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沧海遗珠
    却邪不在神兵榜列,也不是许多年前随着钧天图被无尽之海冲出的古老六部落神物。23s.com更新最快

    它出自剑阁老祖之手!

    昔年剑阁老祖归天留下赤霄、湛卢、莫邪、天岚四神剑镇守昆仑七十二奇峰,却鲜有人知在那之前,老祖也曾赠给最小的弟子一柄盖世神兵。

    正是却邪!

    是的,当今铸剑城城主剑??乃剑阁老祖座下第三弟子,也是摘星、观星两位昆仑剑圣的小师弟。

    只因其心术不正城府极深,在老祖门下承剑不到三载便被驱逐下山,之后浪迹天涯才有了如今与世隔绝的铸剑城。

    正如昆仑七十二奇峰当代最为耀眼的牧云剑城、王小二与离落三人,老祖座下熵焓??三位师兄弟的故事才是昔年真正完整的剑阁故事。

    ……

    一记飞剑切碎惊虹之后,白衣公子剑浮沉不给洛长风留任何喘息之机,单手掐诀,半空之中红剑却邪剑锋急转,化作一道红光又向洛长风飞射而去。

    屠刀血煞修复伤势重铸心境,十数日来修为恢复不过三成的洛长风一枪惊虹被轻易化解难免心中暗惊,又面对速度如此之快的飞剑一时脑袋空白不知如何应对。

    便在迟疑间,红剑却邪发出一阵威凜剑颤划过手臂,刺向胸膛。

    或许是飞剑划过手臂产生的火辣痛感唤醒了他,刹那死亡威胁迫使他没有经过任何思考而做出反应。洛长风将身半侧,却邪红剑紧贴着胸前飞过。

    红剑在会场周围无数目光下绕天空画圆,最后回到白衣公子剑浮沉跟前悬着。

    而观洛长风凌空翻了数个跟头,最后落在黄沙铺满的角斗场中,双脚后滑数米,将游龙寒枪插入黄沙才得以稳住。

    会场周围城堡之上响起无数精彩的欢呼。

    能看到灵窍境巅峰修为的铸剑城少主剑浮沉小露一手御剑的本领,可是比角斗场百余名奴隶厮杀要吸睛的多。

    须知数十年来无论铸剑城本城修行者还是往来求剑的散修,白衣剑浮沉几乎已无对手。

    ……

    短暂交手而败北的洛长风手臂微颤,看着血液浸湿衣袖滴入黄沙,他才知低估了白衣公子修为的可怕。

    眼中带着歉意微微抬眼,望着依偎在那人怀中的知子姑娘,洛长风藏于袖里的左手握紧了拳,而后羞愧无颜低下了头。

    “是我不自量力了。”

    维护角斗场治安的数十名御奴人齐齐围了过来。

    些许年里,敢对公子剑浮沉下手的人,他还真是破天荒的第一位。噬骨鞭狠狠地抽在背上,手臂已无力提枪的他不消几息,嘴角便流出血迹。

    城堡上,白衣剑浮沉似乎不怒反喜,瞧了角斗场中黑衣银发的男子一眼吩咐说道:“关入龙虎牢,让他好好养伤。难得遇到这么一位年龄相仿的强者,不痛痛快快地战一场,实在遗憾。”

    白衣公子温柔地亲吻知子姑娘额前,揽着美人腰大笑离去。可怜那被亲抚的美人身不由己……临走时还忍不住流连回眸!

    ……

    洛长风重新关入空荡漆黑的龙虎牢。

    他捡了片油灯照亮的地方盘膝坐着,游龙寒枪斜倚在墙上。

    不知过了多久,铁闸门再度开启,洛长风想着,该是角斗场龙虎斗有了结果。

    果不其然,听着越来越近的声音,他侧目望去,见御奴人押送着囚车缓缓行来,囚车里锁着那位似曾相识黑布蒙眼的男子。

    只有他一人!

    也就是说,那一百多名奴隶全都死在此人手中!包括那名异族!

    洛长风带着些许诧异瞧了那人一眼。

    那人虽不能视,却似也察觉到洛长风的凝望,囚车驶过洛长风所在铁牢时,那人微微转头……

    曾关押着数百名奴隶的龙虎牢只因一场龙虎斗而瞬间变得死气沉沉,诺大的铁牢只剩洛长风与那不知彼此间隔着多远距离的蒙眼男子。

    直到两日后,有两名气息不凡的负剑男子入铁牢而来,说是奉城主大人之命将似曾相识的故人蒙眼男子带走。

    自此这座铁牢便真的空荡起来。

    不过洛长风也心知肚明,过不了多久,这里还是会陆续被新来的奴隶填满。

    因此他不再多想,全心神回忆着往事。

    ……

    这一天深夜,月明星稀,海风微凉。

    知子姑娘跪在铸剑城外鲜有人迹的山林中一处断崖上,在她身前,负手而立一名黑衣人。

    是来自鬼谷林传命的使者。

    那人背对着知子冷冷说道:“主人让我问一问你,为何潜伏在剑浮沉身旁如此之久还迟迟不动手,莫不是瞧上了那小子?”

    深知逍遥王惩罚奴才手段的知子胆怯解释道:“大人明鉴。剑浮沉修为极高而且生性谨慎,知子实在,寻不到下手的机会。”

    天南沧海之上的铸剑城虽说与世隔绝千百年,却绝不是羿神宗万兽门那般货色。不说城中剑修,便是那位师承剑阁老祖的城主大人就是不折不扣的化劫境尊者,虽不曾迈入神引剑圣行列,可在化劫境之中绝对也是无可匹敌的人物。

    更何况剑修者早已铸就剑心,用对付惊芒与百炼千柔的手段重施在剑浮沉身上,结果不难猜测。

    并不愿听到任何解释的使者转过身,阴森地看着跪在身前曲线玲珑的美人,体内有股邪火蠢蠢欲动。

    他森森笑着:“你该知道无法完成任务的惩罚。”

    想起万兽门那次雨夜被一群魔鬼蹂躏的场景,知子姑娘便不寒而栗,苍白的脸颊冒着冷汗,连忙叩首乞求道:“求大人宽恩!求大人宽恩……再多容两日,两日之内,知子定当完成任务。”

    那使者蹲下身来。

    知子惊吓地低着头。

    使者伸出手,触摸着滑嫩的俏脸,啧啧道:“真是个勾人欲火的狐媚子!若不是主人给你一次将功赎过的机会,本使者今晚定让你欲仙欲死。”

    有种死里求生感觉的知子跪趴着后退:“谢主人饶恕之恩。”

    那使者重新站起身来,清了清桑说道:“听说那个傻子如今就在铸剑城?”

    知子姑娘心中微颤,低着头没有说话。

    “主人的意思,只要你将那人带回鬼谷林,铸剑城的任务便算是交差。如若这最后一次机会你也完成不了……到时压在你柔软娇躯身上的,可就不是我们这些懂得怜香惜玉的同伴了!”

    鬼谷林使者已悄无声息离去。

    可他的声音却始终回荡山崖间,久久不散。

    知子姑娘跪在那里,一直等到四下里安静地只有海风海浪的声音,她才起身瘫坐在断崖上。

    奔流不息的沧海海水拍打着崖岸,溅起十数米高的晶莹水花。迸溅的水花结珠滴在她苍白的脸上,然后顺着脸颊滑落,落在她的掌心。

    她盯着掌心的水珠自言自语:“你和我一样,也是沧海遗珠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