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人间第一位飞升者
    金光刺眼。

    李星云伸手遮挡,用眼角余光透过指缝瞧那金光里走出的人影。

    人影越来越近,将光芒挡在身后,让光线越来越暗。于是那人的轮廓就愈发清晰,李星云心头久别重逢的感觉便愈发强烈。

    “翎儿。”

    他口中喃喃唤着。

    他的心剧烈跳动着。

    紧张,期盼,又有些难以言说的隐忧与害怕……总之复杂无比的情绪填充着内心,让它躁动不安仿佛要破体而出一样。

    他呼吸急促,甚至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可怕的念头闪过脑海,然后忽然有人推了他一下。

    “呆子!这么久才来找我,不想我了么?”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口气,熟悉的力道,熟悉的感觉。

    李星云放下手臂。

    他看到眼前人。

    翎儿!是真的翎儿!不是幻觉,不是前生,更不是鬼魂,而是活生生的翎儿!

    瞧着那张脸儿,那抹笑容,李星云忽然热泪盈眶,用仅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重复着:“想、想,怎么会不想呢,怎么能不想……”

    “阿弥陀佛!”

    雄浑的佛音萦绕耳畔,震颤着心灵。

    李星云下意识将翎儿拉到身旁,护在身后。他抬目望去,才恍惚察觉,原来已回到今世。

    所以翎儿是真的活了!

    不是死而复生,而是被他从过去带到了未来,从前世带到了今生。

    李星云看着圣显的我佛金身,毫不犹豫地跪了下来。

    双手合十,虔诚叩拜。

    都说夫唱妇随,翎儿与书生虽未曾正式拜堂成亲,可走到如今这一步也算修成正果。见李星云跪佛,翎儿也随之跪落。

    那金身佛睁眼,看着李星云与翎儿说道:“我于人间成佛一万二千六百余载,自认神引境界走到尽头,却依然看不到登天彼岸。于是乱世劫后,我衍化万千法相,藏于众生之中尝遍人生百味。今修一人佛,致使无量功德圆满,得到升天!周天弥留之际,便赐尔佛位一席,金身一座,以为谢别!”

    佛音消散,佛前灯灭!

    李星云惊愕抬首,见我佛飞升而渐渐远去的神圣佛光里掉落一尊丈许高的金身,那金身轻巧的落在莲台上,代替飞升佛祖原金身法相的位置。

    李星云凝望那座金身。诧异地发觉,这佛像竟与自己模样一般无二!

    他茫然地转头,看着翎儿。

    正要说话,耳畔忽听大雄宝殿外钟声鸣响,传荡在整座梵海之上的须弥山间。紧接着,满山佛唱。

    “弟子参见我佛南山!”

    ……

    翎儿惊奇:“你成佛了?”

    李星云抓了抓脑袋:“该是吧,南山佛。”

    翎儿又问:“那,我还可以嫁给你吗?”

    李星云斩钉截铁:“可以啊。”

    翎儿问:“可佛不是四大皆空的么?”

    李星云笑道:“那是众生佛。”

    翎儿问:“你修的不是众生佛?”

    李星云说道:“我修一人佛,你是我的佛!”

    李星云牵着翎儿的手,在满山佛徒唱诵下,二人信步走出大雄宝殿。

    看着大雄宝殿前,看着四周佛殿里里外外,山上山下无数虔诚的佛徒,李星云终于明白佛祖飞升的关键。

    众生佛并不真正代表众生,因为这里的众生缺少一个人。

    没有真正经历过情之一字而修成一人佛的佛,是伪佛。换言之,众生佛就是伪佛!

    “原来,自己也是佛留于人间万千相之一相啊。”

    ……

    天南万兽门百炼世家大殿内,百炼不破面带喜色急匆匆闯入大殿:“门主,找到了。”

    百炼千柔转过身:“知子?”

    百炼不破笑道:“正是那傻子口中念叨的知子姑娘。”

    百炼千柔沉默片刻,有些不放心说道:“如何找到的?”

    百炼不破如实答道:“数日前羿神宗一夜之间惨遭灭宗之难,我奉门主之命前去探查究竟。您猜怎么着?竟在那羿神宗一间残破密室里发现了位衣不蔽体的妙龄女子。”

    百炼千柔眉头微蹙:“就是这位知子姑娘?”

    百炼不破说道:“就是这位知子姑娘!据她交代,与洛长风分开后便被羿神宗宗主惊芒捉去,囚为禁脔至今!如不是羿神宗被人剿灭,恐怕还真找不到这女子!”

    百炼千柔愈发迷惑。

    雄踞天南已久底蕴雄厚的羿神宗被不知名的神秘势力一夜之间剿灭断了传承,且不说这其中隐藏与传递的可怕讯息,单只一个问题,就让他百思不解。

    既然羿神宗无一活口,这名为知子的姑娘究竟如何活下来的?难不成真的没被发现?能让惊芒也奈何不得的人物,岂会如此掉以轻心?

    百炼千柔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说道:“此人修为如何?”

    百炼不破问道:“您是指那位知子姑娘?她是个普通人,没有半点儿修为。”

    百炼千柔陷入沉思。

    或许是他素来多疑养成了一种习惯,但总觉得有一种隐忧。像是眼前看到迷雾,想拨,却无法拨开,更无从下手。

    见百炼千柔不知思索着什么渐渐出神,百炼不破喊道:“门主?”

    百炼千柔回过神:“那女子现在何处?”

    百炼不破指着身后说道:“就在殿外。”

    百炼千柔坐回太师椅,居高临下:“让她进来。”

    知子姑娘莲步轻挪。

    柔软的身姿,丰满的曲线,水嫩的脸颊,微泛涟漪的流眸……她看起来还是那么美丽,甚至比以前更加成熟风韵。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汇来形容这种不同,那么应该就是女儿与女人的差别。

    知子姑娘进了大殿,微微屈膝。

    百炼千柔挥了挥手,示意百炼不破退去。

    大殿内只剩下两人。

    居高临下仔细打量着知子姑娘浑身上下仍觉得无法看透的百炼千柔索性起身,走了过来。

    他一步步走来,一步步靠近。

    他就站在知子姑娘面前,颇为满意地嗅了嗅她身上淡淡的清香,而后慢慢附在她的耳畔,轻声说道:“你就是知子?”

    知子姑娘身体的重心微微前倾。不知有心还是无意,总之那傲人的胸脯触碰到百炼千柔的胸膛,于是她浅笑:“见过百炼门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