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七盏茶行的女婿
    一夜暴雨后,彩虹桥挂在湛蓝天空。

    然后天风赶云散,有九头巨鸟拍打着云翼飞过虹桥落天南。

    繁华且宽敞的街道上,那七盏茶商行门前许多百姓对那九头巨鸟与两名浑身金甲的符将指指点点。常听闻天南巨贾七盏茶商行的女婿乃是天下第一世家江家家主,今日初见派头果然非凡。

    ……

    商行内走出位年约花甲却身形健朗的老者,老者一身锦缎捋了捋胡须站在门阶前。

    正自搀扶着媳妇儿从九头巨鸟云翼上走下的江满楼搭眼见那老者出门来,旋即挤出欠揍的笑容凑了上去:“岳父大人!小婿给岳父大人请安……”

    瞧了江满楼一眼,原本慈眉善目的老者忽然冷脸。

    又见自幼被视作掌上明珠的宝贝女儿怀抱着刚刚出生的外孙上前行礼,这位七盏茶商行之主终于暂消怒气:“算你这小子还有些良心!老夫还以为这辈子熬到入土为安也无缘见我这小外孙了!”

    江满楼无辜笑道:“岳父大人说的哪里话,小棠养好身子后,我们片刻也没敢耽搁。您看我马车都没乘,直接坐九头灵鸟穿云夺空,就是担心岳父思念外孙啊……”

    对于江满楼的油嘴滑舌,老者自然有所领教,也不愿再理他,脸上藏不住喜悦地向乖女儿与小外孙走去。

    “爹爹。”

    “累坏了吧。”

    初为人母的雨中棠温婉笑着摇了摇头。

    看着肥嘟嘟的小外孙,老者眼里饱含笑意,“来来,让外公抱抱。”

    小心翼翼从女儿怀里接过外孙:“取名了吗?”

    雨中棠说道:“叫无缺。”

    老者讶异:“江无缺?这小子半生不学无术,倒是没看出来还有这点儿取名的学问。”

    耳聪目明的江满楼尴尬笑着。

    一行人入了商行。

    ……

    七盏茶行是天南首屈一指的富商巨贾,祖辈与提兵山江家亦是远亲。虽说论起业大,商行比起提兵山略有不如,可单就家大来说,整个江家家族都望尘莫及。

    顾名思义,七盏茶行有七位名义上的掌舵人。

    这七人是亲兄弟,江满楼的岳父大人雨一盏乃七兄弟之首,除了担任商行发号施令之人外,亦是雨家当之无愧的家主。

    今日宝贝女儿带着刚出生的小外孙回娘家省亲,作为商行行主的雨一盏早已传达家族众亲朋各自放下手中事,皆聚集于此。

    远远地看着满堂亲戚似武林大会要选举江湖盟主般的阵势,江满楼就自觉头大。

    可谁让自己娶了人家女儿?

    步入大堂便只好认命的江满楼以晚辈之礼依次序拜道:“见过二叔,三叔,四叔,五叔,六叔,七叔和小姑!”

    有管家匆忙入堂:“家主,门外有人自称天机阁楼主求见姑爷。”

    江满楼蓦然抬头。

    自己前脚刚进门,怎就会有天机阁楼主找上门?

    满脸不解。

    虽说十年前天机老人惊瑞屠魔一战后便就此绝迹世间,十年里帝王盟针对性的复仇也几乎磨去天机阁过半的力量,现残留执掌在莫七难手中的家业不足往年半分,可终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作为天下最古老的势力之一,天机阁实力便是不足巅峰十之一二,也绝不是能够小觑的对象。

    更何况,七盏茶商行行主雨一盏多少也曾听闻莫七难之女与自家姑爷书院同窗的事迹。

    雨一盏吩咐道:“请入偏厅。”

    管家退下。

    心想着终于解脱的江满楼满脸歉意告别诸位长辈。

    ……

    偏厅里,江满楼等来的是个妇人。

    原以为天机阁各部楼主都是如天机老人那般年长的老者,事实上许多年里,江满楼所见也皆是如此。

    所以当看到这位颇有几分风韵的妇人之后,江满楼或多或少还是有些讶异。不过无论如何,自是天机楼分楼楼主,那便是莫相期的叔辈,自然也是江满楼的长辈。

    他放下提兵山主的尊贵身份,执晚辈礼。

    那妇人还礼。

    江满楼问道:“前辈可是有事相告?”

    妇人神色有些凝重:“山主抵达天南之前,羿神宗与万兽门先后在一夜之间惨遭屠戮。”

    江满楼大惊:“你说羿神宗和万兽门一夜之间灭宗?天南地界,谁有如此本事?莫不是绝云岭妖族?”

    妇人点头:“据天机阁所查,这一切或许与异族有关,妖族也无法逃脱干系。”

    异族!

    又是异族!

    竟在不知不觉间,异族的魔爪已伸入天南!

    可妖族如何会与异族同谋?

    江满楼说道:“还请如实相告。”

    妇人将近来天机阁分楼所查证的秘闻尽数告知。

    总结而出,共有五件事。

    第一,屠戮羿神宗与万兽门的真凶乃鬼谷林。

    第二,鬼谷林似早已落入异族掌控之内。也就是说,现如今逍遥山庄里的那位逍遥王是假非真,而是异族扮作!

    第三,绝云岭近来出奇地安静,天机阁曾有部众以性命求证,妖族与异族已达成某种共识。

    第四,鬼谷林中异族的下一个目标是铸剑城。

    第五,万兽门灭宗时,似有人见过一名黑衣银发却痴傻的男子!天机阁怀疑那人是……

    江满楼心跳加速:“是谁?”

    妇人说道:“是洛城主。”

    江满楼又再确认追问道:“哪位洛城主?”

    妇人看着江满楼的眼睛:“风雪银城,洛长风洛城主。”

    江满楼鼻尖涌出酸楚的味道。

    眼中似已模糊。

    洛长风大闹八百宗圣祭大典之后便下落不明,为此,数月来,安红豆发了疯似的到处寻找打听。不仅求助过天机阁,也派遣燕翎卫去过提兵山,甚至东楚明王君泽玉那里,她也求问过。

    最后实在无法,那红衣便提剑去了菩提山,欲求见书院里那位师兄。

    可皇甫毅由始至终都闭门不见,谁又能奈何得了他?

    心灰意冷的红衣在菩提山上留下一剑败落皇甫毅刀下之后,只好黯然归银城。

    而他自己,江满楼也是抱着查找洛长风下落的心态,这才借助省亲,亲自走一遭天南。

    “原来他竟真在天南!”

    眼中流露喜悦之色,江满楼忽又想起些什么:“等等……前辈方才说,黑衣银发的……傻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