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铸剑城里的十子同袍
    这夜,知子离开龙虎牢后便再也没有出现,哪怕剑浮沉派遣囚龙会场的下属满城寻找整整一夜,也还是音讯全无。

    这让深深感到背叛的铸剑城少主很愤怒。

    所以第二日清晨,江满楼带着两名符将金甲于城主府前递上拜帖时,心情烦躁的剑浮沉才冷冷回了声,不见!

    “不见?”

    城主府外,江满楼掏了掏耳朵。

    自己没有幻听?

    他堂堂提兵山藏兵谷之主,天下第一世家江家掌舵人江满楼放下身份前来拜访,竟会被拒之门外?

    忍住怒气的江满楼饱含笑容递了一枚金锭:“劳烦再通报一声,就说提兵山主江满楼有要事求见。事关铸剑城生死存亡,望城主大人再三思量。”

    城主府门前负责通报的剑奴回拒金锭,见江满楼神色诚恳,恐真的耽搁大事,便说道:“那,请山主再等候片刻。”

    约莫过了百息,身背长剑的剑奴又折返而回,看着江满楼摇了摇头:“山主见谅,我家少主正在气头上,不如明日再来……”

    一大清早便被干晾在门前,江满楼哪里还忍得住怒火:“再来个屁!本山主还就闯了,看你家少主奈我如何?”

    言罢,江满楼便大步跨越城主府门。

    守卫剑奴又哪里会眼睁睁看着陌生人闯府,即便是提兵山主也决计不允。于是五六名负剑剑奴拔出长剑,拦在身前。

    江满楼无需亲自动手,此行带着两名符将金甲便是为了以防不测。

    符将铸造之法是在他接掌家族之后从江满弓居住之处搜寻而得,并在符将红甲人的基础上作了整体修改。虽属于机关数术,但却拥有灵性,能随心而动。

    昔年江满弓十数具符将红甲人可与十天显圣之一的书山墨颜一战,而今改良后的金甲实力更是倍增。江满楼估算,一具符将金甲战力可匹敌三名灵窍上境修为的强者。城主府守卫剑奴不过妙道境界,不合金甲一招之敌便尽数倒地。

    江满楼硬闯城主府造成的动静,引得越来越多的府中负剑护卫从各个院落纷涌而来。一时间城主府大院

    本章未完,请翻页

    ,刀剑相击与惨叫声不绝于耳,可谓热闹非凡。

    很快,声音传到了厅堂内白衣剑浮沉耳中,这位一怒之下将提兵山主拒之门外的铸剑城少主终于忍不住现了身。

    “参见少主。”

    白衣剑浮沉负手站在堂外石阶之上,院中众剑奴见少主现身,齐齐参拜。

    剑浮沉挥了挥衣袖,众剑奴退去。

    他望着不远处久闻大名而立之年的提兵山主,微笑抱拳:“来者是客,浮沉琐事缠身未能相迎,望山主见谅。”

    江满楼打量着对方。

    剑浮沉正当纨绔傲骄年纪,且在这与世隔绝的铸剑城中,无论修为样貌可以说是第一公子也不为过。

    说白了,嚣张程度完全就是模仿十年前的自己啊!

    想想也是,作为翩翩公子行列里元老级别的人物,他江满楼早已把纨绔二字演绎得淋漓尽致,堪称后世佳公子典范楷模,偶尔遭到些许模仿也是无可厚非。

    这种性质,与天下年轻修行者争相修刀习剑以洛长风那家伙为日后成就的终极目标一般无二。

    想到此处,心情颇为舒畅的江满楼也不再计较被拒之门外的怠慢,与剑浮沉老练地寒暄数句,便入了厅堂。

    ……

    “山主说鬼谷林落入异族之手?”

    “羿神宗与万兽门先后灭门乃是鬼谷林所为?”

    “绝云岭不出世的妖族也与异族达成协议,他们下一个目标是铸剑城?”

    剑浮沉哈哈大笑。

    江满楼微微蹙眉:“公子不信?”

    剑浮沉捧腹说道:“山主误会我意。浮沉相信山主千里迢迢赶来,不会只是为了与铸剑城开个玩笑。只是……”

    江满楼说道:“只是如何?”

    剑浮沉抿了口茶水:“山主可知我铸剑城城主大人的来历?”

    “令尊?”

    “正是家父。”

    “愿闻其详。”

    剑浮沉难掩骄傲之色:“昔年剑阁老祖座下弟子有仨,一位是曾坐镇昆仑七十二奇峰的摘星老人,一位则是酿造昆仑劫变的观星客,还有一位

    本章未完,请翻页

    便在这铸剑城中。”

    江满楼心中微惊:“令尊大人莫不是……”

    剑浮沉说道:“家父剑?,正是剑阁老祖如今留于世间唯一传人。”

    铸剑城与世隔绝多年,而天下更是鲜有关于剑阁老祖座下第三弟子的事迹传闻,所以当江满楼听闻此事,颇感震撼。

    江满楼说道:“如此说来,剑?前辈修为想必已甄至剑圣?”

    自十年前昆仑劫变,宿命缠身的摘星老人与观星老人先后圣殒,此间天下便再无剑圣。之后,无相道宗、天东圣主、帝御天相继陨落,妖帝重伤不复巅峰,天机老人与白知秋更是下落不明。

    十年里天下无圣,异族这才又蠢蠢欲动,大有卷土重来之势。否则十天显圣也不会纷纷闭关不问世事,乞求在乱世劫临前夕能够迈入圣人之列方有率天下群雄抵抗异族的实力与资本。

    可现在看来,若铸剑城之主剑?前辈剑道通圣,哪里还轮得到他江满楼操此闲心!

    剑浮沉迎着江满楼疑问的目光笑了笑:“家父并未通圣。”

    正自饮茶的江满楼喷了口茶水,忍俊不禁。

    堂堂剑阁老祖传人,活了数千年才区区化劫境的剑修尊者,竟然在他面前炫耀!剑修尊者,很稀有吗?本山主十子同袍手足之中就有一位剑道通尊,可本山主炫耀了吗?

    当然这些心理活动不能展露人前,江满楼尽力克制着自己不去嘲笑剑浮沉这位井底之蛙的公子,连忙拭了拭嘴角水渍:“我觉得公子还是不可掉以轻心,毕竟异族在暗,我们在明。”

    剑浮沉眯了眯眼睛。

    见江满楼克制的嘲笑神色,他拍扶椅起身,背过身去,冷冷说道:“多谢山主提醒!来人,送客……”

    江满楼被请出城主府。

    后知后觉,才意识到自己失态。瞧那剑浮沉傲慢神色,定然不会相信自己肺腑相告之言。

    苦思无策的他只好寻了一家客栈暂时落脚,等待着相约之人的到来。

    直到傍晚时分,那位天机阁分楼楼主杨夫人才随着两道熟悉的背影出现在隔世锁的一端。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