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囚龙会场
    这条自海心孤岛延伸出的千丈高锁链叫隔世锁。

    隔世锁的尽头,也就是海的另岸连接着一片群山,与世隔绝的天南铸剑城便藏于青绿群山之中。

    隔世锁之所以存在,完全是因为孤岛至海岸的那段海域,海底暗樵旋流极多,无论普通船只剑舟还是大型舰楼商船,均难以行驶。因此隔世锁便成了外界通往铸剑城的唯一路经,像是一条天路!

    沦为奴隶的洛长风戴着枷锁脚链,与身旁这群缘由不尽相同最后却同命相连的道友们心惊胆战终于走到隔世锁的另一头。

    早有人在此等候他们。

    这些人是铸剑城中囚龙会场的御奴人。至于囚龙会场是怎样一种地方……包括洛长风在内的不幸奴隶们亲眼所见。

    那是一座巨型角斗场。

    四周是约莫十丈高的圆形城堡,城堡用坚硬的黑岩石堆砌而成。其坚韧程度,便是化劫境尊者恐也无法一剑切开。

    不知是天色时辰缘故还是囚龙会场特有的规矩,洛长风与百余位奴隶被押送至此时,四周城堡上并无人影,安静非常。

    百余位奴隶被御奴人驱赶着,由角斗场的一侧巨门而入,通过黄沙铺满脚下的角斗场,径直向另一扇铁闸门走去。

    铁闸门升起,入眼是一片漆黑与阴冷。

    走在最前面的奴隶听到恐怖的声音,像是猛兽,于是惊吓的开始颤抖。

    根本无法猜测闸门后有怎样可怕的事情等待着自己,他便死活也不愿迈出半步,开始后退,疯叫着想逃离这人间地狱。

    然而御奴人又岂会眼睁睁看着那人退缩逃跑,解下腰间挂着的噬骨鞭,毫不留情的抽打在那奴隶身上,仅仅是三两下,那人便已皮开肉绽倒地抽搐。

    御奴人杀鸡儆猴。

    众目睽睽之下将那名站不起身已没了利用价值的奴隶抬起,进了铁闸门。过了片刻,御奴人返回,只听眼前漆黑黑的囚狱里传来惨烈的叫喊。那叫喊之中夹杂着猛兽噬咬的碎音,让人毛骨悚然。

    “再有不听从者,就是一样的下场。”

    御奴人扬鞭。

    一个个面目狰狞,驱赶着奴隶。

    血粼粼的教训摆在眼前,哪里还有人敢不听命?近百名戴枷锁脚链的奴隶,陆续向铁闸门内走去。

    脚下是一条暗黑的甬道。

    在平均每十米距离搁置的油灯下,昏暗的灯光里,可以看清两旁是手臂粗的铁牢,铁牢内关着各种各样的人,凶神恶煞的人。甚至,还关着不少獠牙的猛兽。

    御奴人头前带路。

    被吓破胆的奴隶们怒不敢言,惧亦不敢言。

    他们排着长长的队伍,御奴人打开一间空荡的铁牢,便有一名奴隶被推了进去,很快轮到了洛长风。

    御奴人解开洛长风的手铐脚链,并将包袱与寒枪丢了进来,然后重新锁上铁牢。生怕再被坏人抢了去的洛长风赶紧捡起包袱与寒枪,紧紧地抱着它们,靠在墙角。

    他呆呆地坐在那里。

    听不到铁牢中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也看不到那一张张可怕的面孔。他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或者说活在自己的痛苦里。

    想起知子姑娘,眼中不自觉泛起涟漪。想起经常浮现眼前的师兄脸庞,他的心便会隐隐作痛。有时甚至想起一片冰天雪地中独立城巅好看之极的红衣女,他会有一种说不出的愧疚。可当想起那只紫色的蝴蝶从眼前飞走,他却又有无尽的绝望悲伤。

    是的,这两天里他又想起了许多事,许多零碎片面的事与许多陌生却倍感熟悉的脸庞。

    那些往事曾让他痛心。

    可他的心每痛一分,却又会记起更多的画面碎片。

    或许他自己都不曾发觉,在这段记起往事与悲痛侵袭的重复过程里,身体表面淡淡的血煞之气在无形的修复着因被取出莲生诀而糟糕之极的伤势,甚至连那颗破碎的心境也在不知不觉中重铸着。

    ……

    所有奴隶都被单独关在了铁牢中,待那御奴人走后,周围开始有人交头接耳,有人哭了出来,有人破声大骂,有人干脆认命。

    各种各样的人有各种各样的情绪。他们寻找不同的渠道发泄心中怒火与畏惧,而显得独树一帜的洛长风却始终都呆坐在那里,渡过了漫长的三个时辰。

    外面的天空已迎来黑夜。

    铁牢内没有天空,始终都是一片黑夜。

    在漆黑中,铁闸门被人开启。那些新来的奴隶们好不容易稍稍安定的惊魂,又随着一阵轻快的脚步声而提心吊胆起来。

    “开饭了。”

    御奴人喊着,然后依着次序在每一座铁牢外分发晚饭。

    饥饿许久的奴隶们闻到肉香与酒气,双眼发光似的趴在铁牢门后,盯着面前让人意想不到的丰盛晚餐。

    他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明明饥饿如狼,却无人敢动面前的酒肉。这种僵持没有持续多久,终于有人耐不住食欲的引诱,开始不顾一些大快朵颐。

    有句话不是说,死也要做个饱死鬼。奴隶们抱着这种心态,索性破罐子破摔。

    无论眼神或面色与三个时辰前皆有许多变化的洛长风也走到铁门后,蹲下身看着面前的酒肉,或许是没有胃口,他只拎了那壶酒,又返回靠在墙角。

    左侧铁牢内的奴隶见黑衣银发男子留下的食物,警惕地瞧了一眼靠在墙角的洛长风,看后者一声不吭地喝闷酒,索性伸手将所有食物抢了过来。

    而洛长风由始至终都不曾看那人一眼。

    他给自己灌了一通酒。

    有些烈,却也能麻醉身体与心灵的痛苦。便借着烈酒壮胆,他又开始沉浸在回忆之中。

    回忆里的画面碎片在一点一点拼接着,身体的伤势也在一点一点愈合着。

    当觉得痛苦,他便独自饮酒,甚至说服自己睡去。

    睡醒之后,他则继续回忆。

    ……

    与所有奴隶一样,在这冰冷潮湿的铁牢中,好酒好肉供奉着的他被关了整整十日。

    待第十一日的时候,铁闸门依旧准时准点开启。

    数十位腰挂噬骨鞭的御奴人进了铁牢,他们没有提着酒肉,而是二话不说挥动骨鞭抽打在铁柱之上,一个个怒喝。

    “起来,快起来。”

    随后御奴人将一座座牢门打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