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铸剑城之困(上)
    夜空里有无数星辰。

    铸剑城中有千万家灯火。

    而此时的城门外却有无数双眼睛。

    幽蓝、血红、深紫……各种颜色的眼睛带着凶戾气息成群结阵,从远方沧海岸边爬上丛山,而后翻山越岭,四面八方汇涌而来,逐渐向着城门靠拢。

    虽说夜幕遮天视力有限,微弱的星光下,守城剑侍与剑奴们无法断定这毫无征兆爆发的罕见妖潮具体数量,可脚下恢宏城池随大地颤动而隐隐的摇晃已是最好说明。

    看着越来越多的妖眸在黑夜里眨动,铸剑城城楼之上众守卫眼里终于泛起惊惧之色。

    于是自城主大人落根于此便从未关过的千斤城门,在数名剑奴推动下沉重地闭合,并且牢牢拴死。

    于是连接着城主府的那条宽阔青石街道,约莫三百名剑侍剑奴各个身背长剑着劲衣,从禁地剑炉之内鱼贯而出,列成两排朝城门飞奔而来。

    最先到达的,还是破空而至的白衣剑浮沉与江满楼几人。

    未等城楼众剑侍剑奴叩拜少主,剑浮沉便挥了挥手示意礼免。他站在城楼上眺望,见黑夜里城门外数不清的妖眸闪烁,这位自小到大从未感受到任何威胁的少城主不觉皱了皱眉……

    “妖潮?”

    江满楼亦是颇为差异。

    按照天机阁所掌握的信息,妖族极有可能与异族达成某种共识从而联手对付铸剑城。在此之前,江满楼设想过异族可能采取的种种手段。

    比如说方才遇到的刺杀,或者会用对付羿神宗与万兽门的手段故技重施……但无论哪一种方法,都应是异族为主妖族为辅。

    可城下浩荡阵势妖潮,显然不是异族操控。据他了解,当今天下除万兽门御兽术外,唯有绝云岭中妖帝的一双子女凰儿麟儿有此番令万妖臣服的天赋血脉。

    然两者又有不同。

    万兽门御兽术可控异兽猛兽,无法驱使具有人形的妖族。

    铸剑城当前面临的困境乃是妖族化形显露本体后的妖潮而非普通兽潮,这说明号役它们的,是妖帝子女!

    剑浮沉发现江满楼的疑

    (本章未完,请翻页)

    惑,问道:“有何不妥?”

    江满楼说道:“我只是很好奇,异族究竟允诺怎样条件能让妖帝的一双子女甘心驱使化形的妖族子民围困铸剑城。”

    一道隔世锁让铸剑城与世隔绝,鲜出沧海的少城主剑浮沉故不明江满楼之意:“你如何确定驱使妖潮的罪魁祸首是妖帝子女?”

    江满楼正想回话,可看着剑浮沉茫然神色,欲言又止。他觉得与自幼生长在铸剑城不知外界春风秋露的少城主之间有交流隔阂。

    清了清嗓,江满楼故作神秘说道:“天机不可泄!”

    白衣剑浮沉皱眉,寒冷的眼眸望着江满楼,一眨不眨,而后怒唤了声:“剑侍何在?”

    两名负责守卫城门的剑侍抱剑:“少城主。”

    “传城主令,召集城中所有修行者,无论修为高低,日出海岸前务必汇聚于此,城门御敌!”

    “遵命!”

    剑浮沉又道:“剑奴何在?”

    “属下在。”

    “剑炉传令六剑灵,许六位师弟一夜时间安顿好城中百姓。明日一早,此处汇合!”

    “领命!”

    剑浮沉目光从江满楼身上移开,语气似乎也变得平和:“瞎子。”

    一直静静站在剑浮沉身后的蒙眼男子侧了侧耳。

    剑浮沉说道:“城主府原本有数百位剑侍剑奴,负责平日里剑炉的守卫。此次铸剑城之困,我将所有人调集于此,城主府定会空虚。”

    言语停顿,剑浮沉竟有些哽咽。

    江满楼也着实诧异。堂堂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铸剑城少主,为何谈到城主府时会有这般悲伤神色?

    只听剑浮沉接着说道:“打出生之日起,就从没见过城主模样。虽然我一直都知道,他就在那座府邸,就在剑炉之中,可数十年里还是不得一面。他说他在闭关,出关之前任何人不许打扰。”

    蒙眼男子抬了抬头。

    他是个孤儿,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无依无靠的感觉。好在记事时起,他有六位生死相依的异姓兄弟姐妹相互扶持。无论何时何地,都有人陪伴。哪怕渡过那段最黑暗的炼狱岁月,

    (本章未完,请翻页)

    也不曾觉苦。

    因为有大姐与二哥为他们挡风遮雨。更因为有小七,让他有活着的感觉。

    没想到这位人前嚣张不可一世的白衣公子哥,背后也有如此凄苦身世。有父而不得见,孤苦伶仃与剑为伴,这般命运似乎比他还要惨些。

    蒙眼男子有所动容,开口说道:“你想我守在剑炉,为城主护法?”

    剑浮沉点了点头:“就算二十几年里他不愿见我一面,却仍然还是我父亲!断不能让闲杂人等闯入剑炉……”

    蒙眼男子没有说话,转身便走了。

    他本就是寡言少语的人。

    以前做杀手时如此,如今六位兄弟姐妹死的死散的散,侥幸捡得性命苟活至今的他更不愿多说一句。

    甚至是自己的名字,都不曾告知剑浮沉。

    剑浮沉看着他的背影,沉默数息,便不再去想陈年往事。

    将白衣少城主悲伤神色尽收眼底,想着又是一个可怜人,江满楼便将清晨被赶出府邸一事彻底翻篇,不予计较。

    提兵山主难得正色说道:“若城主大人无法出关,只凭铸剑城目前拥有的力量,恐无法抵御如此规模的妖潮。”

    剑浮沉冷哼:“你是在小看剑修者。”

    江满楼摇头说道:“你是没见识过妖帝那对子女的可怕!”

    话声刚落,城门外聚拢不知数目几何的妖潮中忽有动静。

    只听无数妖兽此起彼伏对月怒嚎。

    那一双双血月般的眼眸,那一张张血盆巨口,仿佛要将星空里的月轮吞噬。

    妖兽非异族,不会对星空月光献祭信仰之力。它们之所以暴躁不安,或者说兴奋……全由沸腾的血脉引起。

    此间天下,能让无数化形的妖族子民血脉燃烧,唯有两人。

    无数妖眸闪烁的奇光里,隐约有一高一矮两道人影并肩走来。

    (ps:猜一下蒙眼男子是谁,有猜到的不妨可以退回去,看看之前写的那个章节,就是月影山庄灭庄时。前文对于此人的描写虽然不多,但绝对是个极好的角色。能用寥寥文字写出一个好的角色,感觉无敌了。)

    (本章完)钧天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