾也是好的。

    于是江满楼静静等着妖族姐弟二人的说法,十数息后,铸剑城外依旧无回音。

    他清了清桑又道:“人族与妖族并存于世何止千年?那异族不过是只会躲在暗处偷鸡摸狗的宵小之徒,究竟许了你妖族什么好处,让尔等甘心卖命,俯首称臣?”

    不计其数的妖群听懂了江满楼的嘲讽。

    化形前与人族无异的它们,一个个躁动不安。

    或是作势欲扑,或是朝着铸剑城怒吼,如灯笼般随风闪烁的凶煞眼眸,带着恨不得将城楼上让人厌烦的话痨给吞了的神色。

    不过,十年里妖帝重伤不问族中事,绝云岭大小事宜全由公主独断。已习惯臣服于凤凰神圣血脉威严下的妖族子民再如何愤怒,没有公主令谕,也还是不敢擅自妄动的。

    哪怕它们自信仅凭妖潮阵势就足以让铸剑城深埋海底,永世除名!

    感受到身遭万余名子民的愤怒,体内纯净的凤凰血脉也随之不由隐隐燃烧,高傲而显得冰冷的凤凰随口冷嘲一句,算是回礼。

    凰儿说:“这真是笑话。”

    比姐姐高上许多,身形也自魁梧许多的麟儿想着姐姐声音太小,便向城楼传话喊道:“这真是笑话!”

    江满楼心中惊讶:竟然回了?

    索性就追问下去,继续说道:“笑话?本山主说的莫非不是事实?”

    个头娇小,实与莫相期相差无几的凰儿说道:“世人都说妖异、妖异,说了无数年。难道还不知妖族与异族本是一家?”

    麟儿学着姐姐语气,又将话复述了一边,喊道:“妖异二字被世人关联无数年,难道不知我们本为一家同脉?”

    这算是什么理由?

    沉吟数息的江满楼与月氏兄妹对视一眼,旋即喊话:“太过牵强的解释,本山主不接受!”

    妖群之中又传回音。

    “天下之大纵横无边!万年前那场乱世劫,我妖族与人族联手共御外侵,枉送了多少血脉纯净且强大的族中强者性命?导致许多族部断绝至今……”

    复述姐姐话语的麟儿想起那般血流成河的画面,随之紧握双拳,加重了语气:“如此大的牺牲最终换来了什么?用冠冕堂皇的理由绝云岭画地为牢,将我妖族囚禁在一山之地,这难道就是人族允诺的回报?”

    麟儿声如钟鸣,震得江满楼耳膜泛痒。

    他掏了掏耳朵,忍不住腹鄙。想着万年前的陈年旧事,现在挑出来论理,就算你妖族心有不平,这时间等待的也太长了吧?

    妖族竟如此隐忍么?

    他江满楼决计不会误信:“绝云岭风景秀丽灵气充足,谁说不是个好去处?妖族心怀不满,不也居住了近万年?”

    不再是少年的麟儿没等姐姐开口,便忍不住回道:“那是以前。”

    江满楼嘿了一声:“以前如何,现在又如何?”

    “现在本皇子亲率万妖大军出岭,势要将浩瀚天南尽收麾下,做我登基为帝的第一座行宫。”

    麟儿口气不可谓不狂。

    但江满楼却信了。

    虽说对妖族姐弟了解不深知之甚少,他却能断定这番话语绝非出自麟儿之口。与前者相比,江满楼更相信这就是异族与妖族达成协议允诺的条件:妖族相助异族侵蚀天下,而最终天南归属,便是妖族领地!

    ……

    城楼上,连同江满楼在内的众人沉默不语。或者这一刻,他们才真正意识到危机所在。

    从风雪银城到秋水山庄,从鬼谷林羿神宗万兽门到如今绝云岭铸剑城……蛰伏万年而卷土重来的异族步步为营,这一次,恐真为颠覆天下而来!钧天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