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一枪穿云
    背后突然传来一声虎啸,洛长风见周围城堡观龙虎斗的看客们遥指着自己,仿佛瞧见令人血脉喷张的事情,骤然炸响。

    危机意识袭至心头,他豁然转身见那头吊睛白虎张开大口正向自己扑来……

    原来在他胡思乱想的间隙,御奴人已向角斗场一百多名奴隶宣布龙虎斗规则:但凡角斗场奴隶,无论来此不到半月的新奴还是已被铁牢囚禁近一年的恶人,连同囚车内白虎、异族与那似曾相识黑布遮眼的男子在内,谁能够成为龙虎斗之后唯一存活下来的人,谁就会从此摆脱奴隶身份,并得到铸剑城城主大人的重用。

    一飞冲天!

    想要生存,必须杀戮!

    这便是角斗场的生存法则,简单而又粗暴!

    ……

    被刻意控食饿了许久的吊睛白虎出笼后,仰天咆哮一声,便向距离最近且背对着它的洛长风噬咬扑来。

    如同被流星砸中一般可怕的冲击力,洛长风转身便被白虎扑了数米之外,那锋利的虎爪死死按着他的胸膛,让他丝毫动弹不得。

    白虎哪里懂得控制力道,锋利的虎爪按压在洛长风胸膛那刻,他便觉被利刃刺入身体的尖锐痛楚,黑色衣衫溢出血迹。

    那白虎张开血盆大口,欲撕咬他最脆弱的脖颈。

    城堡上,见到此惊魂一幕的知子姑娘惊吓地喊出了声,神色慌张不由向前移了数步,琉璃般的眸子里写满担忧。

    身旁白衣公子哥微笑地转头:“怎么?是熟人?要不我唤人将他放了吧。”

    知子姑娘恍惚意识自己失态,用一种带着陌生而又生畏的目光看着铸剑城少主,极为不忍地摇了摇头:“不,不是。我只是,只是觉得太血腥了!”

    白衣公子伸出手臂,温柔地将知子揽在怀中:“那就闭上眼休息一会儿,待看完龙虎斗,我带你去城主府。”

    知子姑娘乖巧点了点头,眼睛始终不曾从角斗场黑衣银发的男子身上移开半分。

    她默默咽下泪水。

    看着他生死一线,却什么也做不了。

    她忽然有些悔恨,悔恨当初让他独自雨夜离开万兽门。如果不是她欺骗了他,又何来眼前之祸?

    ……

    命悬一线的洛长风双眼顿时充溢着血红色煞气,就连身体表面都隐隐浮现氤氲一层。不知哪里来的恐怖力气,他紧握右拳朝着吊睛白虎额前轰了过去。

    这看似垂死挣扎的一拳,竟让所有人大为震惊。洛长风只击打一拳,那体型堪比寻常男子三倍有余的吊睛白虎便飞了出去。惨嚎飞出数米之外,撞到两名正在厮杀的奴隶。

    城堡上依偎白衣公子怀中的知子姑娘诧异地瞪着眼睛,方才一刹那,她不停追问着自己看到了什么?

    他,竟一拳将那白虎击飞?

    他只是个傻子,哪里来的这般力量?

    知子姑娘忽然想起一件事,在鬼谷林中当被假冒逍遥王的诡异男子侵犯时,一杆青色长枪从天而降……

    眼泪从未干过知子姑娘又默然流泪,心中无法压抑的复杂情绪与无尽委屈让她娇躯忍不住颤抖。

    难道真的是他?一直都是他?

    十丈高的圆形城堡,所有人开始为那一拳击飞吊睛白虎黑衣银发的奇男子呐喊起来。看了无数场每月十五的龙虎斗,除了半年前那位双眼蒙布的瞎子以一挑百胜出外,这黑衣银发的男子无疑又会掀起一场龙虎斗盛宴**。

    洛长风从沙地起身。

    浑身缭绕着血煞之气的他警惕地看着那头双爪不停刨地,随时准备扑杀而来愤怒之极的吊睛白虎,仿佛能将其看穿。

    白虎具有灵性,它能够感觉洛长风眼中透露的恐怖煞气,直觉告知它遇到一位难惹的主,然而并没有让它产生畏惧的念头,却反而激起将猎物撕碎的血性与狂暴。

    它再度怒啸。

    后腿弯曲,蓄力,而后蹬伸,纵然跳跃而起,第二次朝着洛长风扑来。

    早有准备的洛长风不会犯下同样的错误,更何况他的眼睛盯着虎眸,在那畜生一跃而起时,他已将白虎的动作与方向看穿。

    他不闪不避,朝那白虎冲了过去。

    城堡上无数人瞪大眼眸,不约而同屏息凝神。他们看到黑衣银发的男子与白虎正面迎上,而后那男子探出手掌,似曾相识的一幕。

    然而还不待那蕴含着难以想象力道的拳头轰出,一杆青色的寒枪便赫然出现在男子手中。借助着冲跑的惯性与速度,洛长风凌空跃起,果断刺出一枪。

    无法用肉眼识别速度的青光刹那洞穿白虎巨口……洛长风枪挑吊睛白虎的画面在虚空定格。虽然只有短暂的瞬间,这一枪却将龙虎斗盛宴的氛围彻底点燃。

    游龙寒枪枪尖滴落白虎尚有余热的血液,洛长风抽回寒枪,稳落黄沙铺满的角斗场地。

    这一幕,看的那白衣公子忍不住喝了声彩。

    可就是这脱口而出的一声喝彩,让洛长风猛然抬头,血煞之气四溢的眼睛迎上了他的剑目。

    于是在无数道目光下,自己尚不知自己恢复几分修为的洛长风单脚一震冲霄而起。

    这一跃,跃到将近二十丈的高度。在那最高处时,游龙寒枪划出一道完美的弧度,而后暴涨十丈寒芒,洞穿虚空向那白衣公子刺去。

    这一式,惊虹!

    突如其来的变故看的所有人目瞪口呆。

    心想这黑衣银发的奴隶真是胆大包天,竟调转枪头要杀铸剑城少城主剑浮沉?那可是灵窍境巅峰修为的剑修!甚至有人亲眼见证,在城外沧海之上,剑浮沉可是斩杀过化劫境修为的尊者!

    他在自寻死路吗?

    知子姑娘心跳剧烈加速。

    她知道他不是在自寻死路,他在为她扮演着一个角色,一个在万众瞩目下突然出现并将她拯救脱离苦海的角色。

    “还真是个傻子啊……”

    看着那道寒光,她刹那泪涌。

    微微低首看了看激动不已的知子姑娘一眼,白衣公子轻蔑地笑了笑。他剑目锁定着洛长风的身影,自言自语地说了句不自量力。

    而后轻唤一声却邪!

    身后楼殿之内破空飞出一柄红色长剑,那长剑出现之际,周围看客身上携带的所有兵器齐齐颤鸣,如同见了剑中王者一般兴奋。

    只见名为却邪的红剑在空中划了半圆,而后随着白衣公子并指而御,却邪来回飞斩,只消眨眼便将游龙寒枪一式惊虹切得粉碎。

    (ps:太困了,答应的还有一章明天写,明天两章,大家早点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