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和尚说
    世间诸多美好,又有哪一种比得上两情相悦而后同生共死?

    李修缘已无所求!

    无所求的他更无所欲,他无欲无求,剑出更厉。23s.com更新最快

    他深知自己与燕开天之间修为差距的鸿沟。在这种灵窍巅峰且又拥有极其可怖防御力的强者面前,他的剑追求只有一个快字。

    因为他承受不起燕开天释放修为后任何一招的攻击。他唯有以快制胜,不给对手任何出手的机会。

    无名十一剑第七式。

    ……

    营帐内尚有数位披甲将军,察觉帐外动静之后便知刺客余党出现生了变故,正要出帐擒拿时,忽觉一阵微凉尖锐的剑风扑面而至。他们仍来不及反应,李修缘的快剑便已欺近燕开天后背。

    燕开天灵窍境修为拥有可怕的元神感知。

    从剑气轨迹与常人不可察觉的低沉剑鸣频率能瞬间断定这又是无名十一剑起手式,哪怕他根本没有转身。

    无需目力可知对手剑路,那么应对之法自然也无需转身。

    他身体有侧倾的趋势,已算准这一剑落点与时机的他只等长剑刺来。然而下一刹,察觉剑气轨迹与预料有所偏移的燕开天微微蹙眉。

    “知道一剑用老再不敢涉险,想借势递出第二剑吗?”

    燕开天不愧是夜未央处心积虑也要铲除的人。仅仅凭着李修缘剑气偏移所产生的风痕就能断定其路数,着实过于可怕。

    不过,虽说李修缘临时转换剑路让他微感诧异,但也只是微感诧异而已。既对无名十一剑知之甚多,又岂会料不到第一剑后的些许变数?

    伸展锁眉,眼角流露些轻蔑之意:“无名十一剑第二式么,倒也在意料之中。”

    他脚尖微移,已做好闪避第二剑的准备。

    他心止如水,依旧默默计算着剑至的时间,可李修缘的剑忽然比预想中提前刺来。

    将后背暴露给对手的燕开天顿生凉意。

    “好快!”

    依他对无名十一剑的了解,第一式与第二式之间剑招的转换存在空隙。要填补这微不足道的空隙需要时间,哪怕只是眨眼的时间也足够他做出应对。

    可李修缘突兀一剑的转换完全就像是行云流水的一招,两剑的拼接没有任何缝隙,剑势更是不弱反增,好似将原本的两剑成倍叠加,猛虎出闸般刺出。

    轻视对手的燕开天在这一剑之下深感受迫,无奈闪躲的他被一剑刺穿披袍。李修缘顺势撩剑而起,剑气匹练穿梭交错,营帐内衣袍碎屑凌落满天。

    帐内迎来短暂寂静,静地如亡灵幽都般可怕。

    数位将军不可思议地看着夜行衣手握长剑的清秀书生,同样的剑法,却与方才所见简直判若两人。

    裸露上身闪躲一旁的燕开天也在看着这自称书生的夜未央杀手,不得不说,方才那一剑惊心让他险些着了道,如不是护体罡气,恐怕对方撩剑而起时肆虐的剑气真的会伤及皮肉。

    他眯了眯眼,重新审视着李修缘。

    李修缘也在看着他。

    无论出于怎样的思考,对楚禅心以一敌众心怀担忧也好,唯恐耗时愈久从而给燕开天看破无名十一剑真正奥义的机会愈多也罢,李修缘都深知所剩时间不多。

    在境界差距甚大的情况下,无名十一剑讲究出其不意的快。它不仅仅是指剑快,更重要的是出剑也快。

    所以当李修缘目光重新与之对视的刹那,他又再出剑。

    仍是无名十一剑的起手式,不过与前一剑相比,速度更快,剑势更盛。

    “又来?”

    “这一剑的速度更快,剑风更厉。”

    “是单纯的起手式?还是方才那一剑故技重施?”

