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采珠人
    皎洁的月亮如冰盘挂在浩瀚苍穹,与十五月光相比显得暗淡的星河里有流星飞逝。流星划过角斗场的夜空,带来了一个女人,很美的女人。

    龙虎牢铁闸门前整日与奴隶为伴、轮守值替的御奴人极少见如此美丽的女子,换做平常必然要欣赏逾越一番,即便不能触碰,打趣**也是极好的。

    不过今夜在这位突兀造访的美人面前却不敢造次,作为囚龙会场剑浮沉的下属,他们自然不止一次见过公子身旁的新宠佳丽。

    铁闸门前值守的御奴人班头上前恭维:“小的们见过姑娘。姑娘深夜来此,不知所为何事?”

    或许因为夜凉如水而罩了一件宽大黑袍的知子姑娘瞧了一眼厚重的铁闸门,红唇微启:“白日里与公子交手的那名奴隶可关在此间?”

    班头答道:“回姑娘,在此牢中。”

    “可曾怠慢?”

    “公子吩咐切不可打扰那位,小的们哪敢违命。”

    知子点了点头,从袖袍中取出一瓶丹药:“公子知我与牢中人乃是旧识,便命我送些疗伤药,烦请这位大哥打开铁闸。”

    御奴人班头有些犹豫,随后向身旁弟兄使了个眼色,那人会意便无声退去,班头这才命人打开铁闸门:“牢关脏乱,望姑娘莫逗留太久。”

    知子并没有理会那名溜走的御奴人,尽管她料到那人定是去禀报剑浮沉。

    微微屈了屈膝,知子谢道:“多谢这位大哥。”

    ……

    黑衣银发的洛长风盘膝坐在铁牢内。

    闭目,没有凝神。

    屠刀血红色的煞气不再如以前那般氤氲在身体表面,仿佛莹光。而是变得极为乖训,一缕一缕地在他身边盘旋。

    好像,他已能彻底驾驭这柄神兵榜位列第三的杀人魔刀。

    他的面色也不再苍白。虽然许多天没有认真打理显得脏兮兮,可那抹平静却不再像天真的孩子该有的面部表情。

    他从沉浸在过往回忆的状态苏醒,因为听到了脚步声。

    很轻,却很浮躁。

    像是女子的脚步声,而且修为平平。

    他挣开眼睛,身体周围旋绕的血煞之气悄然散去,他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铁牢内昏暗的油灯照亮一张熟悉的容颜,然后那道倩影从黑暗里走来,映入洛长风眼中。

    真的是她!

    洛长风猛然站起身,走到铁栏旁,静静地看着,看着她走到牢门前。

    看着灰头土脸的洛长风呆呆地凝视着自己,知子姑娘掩着嘴角扑哧笑了,笑眼很迷人。

    她取出巾帕,素手伸入牢门后,为洛长风擦拭着脸颊的灰尘,唠叨说道:“每次见你,总是这么狼狈,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学会照顾自己,好教人放心!”

    洛长风依旧笔直的站在牢门后,静静地看着知子。

    被这种目光盯着有些不自然的知子忽然意识到什么,握着巾帕的手顿了顿,而后连忙缩回,后退了半步带着歉意低头:“对,对不起!我忘记你已经,已经……”

    记忆里的洛长风是天真模样,是那个只有孩童般心智总是依赖自己让人放心不下的傻子。

    在傻傻的他面前,她是他时常牵挂念叨的知子姑娘。

    可忽然想起白日里一枪刺向剑浮沉的男子就在眼前,知子姑娘便卑微地低下了头。

    在恢复记忆的他面前,自己又是什么呢?不过是鬼谷林里那些魔鬼随时随地的玩物罢了,如此低贱,如此卑微,如此肮脏,如此不堪!

    &n

    bsp;   想到这里,知子的身体开始有些颤抖。

    她紧抿着红唇,握着巾帕的手用力地捏着。她有些害怕,不敢抬起头,更加不敢看他的脸,看他清澈有神的眼睛。

    似是看出知子所想的洛长风向前迈出半步,尽管他就站在牢门后,这半步的距离看不出有任何移动,可他还是前倾身体的重心。

    他用身体的语言告诉她,无论恢复记忆与否,他还是他。

    洛长风唇角微微笑了笑:“谢谢你,知子!”

    这一声谢包含太多!

    想起自己从海边被救起的场景,一直到现在,洛长风有无数句话想说,可话到嘴边又不知如何开口,他沉思了一会儿,决定用最真诚的两个字眼囊括所有。

    所以他说谢谢,是真的谢谢!

    感谢她几次三番救命之恩!感谢她不嫌弃痴傻的自己!感谢她对自己付出的情谊!

    始终低着头的知子摇了摇头,泪光在眼中打转:“没,没有!是我应该感谢你才对!那日在鬼谷林,明明是你救了我,我却还想着什么救世主从天而降。现在想来,挺可笑的。”

    那令人疼惜的模样落在眼中,洛长风心有不忍:“你,还会回去吗?”

    知子苦笑:“我还能去哪儿呢。”

    洛长风极为坚定地说道:“我可以带你离开鬼谷林!摆脱他们的掌控……”

    知子抬起了头。

    是洛长风不可撼动的语气与态度让她抬起了头,将心中那抹卑微抛诸脑后。

    知子看着洛长风,眼睛一眨也不眨。

    可看着洛长风坚定的神色,她忽然又想流泪,有出于感动的温暖,也有对这段相识的惋惜。

    太迟了!

    她想着,一切都太迟了!

    “你若不是个傻子该多好!你若在初相见的那刻,哪怕在雨夜山洞之后说出这句话,我会不顾一切跟你走,一定会不顾一切!”

    “可现在……我只是个肮脏的女人,只是个为了生存不惜背叛身体与灵魂的女人。我变成了魔鬼!魔鬼又怎么配得上你呢!”

    眼泪终于滑落。

    知子慌忙转过身,背对着洛长风,无声的抽泣。

    可无尽的委屈与说不清的情绪决堤,她已哭成泪人,再也压抑不住声音的她不愿在洛长风面前这般狼狈,掩面跑了出去。

    急切的洛长风忽然说了两个字:“我想……”

    这两个字唤住了掩面哭泣的知子。

    洛长风终于将最后一句话说完:“我应该就是洛长风,风雪银城的洛长风!”

    洛长风三个字回荡耳畔,知子瞬间泪涌如泉,大哭恸哭!

    她走了,哭跑着出了铁闸门,头也不回。

    洛长风还怔怔的站在那儿。

    他忽然想起某天夜里,在自己昏昏欲睡时,知子说给他听的一些话。

    “我是沧海遗珠,不是被人遗漏在海里。而是采珠人将我捡起带到世间后,又将我丢弃。除了与生俱来的这张脸蛋儿之外,采珠人没有赐予我幸运,也没有赐予我任何生存的手段。所以一直以来,我渴望遇到一个人,不敢乞求他是盖世无双的天骄,也不敢再乞求他是风雪银城城主,我只望他能做个采珠人,在我死后,将化作玉珠的我从冰冷的世间再次捡起,将我丢入沧海,与无尽深邃的海水融为一体!那将是我最好的归宿……”

    (ps:果然,心静下来写的东西就是不一样。这一章非常喜欢,尤其是刻画情感的细腻,还有沧海遗珠的传说……自恋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