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隔世锁
    八百宗圣祭大典之战,洛长风极有可能身受重伤。

    这是安红豆与江满楼等人的怀疑。

    毕竟他面对的对手是声名赫赫的经天十二星,受伤亦无可厚非!

    可痴傻该怎样解释?

    这让他无法接受。

    江满楼蹙眉,更加感到不悦。

    他甚至有些愤怒!

    如果在万兽门灭宗时出现的黑衣银发人是他,那么他怎么可以傻?

    “你怎么能傻?”

    “你怎么敢傻?”

    “你可是堂堂风雪银城城主,傲视同代棋开大世的人物!你若变成了傻子,那天下人是什么?我们这些同代又是什么?”

    “你是想以此来嘲笑我们这些望尘莫及的人吗?”

    来自天机楼的妇人看出江满楼气息的波动与面色的阴沉。

    她虽说并不理解自家小姐与洛长风,江满楼这些菩提书院十子同袍之间的情感,可她确实感觉到这位年轻的提兵山主动怒了。

    妇人劝说道:“山主莫动怒。当务之急,还是查清异族之事最为重要。”

    江满楼尽力让自己平复:“自然是要查清异族所谋!您说鬼谷林下一个目标是铸剑城?”

    妇人点头。

    江满楼沉思片刻:“看来有必要亲自走一遭铸剑城了。”

    妇人说道:“这样最好!若有需要,天机阁天南各楼部众愿随时听候山主调遣。”

    江满楼抱拳:“多谢前辈!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夫家人姓杨,山主便唤我杨夫人即可。”

    “还望杨夫人与天机阁楼众盯紧鬼谷林与绝云岭的动静,若有异常,将消息传送于我岳父大人,晚辈自会知晓。”

    ……

    “她骗我、她骗我。”

    “她骗我……”

    “你们都骗我,所有人都骗我……”

    浑身泥泞的洛长风抱着知子姑娘送给他的包袱和那杆寒枪,低头走在街道上,口中一直重复着这三个字。

    他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也不知道自己会走到哪儿。

    这些都已不重要。

    重要的是,此刻他很难受!很伤心!

    几日来,他脑中浮现了许多奇怪的画面。

    画面里有一个黑衣银发的男子,与自己生的一模一样。画面里还有一位赤发负剑的人,他隐约听到黑衣银发的男子唤那人师兄。

    他记不起太多。

    因为画面很模糊,也因为当那些情景浮现脑海时,他的心有种碎裂的疼痛。仿佛记忆深处一直有种声音告诉他不要去想!于是他开始抱着撕裂般痛苦的脑袋,强迫自己停止回忆……

    他做到了。

    他可以不去想那些似曾相识的画面,可又怎能忍住不去想知子姑娘?

    新伤旧痛融合在一起,无论脑袋还是心口都有一道疤痕在裂开,溢着血。

    他不明白为何那个被他称作师兄的人要欺骗自己?为何知子姑娘也要欺骗自己?为何所有人都在欺骗自己?

    他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他走着走着,撞到了过路的行人。

    那人本想指责动手,却看到他黑衣银发还抱着一杆寒气凛然的枪,生怕是不好惹的角色,便气愤地甩手离去。

    他接连撞到许多人,甚至还不经意踢了街道旁卖菜的摊子。然而无论别人如何打骂,他始终头也不抬,就这么走着,更不知身后早有人注意到他。

    那是三名常常浪迹在附近街道的地痞流氓,仗着淬炼过体

    魄,会些粗鄙招式,便经常干一些见不得光的勾当。

    比如说贩卖奴隶!

    为首的那人向身边两位兄弟使了个眼色,于是其中一名身形不高却手脚利索的地痞吐掉口中草,直接朝洛长风跑撞过来。

    那人刻意从洛长风身边擦过,而后见准时机,一把将包袱与寒枪夺走。

    “坏人!”

    “还我,快还我……”

    洛长风追了过去。

    被师兄背叛后记忆尽失的洛长风心智有损,再加上旧伤未愈,修为也时灵时坏。可毕竟体型不弱,他一路追着那人追到一个死胡同。

    那人便不再跑。

    索性转过身,丢了包袱与寒枪,扭了扭脖子,松了松肩膀。

    瞧着那人的眼神,洛长风有些畏惧,不由后退几步,然后又被身后一股莫名的力道推了回来,原来身后又出现两人。

    洛长风背贴着墙,仿佛这样会让他有种安全感:“坏人,你们是坏人!”

    “坏人?”

    那三名地痞大笑。

    “对,我们就是坏人!”

    洛长风不知如何是好,便想要去捡那地上的寒枪与包袱。

    为首的那人讽笑道:“没看出来,会使枪?”

    “会使枪很了不起?我还会十七路刀呢……”

    “二哥说得对!还有小爷的一意剑起十里皆禁,曾于渭水之畔一剑挑杀七十余位异族强者。难道这些战绩,小爷我也会到处宣扬么?”

    “还有大哥出神入化的三十六字莲生诀!”

    “哈哈哈……”

    “三弟快住口!看这兄台容貌,黑衣银发,说不定真是风雪银城城主大人呢。咱们兄弟虽然不济,怎么说也不能嘲笑洛城主!”

    十年里,风雪银城城主洛长风之名响彻天下。

    再加上其在刀剑之上的至高造诣,一直以来,都引得天下年轻一辈争相模仿,更是乞求能得其指点一招半式。

    所以刀剑会的举办才会如此盛大。

    这三人一眼瞧去傻子的装扮,显然是在模仿风雪银城城主大人,便忍不住嘲讽笑道。

    洛长风哪里听得懂他们胡言乱语说些什么。

    捡起寒枪与包袱,便想冲出去。

    结局可想而知!

    ……

    他被生擒。

    那些人倒没有难为他,只是将他卖给了一个常年往铸剑城输送奴隶的贩子。

    他被关在铁笼中,铁笼捆绑在囚车上,囚车行驶在颠簸的山路间。

    他四下里看了一眼。

    浩荡的车队,与他一样的奴隶囚车不下百辆。

    车队走走停停,行驶了约莫两天两夜,然后来到海边。

    他们由囚车换乘囚船,又继续海上飘流。大概一个时辰左右,他们登上一座距离海边渡口并不远的海岛。

    他们被戴上铁链枷锁,被驱赶着登山。在这海岛的山顶,有一条长不见尽头的铁索桥。

    那些奴隶贩子鞭挞着他们,将他们一个个赶上了铁索桥。

    奴隶们恐惧,害怕。

    不敢回头。

    因为那些贩子就在身后。

    他们只能硬着头皮走,走这一条似有千丈高长不见尽头的铁索桥。

    铁索桥下是深不见底的汪洋海水。

    (ps:本书正版在纵横,其他渠道的消费,作者收不到稿费,所以欢迎喜欢的朋友来纵横订阅支持。另,诚心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