    这会儿亲眼所见的燕开天愈发疑惑,陷入沉思。

    原本自认对无名十一剑六式剑招早已吃透的他忽然有种可怕的错觉,就好像他第一次遇到陌名施展这种剑法破他防御时一样。区区六式剑招,不过数十种变化,在这清秀年轻人手中施展竟让他茫然束手无策。

    他很愤怒。

    他紧握双拳。

    灵窍境修为的气机毫无保留释放,他告诉自己,要开始认真了。

    “无论你的剑有多快,无论这起手式后隐藏着怎样的剑路变化,修为差距就是修为差距,天道万年,何曾见过初境无垢战胜神引圣人?这场闹剧也终该收场了!”

    燕开天出手。

    单脚一震,营帐内赫然升起滚滚烟尘。

    地面上所有的衣屑与碎石沙土尽数在瞬间弹起,而后定格悬空。燕开天随之托起双掌向外推出,可怕的气浪如怒海惊涛向前推卷开来。

    李修缘瞳孔微缩,以他目前修为若被击中无异于鸡蛋碰石头,所以不得不提前衔接无名十一剑的第二剑。

    第一剑剑势尚未积蓄完成便着急斗转剑锋,注定了这一剑之威有所削减。

    身体以刁钻的弧度闪过气浪,那气浪荡开随之震碎营帐。李修缘冲天而起,剑气冲斗宵,而后如飞星坠逝一般在夜空里留下一道笔直剑痕,剑落!

    “果然还是故技重施吗?”

    燕开天抬首,眯了眯眼。

    方才轻敌便险些伤在这一剑之下,同样的错误他岂能连犯两次。

    掌心一探,竖于一旁的卜字大戟飞到手中,燕开天蓄力横扫,忽有狂风大作将李修缘卷在怒龙卷中。

    深陷重重包围的楚禅心见状,极快地摆脱纠缠的数名士兵,元神境的她借机跃起,连挥七剑向那怒龙卷斩去。

    深陷怒龙卷身体不受控制如片叶到处飞撞的李修缘嗅到嗓子眼的血腥味,他知自己负了内伤。本已绝望出路无门的他忽然看到怒龙卷生出一道整齐的裂痕,如同一剑斩入湖水而湖水又渐渐在愈合般。

    李修缘面色痛苦。

    怒龙卷中力道与惯性太强,根本容不得他操控自己的身体。

    他情急之下用力掷出手中剑,那铁剑飞出四处碰壁来回折返,在龙卷中心划出十数道剑气剑痕,像是画符更像书字。

    李修缘此时自然没有心情练笔书字,他双眼锁定着铁剑轨迹,当铁剑再一次碰壁向他正对着折返而来时,他终于长舒一口气。

    就是现在!

    铁剑飞来,他伸手紧握。

    铁剑再度随剑势残余的力道折返,正好将李修缘不受控的身体带离怒龙卷的力道范围。手握铁剑身随剑游的他趁势再出一剑,身体化作一道清澈威凜的寒光自那龙卷逐渐愈合的剑痕中逃离。

    李修缘的身影重新出现在夜色星空下。

    他知是禅心救了自己。

    所以逃离怒龙卷的瞬间,他习惯性地在无数拥挤的大燕士兵中寻找楚禅心的身影。

    他看到了她。

    他看到她时,她被燕开天舞动的卜字大戟从后背重击了一记,然后吐血。

    李修缘怒喝一声:“不!”

    几个闪掠间,他向从半空跌落的楚禅心飞扑了过去。

    一把揽住纤细柔弱的腰肢,李修缘将楚禅心抱在怀里,落地,落在大燕铁甲围得水泄不通的营地。

    李修缘哪里顾得上自己生死安危。

    他抱着楚禅心,独自生活些许年来从没像此时此刻一般恐惧,恐惧失去一个人。

    他流泪了。

    面色苍白的楚禅心后背筋骨尽数断碎,唇边鲜红挂着血迹的她呼吸微弱,盯着李修缘的脸庞凄惨地笑着:“小的时候遇到一位游方和尚,他说禅心此生会死在一个人的怀里。那个人是位书生,和尚说他来自未来,说他回到前世为了修缘,为了修补与禅心来生三世的缘分。那个人,是你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